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一阁的守护与承传


□ 樵 夫

天一阁的守护与承传
樵 夫

  那场史无前例的浩劫,使我没有成为一个读书人。但我深知书对人类的用途,所以把看书、买书作为一大乐趣。而自从在宁波参观了天一阁,我对书的感情又深了许多。天一阁是我国现存最早的私人藏书楼,建于明嘉靖四十年,到今年已经有440多年的历史。它的建造者范钦,字尧卿,号东明,生于1505年,卒于1585年,官至兵部右侍郎(相当于今天的国防部副部长)。他耗费大量家资和毕生的精力,收集了大量典籍珍藏,并修建了天一阁收藏。天一阁对我国图书馆藏事业发展的贡献,以及对我国文明的守护与承传已经远远超过一般私人藏书楼的作用,1982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但是,对它的认识是由于看了余秋雨先生的《风雨天一阁》开始的。这不能怪我孤陋寡闻,恐怕有不少人都和我一样。这也说明中华文明的博大精深,也说明读万卷书与行万里路同样重要。历史上如果没有范仲淹的《岳阳楼记》,一座由“三国”时期鲁肃演练水师阅兵楼改建的三层阁楼决不会闻名天下。余秋雨先生一篇《风雨天一阁》,确实让我和许多人认识了天一阁,从此对藏书楼主人范钦无比崇拜,对天一阁炽烈地向往。最近参加在宁波召开的一个会议,住在甬江饭店,基本上与天一阁在一条街上,终于在会议结束的那天下午圆了这个梦。

  
   一
  
  位于宁波市中心的日月湖风景如画,被大街隔为南北两个景区,南面的是日湖,北面的是月湖。天一阁就在北景区月湖的西边,距湖边500米左右。穿过天一社区的小巷,我们来到了天一阁门前。绿树掩映的一座大屋顶的建筑是天一阁的大门,一对石狮雄踞两侧,它目睹了天一阁几百年经历的风风雨雨。由我国著名国画大师潘天寿所书“南国书城”的匾额挂在大门正中。门两侧“天一遗行源长垂远,南雷深意藏久尤难”的钟鼎文对联,是由我国当代文献学家顾廷龙所书。清朝著名学者黄宗羲作为外姓人第一个进天一楼后,感叹:“读书难,藏书尤难,藏之久而不散,则难之难矣”。南雷是黄宗羲的号。对联的意思是反映了他的感受。走进大门,头戴方巾帽,身穿长布衫,右手拿书的范钦先生的坐姿铜像慈眉善目地迎接来访的客人。铜像背后是一道翠竹掩映的“溪山逸马图”堆塑照壁墙,八匹骏马栩栩如生,似乎寓意着前面这位书生模样的老先生,胸中可以容下骏马奔腾。我们与天一阁的主人合了影,穿过右边的旁门,来到了东明草堂,介绍说是范钦最早藏书的地方,因为他号东明,所以叫东明草堂,想想也有道理,只是里面的布置和陈设不像是原物。东明草堂的东边是范氏故居,我们没有仔细看就到了宝书楼。它虽然在范氏故居的旁边,但是中间被墙隔开,需要穿过一道门,来到另外一个院。好像我们今天的大单位生活区与办公区分开一样。宝书楼这个院就属于办公区了,我想当年这道小门一定有警卫看守。
  院子不大,甚至有拥挤的感觉。三层高的宝书楼坐北朝南,为硬山到顶,白墙黛瓦,面阔六间,介绍说顶层是东西贯通的,象征天字头上的一横。楼门悬挂“天一阁”的匾额,是过去专门藏书的地方。取名天一阁,出自汉郑玄《易经》注中“天一生水,地六成之”。藏书最怕火灾,有水就不怕了。恐怕建成六间也是为了体现“地六成之”吧。古人也并非全靠这种精神胜利法,阁前的天一池别看荷花绽放,实际是为了防火特意把月湖的水引来。池南面是用海礁石砌的假山,造型是九狮一象,不知何意,倒体现了江南园林的精致秀美。现在的藏书早已经有了新的现代设施,这里成了供游人参观的地方。不过当我看到老式书柜中金黄色灯光下的古籍展品,心里仍充满了敬畏。因为我知道,过去为了保护好这些文化珍品,范老前辈几乎采取了极端的措施,建成后的几百年只有黄宗羲等十多位外姓文化名人进来过。我们今天能够进来,是赶上好时代了。从宝书楼东侧往北,是千晋斋和明州碑林,都是收集和各地收藏爱好者捐献的砖雕和石碑,为天一阁又增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在天一阁南面馆区内还有一个麻将博物馆,里面除去展出了不同朝代的麻将牌的实物,还有不少名人对麻将的评价的书法作品。主办者的初衷是要让人们知道,麻将是我国传统文化的结晶。但是我总觉得与天一阁所体现的不是一种文化,不是一个旋律。
  
  二
  
  范钦建造天一阁,虽然主观上是对藏书的个人爱好,而且爱到痴迷的程度,但是客观上却干了一件流芳百世的善举。郭沫若对天一阁题的一副对联,就在大门口。上联是“好事流芳千古”,下联是“良书播惠九方”。我从一个外行的角度看,天一阁的好事好在四个方面:一是把各地刊印的有价值的书收集起来,等于把涓涓溪流汇集成河,信息价值实现倍增;二是积极响应国家号召,为编纂《四库全书》立功。清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皇帝下诏修撰四库全书,号召各地进献书籍。范钦的八世孙范懋柱进献所藏图书638种,其中有96种被收入《四库全书》,有370种列入存目。乾隆皇帝还特意为天一阁题写了“四库广收罗,懋柱出珍藏”。三是天一阁创造的藏书技术,管理办法,为我国古籍收藏提供了宝贵经验。为了收藏《四库全书》,乾隆还敕命测绘天一阁藏书楼的建筑标准和书柜的尺寸,按此数据在全国南三北四建设了七处藏书阁,专门用于存放《四库全书》。不知是否有人考证过,范懋柱说不定还给南北七阁培训过管理知识呢。国家藏书采用民间技术标准,范钦如果在天有灵,也会感到欣慰。如果用发展的观点看天一阁的历史功绩,其实最重要的一点是它为我们留下了对文化守护的顽强奉献精神。这种精神已经超越了亲情和私欲,已经不畏强权,几乎成了一种信仰。天一阁十几代人共同遵循一条规矩———“代不分书,书不出阁”,有效地保证了藏书的安全性,也是他们留给后人的宝贵经验。在宝书楼上,有一个违反规矩的罚则:子孙无故入阁者,罚不与祭三次;私领亲友入阁及擅开书橱者,罚不与祭一年;擅将藏书借出外房及他姓者,罚不与祭三年……在常人看来,这些规定太苛刻,好像这里存的不是书,而是范老头的命根子。这算说对了,这些书在范钦的眼里比命都重要。为了这些书,他顶撞过当时权重势大的皇亲郭茵,得罪过奸相严嵩之子严世藩。如果不是这样,天一阁的命运会与我国其他民间藏书楼毁灭的命运一样,今天我们也看不到什么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