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尹德朝

那个时候的天很蓝,那座雪山使夏季的阳光变得柔软而温凉。雪山脚下有个彝族村寨,便使那座雪山遮天蔽日的样子有了一种灵秀的修饰,宛如在它的脚趾上套了一束带刺的花环,似乎预示着对所有试图征服它的人给予的一种不祥的礼节。那天的早晨,“花环”里驻扎了一支由南边开过来的队伍,他们衣衫褴褛,疲惫不堪,他们在村寨只作短暂的停留,他们要翻越这座雪山,继续北上。然而这支北上的红军先遣连竟遭到了彝族人的仇视和误解,把一个空洞的村庄留给了这支队伍。不过,村寨的人们并没有走远,他们躲在村边的树丛里,用一双双职业猎人的眼睛注视着这群异地军人。那实在是个令红军很不幸的村庄,在那个蒙冤的环境中,鱼与水的关系被彻底歪曲,一个凄惨的故事,把这支历尽沧桑的长征队伍送上了绝路……
那个村寨的天空与苏区的天空一样明朗,红军却没有找到一丝明媚的感觉,只觉得驻扎在这个无人的村寨里与蜷缩在荒山和草地上别无二致。他们无力地一排排地坐在冰凉的房檐下,悲观地注视着远方那座从未见到过的巨大雪山,想象着它会怎样对待他们,想象着他们的遥远的前程,想象着食物、棉衣和生命。他们的手里,一边不停地做唯一能做的事——编织着不切实际的草鞋,一边在肚子饥饿的嚎叫声中,高唱那个留芳百世的关于纪律的军歌。歌曲的内容使他们饥寒交迫的内心世界里产生出无数的食物和棉衣的联想,他们一直断定背靠着的村民房屋里应有尽有,正与“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唱着反调。他们多么希望这支豪迈而充满希望的歌声,很快能传到寨民们听风就是雨的耳朵里去,使他们之间前嫌冰释,共同把欢声和笑语铺满雪山之路。徒劳的军歌使这支部队开始有些骚动不安。所有的军人们已开始感到瘦弱的身体在没有食物的支撑下,就像缺水的植物那样开始萎缩。方指导员,这个连队的首脑,已经预感到某种危机,他拄着一根长着绿芽的槐木棍,使那条留着一颗子弹的伤腿悬在空中,他颤颤巍巍地巡视着他的士兵。一双眼睛像鹰那样扫视过后,三大纪律的歌声更加嘹亮。然而,事情还是发生了。
这支队伍迎接的来自全村的第一条生命,却是一只羊。这是一个温姓的炊事兵发现的。确切讲,温先是发现了它的粪便,当那一小堆黑色的粪蛋,非常新鲜地射入他酸涩的眼睛和灵敏的鼻孔之后,他怀里的一大捆野菜瀑布般撒落下来。那是一股温暖腥膻(与肉味十分接近)的气味,这气味不仅牵动了温姓士兵的肠胃,他的每一根沮丧的神经都活跃起来,他端起了枪,拉枪栓的响声使他情绪激昂,他目光如炬,他断定一只牲畜即在眼前。
温看到这只羊后,便大失所望,因为它太小了。这是一只雪白的山羊,它长着圣诞老人般美丽的胡须和竹笋般的犄角。它使出了逃跑的姿式,然而伤残了的后腿使它无法逃遁,便以听天由命的心态面对无法避免的侵袭和宰割了。
温接近了它,温用他粗糙的手抚摸光滑的羊毛的时候,温暖、惬意、舒适的波流溢满全身。从它的毛色和牙口上看,如果用人的生命周期来计算它的年龄的话,可能与温的岁数相差无几,均处于青春年少这一黄金阶段。两对年轻的眼睛在相互对视的那一刻,均放射出一种自私的、对生命充满渴望的光芒。温姓战士的失望情绪一闪即逝,因为饥饿再次使他涌出一股无法阻挡的进食欲望,这个欲望并不仅仅是个人的,还是一个炊事兵的职业与责任,谁都可以想象得出,当一个厨师面对某种等待加工的食物出现的时候,他立刻就会将其地纳入剁、切、炖、炒、烧那一整套的熟练程序之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