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未饮先醉三分


□ 韦启文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不会饮酒。其实我饮酒的历史可以从七八 岁开始算起呢。我祖父经常喝酒,每次喝两三杯,往往可以喝上几袋 烟的工夫,可能就相当于现在的个把小时吧。祖父喝酒不需要特别 炒什么菜,一盘蔬菜,一小碟花生米,有时没有花生米就炒一碟黄 豆,照样喝得有滋有味。祖父每次喝酒话特别多,满脸放光,眼睛发 亮,讲古论今,滔滔不绝。很多美妙故事,我就是在这种时候听来的。 这是祖父最开心最和蔼的时候。
我想这酒一定很神奇的,便产生尝一尝的念头。祖父的酒装在 葫芦里,就挂在墙上,比我高。一天,我一个人在家,突然发现这是一 个极好的机会。我搬来一把木椅,站在椅上刚好拿得到酒葫芦。拔开 塞子,有一股香气从葫芦里逸出。我毫不犹豫地仰脖咕噜就是一大 口,只觉得辛辣、苦涩、呛人,有一种烧灼的感觉从嘴里钻过喉咙,直 到肚内。我心里叫苦,这酒真难喝!
不知道是不是对儿时这次不光明作为的惩罚,后来我一直不能 饮酒。家里有时来客人,竟也没想到请客人喝酒的。至于在外面应 酬,可就被动了,费过不少口舌,甚至不赴约的。实在要去,先说好不 喝酒。人家美酒一杯又一杯,我只能以饮料、矿泉水、酸奶,甚至热汤 碰杯。前些年,单位领导在一个宾馆招待一个地区来的头,叫我一起 去。地区领导是一位久经(酒精)考验的高手,频频向我方领导挑衅, 题目不断变换,招数不断更新,使我方领导陷入困境。好在领导处险 不惊,命随行人员逐一上阵。我心中暗暗叫苦,眼看还有一位就轮到 我了,我借故逃下阵来,免过了这一劫。后来听说,当领导大叫“小韦 上!”,却见座位空空的,骂了一句,便跳到下首一位仁兄。至今我心 领了这句骂,宁可挨骂,而不饮酒,你说该多窝囊!而且没有就此抓 住机遇,好好表现表现,给顶头上司挣面子,该有多大损失!
也有抵当不住,偶尔啜饮些许,表示表示的。过不了几天,准会 到老岳父那里开中药。岳父是位名老中医,不用你说一句话,轻轻把 脉,说道:你又喝酒了!中药三服,而且绝对少不了黄连。半杯玉液, 换来三天又涩又麻又苦的中药,真不划算。

于是乎,不论是茅台、五粮液还是什么“酒鬼”佳酿,对我都是苦永一杯。我叹自己划不来,如此人间美酒,而且都是不用自己掏腰包的,却未能品上一盏半盅的,太冤了!所以我很羡慕会饮酒的人。
在我的朋友中,富道兄会饮酒,兴致来了,一杯接一杯,而且以酒风好而闻名。平时此君就很幽默,三两杯下肚,更是不急不慢,妙语连珠。他的小说《南湖月》、《眼镜》开文革后抒写爱情之先河,不知是否与酒有关?他只笑而不答,不过他倒没有否认过。看来,那份奖里面是有酒的功劳的。
这次到枝江,我们——起参观了枝江酒业公司的酒厂,在酒库里看到一排排装满酒的大缸,每缸约350公斤,使我们大开眼界。工作人员打开一坛存了20年的醇酒,大家品后皆呼好酒,我也抿了一些,醇厚绵长,香气沁人肺腑。......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