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秋夜月


□ 廖华歌

  1
  
  离这个日子尚远,心就开始有了不安,有了期待,暗下里,把一些能记起的诗人们咏月的诗句一遍遍地默诵着,直到泪水沛然而流。忽就想起了海子的《九月》: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我不由痴想,海子的泪水可否已在八月中秋面对月亮早就流干?
  切切地,我向这个日子走近,走近的滋味儿真好,可也令人倍受折磨。这种时候,我往往会忘记自己的年龄,忘记那些恼人的俗尘旧事,心中只满满地装着一个中秋,一个中秋的月啊。
  像怀着一份不愿示人的私密一样,我从不与人随便提起有关中秋有关月亮的话题,仿佛只要一涉及它们,哪怕只是一点点,就是对这份私密的泄露,就会使原本的完整出现无法挽回的残缺。
  既然,落叶早已被吹进了深谷;既然,歌声也没有了归宿,中秋之月便成为了我的最后守护。
  
  2
  
  天文专家说,十年中秋月,今年属最大。
  为不辜负这中秋之月,我们一群文人决定今夜泛舟白河上,月似乎永远与水有着一份不可阐释的深缘。还在白天的时候,内心就充满了焦虑和担心——呼呼的冷风中,月亮能从那灰蒙蒙的天空突围并升起来么?
  只要心中有月就行了,就会比什么都好。我不得不一次次在内心悄悄地安慰着自己。
  还好,在拼力的挣扎中,那让人无比牵念的月总算是如期而至了,虽然,月面上仍覆有薄薄的云翳,使得月亮朦胧柔和了许多,可毕竟是见到月了,我忍不住在心里一阵欢呼并向它问好,似乎只有这样,今晚自己的一颗心才有所寄。
  清风徐来,微波荡漾,游船款款地向前滑动着,在优美的乐音中,文友们或诵明月之诗,或歌窈窕之章,李白,张若虚、李煜、余光中、周梦蝶、西川、卡夫卡等人咏月的诗作被大伙儿忘情地含在嘴边,激起阵阵声浪。一曲《月亮知故乡》和二胡独奏《二泉映月》琵琶独奏《高山流水》,更让我们深深地沉醉。
  张潮在《幽梦影》里说:天下有一知己,可以不恨。不独人也,物亦有之。如菊以陶渊明为知己,梅以和靖为知己,竹以子猷为知己,杏以董奉为知己……那么,是否可以说,月以华歌为知己呢?我笑了一下,又笑了一下,深为自己的狂妄庸浅而愧疚,难道月也是可以随便拿来做比的吗?哪怕是出于极爱?
  有人说,以爱美人之心爱花,则护惜倍有深情。如此,若以爱美人之心爱月呢?呵呵,我一时呆愣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3
  
  曾经,在我的一些诗文中,我是把月亮做为历史之月,文化之月、哲理之月反复咏叹的,可后来我发现,这样做使得月亮太累太累了,倒不如索性还原过来,月亮就是月亮的好。
  还在下午的时候,我就和远方的朋友相约,今晚共同观赏中秋之月。
  半个小时前,朋友打来电话我没听见,待我刚刚发现手机屏上那个熟悉的号码,再将电话打过去的时候,朋友说,哪有什么月亮啊,我这里看不到月的。我就急得大声喊:怎么会呢?天涯共此时啊,明明空中是有月的,只是因了薄云淡雾的遮掩,它不很明亮罢了。朋友就说,天空一片苍茫,真的是没有月呢。我就走出舱外,望着空中的月亮,再一次给朋友打电话。我真的弄不明白,朋友与我同在一片天空下,又同时共有着一镜圆月,怎么朋友就看不到月亮呢?那月不是分明就在天空悬着吗?是朋友站的角度不对,还是,还是另有一番难言的隐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