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顾大嫂的穷亲戚


□ 谈 歌

顾大嫂是孙新的太太。顾大嫂有一个很唬人的绰号:母大虫。无论古代与当代,有这样绰号的女子都是让男人望而生畏的,可见此女子甚是不好惹。想必孙新也是一个“妻管严”类的男人。夫妻之间,自古就是对手,你强我弱,你弱我强。谁强谁就管家,谁就说了算,管着存折,管着家庭开支。如此而已。
顾大嫂和丈夫孙新是开买卖的商人。他们家里开酒店,开屠宰,开赌坊,虽然不似孙二娘两口子那样直接杀人越货,可读者的感觉也都不会是什么正经生意。按照现在的说法,开的大概都是黑生意,黑生意的利润率古今中外都不会错。
顾大嫂和孙新敢于开黑生意,是因为家里有后台。没有后台你能做黑生意?你正经生意都做不好。顾大嫂的大伯子是她家的后台。
顾大嫂的大伯子孙立很厉害,应该是一个地方军界里的头头儿。这样一个头头儿,肯定跟地方官员经常来来往往,吃吃喝喝,熟悉得很。有了这样的政治上的保护伞,顾大嫂的生意上便不会有什么人来找麻烦。什么卫生许可证,什么税务登记证,什么工商管理证,肯定齐全。就是不齐全也是齐全。什么工商的、城管的、公安的,都不会来找麻烦,也不敢来找麻烦。可是,麻烦还是出了,引出这场麻烦的,是因为顾大嫂的亲戚里有人出了事儿;而依照顾大嫂的性格,她是肯定要插手的。
由此看,顾大嫂是一个护家的人。
顾大嫂的什么亲戚出了事儿?是解珍解宝哥儿俩。他们哥儿俩是猎户。他们怎么惹了事儿了?其实也不是他们惹事儿,他们为杀一只老虎,跟当地的一个大户毛太公发生了矛盾。毛太公就把他们哥儿俩送局子里去了。《水浒》里写杀虎,共有三处:一是武松,那是为了活命;二是李逵,那是为了报仇;解家哥儿俩是为了交差。
这事儿咱们得从头说。
解珍解宝出的是公差。因为蓟州山上出了老虎,常常出来伤人。大概就弄得几个县里的投资环境不好了,估计各县的旅游业也受到了严重影响,收入肯定低于往年。客商不来投资,市场肯定萧条,州里的领导就把任务交到了各县。各县的领导们也都着急了,就集合各自县里的猎户来开会,解珍解宝肯定也参加了。他们县里领导指示他们,要努力完成猎捕老虎的任务,这已经是县里最大的政治了。如果猜一猜,县领导也许还会拍着解家兄弟的肩膀,亲切地说:“这项任务就交给你们了。你们要为县里争光啊。可别让别的县抢了头份功劳啊。”解家哥们儿肯定会受宠若惊,会当场表示:“请领导放心。我们一定会拿出阳谷县武松打虎的精神来,努力完成任务。”
解珍解宝就是两个普通的猎户,用现在的说法,也就是农民身份。摊上这样一件公差,又有奖金,又有领导鼓励,自然会出死力来做。工作成绩大抵不会太差。捕获了老虎,大概也能弄点虎骨头泡点虎骨酒。可是他们偏偏遇到了毛太公。毛太公是什么人?了得!是庄里的首富。再者,他儿子毛仲义在衙门里混事儿,当然是国家干部了。这就横了。也该着解家哥儿俩倒霉,虎是被射中了,可是偏偏跌落下山,又偏偏掉到了毛太公家的后院里。于是,解家哥儿俩便去讨要。这本来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毛太公把虎还给他们就完事了。可是偏偏毛太公是个贪小便宜的人(天下的有钱人,大都有这个毛病,俗话说,为富不仁。如果不贪便宜,这有钱人便是没钱了),赖了这只虎,死活不承认,还反咬一口,说解家哥儿俩不好好上山打老虎,反而跑到我家里来闹事,就把解家两兄弟扭送到衙门里去了。毛太公的儿子毛仲义先生不是在县里工作吗?抓两个闹事儿的农民还不跟玩儿似的。
事情到了这一步,如果没有顾大嫂出场,或许也就没什么大事了。解珍解宝被关上些日子,再托托人,再送点钱,也就提前释放了(也有叫“提钱释放”的)。猜测毛太公的初衷,他也没想那么多。欺侮两个农民,赖了一只老虎,也算是发了一笔小财。他还挺得意呢。可是谁知道谁有什么亲戚呢?人托人,摸着天。这解家哥们儿,有一个表姐。要是一般的表姐也就没事儿了,顶多知道了情况,赶紧着上看守所送几顿饭,陪着他们哥儿俩叹叹气,落几滴眼泪:算了吧,两个傻兄弟啊,毛太公是什么人啊?咱们惹不起啊。认倒霉吧。也就罢了。或者再买点贵重的礼物提着,上门给毛太公道歉:实在对不起了,毛大爷,您消消气,我那两兄弟不懂事儿,两个农民嘛,您千万别跟他们一般见识。他们那天是喝多了,冒犯了您老人家了。然后,再花点钱托人把解家哥儿俩保出来就是了。可偏偏解家哥儿俩的表姐是顾大嫂。顾大嫂能让亲戚吃亏吗?自己脸上也挂不住啊,传扬出去也不好听啊。好你个毛太公,你竟敢欺侮我们家的亲戚,看我怎么收拾你!这样一来,毛太公可就引来了杀身之祸。写到这里,奉劝世上贪小便宜的人,万万不可走毛太公的路啊,别欺侮穷人软弱,穷人被逼急了眼也能翻箱倒柜找出硬亲戚来。
具体分析,顾大嫂之所以横,有两个原因:第一,她和孙新也是做生意的,也是赚了钱的生意人。有了钱的生意人,当然说话就气粗了。我顾大嫂也是县里的名人了,我也是县里利税大户啊。你毛家欺侮我的亲戚,就是欺侮我。这事儿没完。第二,我家里也有做官的亲戚。你毛太公不就是仗着你的儿子在县里工作吗?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公务员吗?我们家的亲戚比你毛仲义可厉害哩,比你毛仲义官大多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2005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