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澎湃心潮无尽头


□ 李 锐

  同耀邦的诗交
  
  一九八二年到中央组织部工作后,同耀邦同志开始直接往来。十二大前,我们都在玉泉山住了几个月,有过单独谈话,主要是工作性质,感到他很是平易近人,可以随便交谈。多年来,同党内居高位者接触颇多,使我有如此感觉的,除黄克诚外,耀邦是第二人。
  一九八七年的早春,人们的心情非常不平静。年初我特送他一本钱钟书的《谈艺录》,并在扉页题句:“是非公道在人心”(这是我赠诗的末句,前三句为:“文章翻案岂常情,左右逢源不二门。黑白纹抨输后手”),希望他借所移情养性。这年四月,我年届古稀,写了四首“自寿诗”,邀请几位友好家宴时,大家一起吟哦。第四首正道出此种心情:
  
  三月春风犹带寒,小楼今日故人欢。
  书生议论曾何补,世事沧桑佐乱弹。
  士气峥嵘焉可侮,民心向背最相关。
  文章不怕违时尚,结习难除况退闲。
  
  历史如此残酷,到了八十年代,我们的国家仍然摆脱不了灾难岁月。一九八九年的春天,诗中颈联不幸言中。
  耀邦突然去世那天晚上,我匆匆写了篇悼文(发表于《新观察》一九八九年第八期),其中主要谈近两三年中,他同我有诗的交往。一九八七年夏秋间,我曾先后将我的《论三峡工程》(一九八五年出版)和旧诗词《龙胆紫集》送与他。关于三峡之事,他对我有过微词,不同意在报上发表此书的序言。两本书他都通读了。一次在人大会堂散会时碰见,他特意告我,三峡的书他仔细看了。
  耀邦是一个非常喜欢读书博览群书的人。他只读过一年初中,十四岁便参加了革命。他的丰富学识,完全是长期自学和独立思考积累起来的。一九八七年后,他翻阅了自己十年中的全部文章和讲话等,还通读了马列全集和《资治通鉴》,并对旧诗发生了浓厚兴趣。几年接触中,我深感他的学识才华,来自勤奋、广交、乐群与深思。一九八八年一月十四日,我应邀到他家,从下午两点多谈到晚上八点多。他说,从《龙胆紫集》才较全面了解到我这个人。集中收录的三百多首诗词,是“文革”时在秦城监狱八年中吟得的,内容两个方面:讴歌革命,回忆平生。关于在延安抢救运动时坐过牢,只有一首七绝涉及,想必他知其详。到中组部之前,我同耀邦并不熟识,但一九七八年我还在安徽流放时,得以先进医院治病,一九七九年一月回京复职,都是经过他亲自处理的。
  一九八八年九月间,他让人送来三首诗,要我修改。一首七律《再登泰山》,另两首五言古风《赠李锐》、《戏题李锐<论三峡工程>》。三首诗我都作了些有关格律和文字的修改,关于律诗的平仄、对仗、粘接等格律规矩写了点说明,并送他十来本旧诗词,其中有王力的《诗词格律》。随后一次谈话,他感慨地说道:几乎不敢再作旧诗了。现将他赠我的两首诗录下,左边是原稿,右边是改稿:
  
  赠李锐同志
  
  延水创伤甚,延水山洪猛,
  庐山复蒙羞。庐山云雾愁。
  犟劲终不悔,强项悲日月,
  雕虫度春秋。铁栅度春秋。
  狂歌妖雾扫,长歌驱毒氛,
  拨乱竞同俦。低唱觅同俦。
  胸中浪潮涌,潮浪胸中涌,
  笔下蛟龙游。蛟龙笔下游。
  调反三峡坝,调翻三峡案,
  言诤九派流。言重百家流。
  潇湘一冷月,云破潇湘月,
  青光耀斗牛。青光耀斗牛。
  
  戏题李锐《论三峡工程》
  
  妾本禹王女, 妾本巫山女,
  含怨侍楚王。 含怨侍楚王。
  泪是巫山雨, 泪滴三春雨,
  愁比江水长。 愁染六月霜。
  愁应随波去, 泪愁应随东逝水,
  泪须飘远洋。 乘风直下太平洋。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96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