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固别有大本大原在”


□ 钟明奇

  摘要:《红楼梦评论》是王国维一生中所写的第一篇文艺批评论文,却别具手眼,横绝一世,昭示了他非同寻常的学术胸襟:从事学术研究所具备的“世界学术”的眼光与他作为一个“极严正之学者”的学术品格。既往对《红楼梦评论》之研究,常常只强调王国维对西学的运用而忽视了其严谨之学术品格,这有失片面。本文认为,深入解读《红楼梦评论》这个红学研究史上的经典个案,体察王国维不同凡响的学术胸襟,对剖析当下某些红学研究中的怪现象,推动其它学术研究不无启迪。
  关键词:大本大原 “世界学术”的眼光 学术胸襟 学术品格
  
  “胸襟”是中国古代文学理论批评史上甚为重要的一个批评术语,叶燮《原诗》论诗即标举“胸襟”一说,其《内篇上》云:“我谓作诗者,其必先有诗之基焉。诗之基,其人之胸襟是也。有胸襟,然后能载其性情、智慧、聪明、才辨以出,随遇发生,随生即盛。千古诗人推杜甫……皆因甫有其胸襟以为基。”沈德潜《说诗醉语》则以“襟抱”名“胸襟”:“有第一等襟抱,第一等学识,斯有第一等真诗。”而王国维《人间词话》定稿第四十四则亦云:“东坡之词旷,稼轩之词豪。无二人之胸襟而学其词,犹东施之效颦也。”作诗作词是这样,作文学批评等学术研究也是这样。学术胸襟,其实就是研究主体学术素养、学术眼光与学术品格的集中体现,未可小觑;套用王国维著名的论“境界”的名言来说:“学术研究以胸襟为最上。有胸襟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一个学者,如果缺乏应有的学术胸襟,则决不可能在学术研究上真正有自己的创新或创造。
  在中国近代学术史上,王国维研究《红楼梦》,虽然只有1904年发表的一篇《红楼梦评论》,却是红学研究史上极为精深的一篇,其学术见解、学术理念、研究方法、表达方式皆迥异于在他之前的一切《红楼梦》的研究,是中国文学批评从古典走向近代的重要标志。梁启超在《国学论丛》第三卷《王静安纪念专号序》中曾经这样评论王国维:“学者徒歆其成绩之优异,而不知其所以能致此者,固别有大本大原在。之学,从弘大处立脚,而从精微处著力;具有科学的天才,而以极严正之学者的道德贯注而运用之。”在我看来,其所谓“从弘大处立脚,而从精微处著力”者,乃是指王国维有着极为广阔的学术视野,即“世界学术”的眼光,而论证却极为细密;其所谓“极严正之学者的道德”者,乃是指王国维实事求是、勇于自我反思的学术探索精神与崇尚学术独立、思想自由的学术品格。王国维的《红楼梦评论》,就是建立在这样的学术研究的“大本大原”,亦即非凡的学术胸襟之上的,因而能成为红学研究史上独领风骚的经典性学术论文,依然值得今天期盼《红楼梦》研究有根本性突破的学者们借鉴。
  
  一、“世界学术”的眼光
  
  在今天全球化时代,主张学术研究要有“世界学术”的眼光,似乎是一件很平常的事。王国维的可贵之处在于,他不但很早就有着十分明确的“世界学术”意识,而且有着十分卓越的实践。这种实践自然不仅仅限制在文学研究领域。不过,就文学研究而言,王国维的主要文学研究论著《红楼梦评论》、《人间词话》、《宋元戏曲考》在不同程度上均著此特点,而尤以《红楼梦评论》为显特;此文不但写得最早,而且也是王国维运用西方哲学、美学、文学、宗教等多角度观照中国文学较为成功的论文,体现了他极为开放的学术视野与勇于开拓的学术精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理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