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狼的手套


□ 张国华

15年前,我在与吉尔吉斯坦交界的吐尔尕特山口一个哨卡服役,这里海拔4000多米,常年大雪封山,百里之内荒无人烟。
哨卡只有三个人,班长老李,战士小杜和我。哨卡没有电,当然没有电视,只有一台半导体,嘶嘶哑哑还能听到几个台的节目。为了打发寂寞,我们曾让山下的战友给我们带条狗来,因为这里环境太恶劣,养了几天就死了。
那年秋天,我和班长在山上巡逻时,发现一个毛绒绒的小动物,不用说,是条狼崽子。
在这里,我们平时能看到的动物只有三种,一种是从天上无声飞过的鹰,一种是偷偷摸摸的老鼠,再就是狼。三五成群的狼,有时候会坐在不远处的石头上往哨卡里张望,并没见它们攻击过我们。所以我们并不怕,不光不怕,反而感到很亲切,不时扔几块吃的给它们,毕竟是个活的!但班长告诫我们说,这里的狼非常凶残,千万不要惹它们,一旦与它们结下仇,什么样的事都可能发生。所以要是平时,我们发现了小狼崽子也是万不敢要它的,否则狼群会把你闹个鸡犬不宁,可现在是深秋,班长说:“一般情况下,春夏才是狼的繁殖季节,估计是哪条狼没搞好计划生育,才生下了这个小狼,而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小狼是肯定过不了冬的,所以就被老狼抛弃了。”如果我们丢下它不管,在这冰天雪地里,一夜一过,它的小命十有八九就没了。于是我们把小狼给抱了回来。
小狼抱回来后,小杜喜欢得不得了,他在家时养过狼狗,有些经验,他给它喂粥喂奶粉,像对待小弟弟一样,把它养得特别好。没过多久它就长成了一个小圆球,班长还给它取了个名字叫“老四”,意思是除了我们三个人外,就是它了。老四特别有灵性,半个月后,只要你叫一声:“老四!”它马上就竖起耳朵,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你,如果它会摇尾巴,你一定会以为它是条狗。白天,当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它会在阳光普照的院子里跑来跑去;晚上,它可以随便钻进谁的被窝,在我们的怀里呼呼大睡。
不到200天,老四就不知不觉地长大了,半人高,一百来斤重,比野生的狼高大得多。
有一天,老四把送给养的白脸司务长吓得连声尖叫:“狼狼狼!”
司务长白脸更加惨白,当即发话:“必须把它打死、放了或给我关起来,否则要是出了事,谁负得起这个责任?”
司务长比班长官大,他的话我们不敢不听。但我们不舍得打死老四或放了它,哨卡里没有笼子,于是我们用一根铁丝拴住了老四的脖子。狼毕竟是个充满野性的东西,哪能乖乖地由我们拴,它不吃不喝拼命地挣,直到把脖子挣得鲜血横流还不罢休。我们实在不忍心看着它拼命挣扎,便只是拴住了它的一条前腿。这样一来,它自由多了,也安分多了,几天后也就适应了。只是它焦急的时候不会像狗一样“汪汪”地叫,只会从喉咙里发出“呜呜”声,像个不会说话的聋哑人。
狼就是狼,正如反动派就是反动派。这是人类的逻辑。人们怕它翻脸,所以就提前翻了脸,把它给拴了起来。 那年冬天,一连下了半个月的大雪,吐尔尕特山口天地一色。这天早晨,大雪停了,班长带着小杜踏着没膝深的大雪去巡逻,哨卡只留下我一个人站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故事》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新故事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