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钟山》三十年



  贾梦玮(主持人,《钟山》执行主编)
  今年是《钟山》杂志创刊30周年,我们计划组织一系列活动,希望能有一点成果。本次活动是“全国青年教授江南笔会”,来的各位,从《钟山》和我本人来说,无论“公交”、“私交”都是非常好的。今天的议程是关于文学期刊的,以《钟山》为例,谈谈今后文学期刊的发展问题。下面请赵本夫主编为我们致欢迎辞。
  赵本夫(江苏省作协正厅级干事,《钟山》主编)
  我好像是挂名主编,不管事,很惭愧。从1992年开始挂名,有十五六年了,从来没有编过稿子,也没有审过稿子,也没有签发过稿子,也不管钱,工作都是历任执行主编在那里主持,《钟山》历任的执行主编都是很能干的,从徐兆淮、范小天、傅晓红、贾梦玮一路走来,大家都是很敬业,我所以不管呢,一个是因为前些年确实作协工作占了很大一部分,另外我本身写作,没有那么多时间。另外,从编辑经验上讲也未必比他们好。所以我的原则是一般不大插手。说得好听一点是放权,不好听是懒惰。但是我知道诸位对《钟山》一直非常关心,甚至说在座的有些评论家,包括我们现在文坛上的很活跃一些作家,既关心支持《钟山》,也和《钟山》一起在成长。《钟山》的成长也见证了中国三十年当代文学的发展。
  大家随便聊聊。结合《钟山》,结合当代文学,随便聊聊。非常高兴再次见到大家。
  黄发有(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钟山》杂志是国内文学期刊界的一方重镇,以其不卑不亢的姿态深度介入了近三十年中国文学的发展进程。与《十月》、《收获》、《当代》等京沪两地的大型文学双月刊相比,《钟山》没有地缘优势,但它在办刊实践中善于寻找自己的独特空间,不求包打天下,摸索并巩固人无我有的特色。
  《钟山》一开始就摆脱了狭隘的自留地意识,避免在自我封闭中自生自灭。不少省市的文学刊物固步自封,当地的青年作者在这里起步也不幸在这里止步,与当代文学的发展进程严重脱节。尤其值得肯定的是,《钟山》没有生硬地模仿《十月》、《当代》、《收获》的办刊路线,避免了重复办刊造成的雷同化与模式化,也避免使自己成为别人的翻版,而翻版就意味着永远被模仿对象的阴影所笼罩。京沪等地的招牌刊物大都偏爱名家作品,偏爱厚重的、宏大的、具有史诗性的审美风格,把目标定位在引领文学风尚,制造文学主潮,冷落甚至排斥那些容易引起争议的、有审美冲击力但不完全成熟的、与刊物所标榜的特色相悖的创作追求。正是在喧嚣的文坛声浪的外围,《钟山》寻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在尊重文学的丰富性、复杂性的前提下,在边缘地带寻找突破,与文坛炙手可热的潮涌保持一定的距离,在相对独立与自由的空隙中致力于推动文学的探索与创新,逐渐确立了自己较为稳定的品格:
  其一,是江苏文学与全国文学进行平等对话的重要窗口。近三十年尤其是八十年代中期以来,在各地作家群此起彼伏的声浪中,江苏当代文学焕发出生生不息的活力,保持着持续发展的后劲,《钟山》作为集结江苏文学力量的一个重要平台,发挥了无可替代的积极作用。从陆文夫、高晓声等“探求者”以降,赵本夫、范小青、黄蓓佳、周梅森、朱苏进、苏童、叶兆言、毕飞宇、储福金、韩东、朱文、朱文颖、叶弥等本土作家成为《钟山》的坚强后盾。这份具有全国视野的家乡刊物,为刚刚出道的本土作家提供了较高的起跳踏板,进入《钟山》视野的江苏作家同时进入了全国视野;而当他们引领风骚时又反过来提升了《钟山》的品位与影响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评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评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