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陶偶、瓷像与现代陶艺


□ 彭小杭


陶偶、瓷像与现代陶艺图片1
内容摘要:古代陶偶、瓷像是中国传统陶瓷的一部分,蕴涵着中华民族的审美理念,为中国现代陶艺提供了最为直接的借鉴,但这又是我们所忽略的;中国现代陶艺作为一种艺术门类,不但能从西方陶艺中吸收丰富的养料,在传统艺术、民间文化中都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养料,这其中就包括陶偶与瓷像。
关键词:陶偶瓷像现代陶艺传统现代

一般认为,现代陶艺的概念、观念都源于国外,追求的是陶艺家自我情感的表现,重点在“艺”;而中国传统陶瓷审美的评判标准是规矩、端庄、典雅、精美,偏重于“技”。
如是,中国当代陶艺就形成两极,有的人继续沿着传统的审美方向走,将传统工艺与当今的科学技术结合,讲究器具的造型、釉色、烧制,他们凭借精湛的技艺跻身于中国陶瓷界的权威之列,希望用中国唐宋的辉煌来照耀今日的陶艺;有的人热衷于国外的艺术观念,紧紧跟随西方国家和日本陶艺大师的步伐,为了表现自我而标新立异。但是,仅仅如此就能承载陶瓷古国人民的殷殷期望吗?
现代陶艺难道就不能融入中华民族的审美理念吗?中国丰富的传统陶瓷遗存难道就没有蕴涵现代的审美情趣吗?
民族存在,民族的审美情趣就存在,民族的审美也自然会在文化、历史的积淀中发展。
如果我们从远古的陶偶和近古的瓷像中去追溯、寻觅,或许能有其它的收获

一、陶偶

河南省密县(裴李岗文化)出土的陶人头,深刻的两条线是眉毛、眼睛,这种简洁的概念化的表现方式在今天看来已经很有抽象的意味了。原始陶人头在裴李岗文化、仰韶文化、马家窑文化、红山文化都有发现,在原始石器、玉器中雕像也占有一定比例。虽然头像迥异,但其表现方式都是概念化的,带着儿童的天真与烂漫,带着原始的质朴与粗犷。
再看商代早期的一件陶人头,同样是概念化的表现方式,以简洁的手法表现人物质朴的性格特征。其自然之质、粗犷之美更是现代许多陶艺家所致力追求的。世人一般都较注重商周的青铜器,而忽略了这一时期的其它文化遗存。这一类的陶塑在河南安阳、四川成都等地都有出土,这些早期的陶塑中,对泥与火的把握与现代人的返璞归真如出一辙,只是远古先民更多了一份质朴、纯真。
如果说早期陶偶的抽象是因为受写实造型能力的限制,那么秦始皇陵兵马俑则是极其写实的。从整体上看,又有并吞六国、虎视寰宇的气魄。这种群体的磅礴大度一直贯穿于中国文化艺术历史长河中,如现存的长城、故宫建筑群等。
东汉时期,带有场景的小型陶俑多了起来,造型更为生动传神,如河南的乐舞百戏、四川的劳作及说唱俑、广东的陶船及船夫俑等。在成都附近东汉崖墓出土的击鼓说唱俑,朴实敦厚,其头部与身体的比例为中国传统常用的1∶5(而非西方的1∶7)。表情天真稚拙,姿态生动,集中体现了中国古代造型艺术重动态表现而不重结构的特点。
在西晋前后,俑的组合已形成一定模式,大致可分为镇墓俑、出行仪仗俑,侍仆舞乐俑、厨仆俑四类,且各具特色。
色彩斑斓、奇伟多姿的三彩俑更是奏响了雄浑富丽的盛唐之音。唐俑以丰腴健硕为特征,造型简洁,衣褶的“线”与身体的“体”交织,构成了丰满的体与饱满的线的和谐统一。不但是中国造型艺术中少有的对“体”的表现,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中国造型艺术中对线的重视。
宋代以后,随着丧葬习俗的变化,特别是纸扎冥人冥马和焚烧冥纸习俗的风行,导致陶俑的制作日趋衰弱,但各地发掘的宋、元、明、清墓中仍不断有陶俑出土。

二、瓷像

瓷塑大约始于西晋,当时的青瓷魂瓶上就堆塑有人物。南京晋墓出土的瓷质坐俑还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瓷作品,造型单纯,装饰极少,但整件作品妙趣横生。
随着工艺技术尤其烧造制瓷技术的发展,唐代瓷器品种渐渐丰富,瓷塑艺术也得到一定的发展。宋代瓷塑比之唐代更接近于写实,并具有民间艺术的生活气息,逐渐朝着四个方向发展,如殉葬的瓷俑、宗教意味的佛像、日常用品、玩具等。
元朝建立后,枢府窑出现,景德镇开始成为中国陶瓷中心。观音等佛教造像在元代得到持续发展,且以青白瓷居多。这些造像釉色莹润、白中闪青,塑像面容端庄娴雅、亲切而深沉,形体优美,纹饰线条流畅,神像世俗化倾向明显。
明代瓷塑表现出一种素雅莹润、自然天成的风貌。其间,德化窑“象牙白”釉瓷塑人物将中国瓷塑推至高峰,题材多为佛教造像,以观音像最具代表性。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