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精神生态与散文繁荣


  事实证明,一个民族和时代的精神生态,最终决定着散文创作的盛衰沉浮。从这样的维度出发,来观察和评价新世纪的散文创作,体现着辩证思维的两面观和两点论显然必不可少。一方面,正如国人所经历和所感知的,从一九七八年起步的改革开放,给中国社会带来了日趋宽松、自由与丰富、多元的思想文化环境。在此环境中,中华民族的精神生态尽管带有除旧布新时的种种眩惑与不适,但在整体上还是沿着人的全面发展的健康合理的大向度,艰难但却执着地行进着。而作为一个民族灵魂沉吟者与精神代言人的散文作家,亦呼应着时代的气息与律动,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思想活跃与表达热情。反映到创作上,便是顺理成章地促成了上个世纪最后十年以人的觉醒和解放为基本主题的散文热潮。这种热潮在进入新世纪之后,虽然因为电声传媒和大众文化的异军突起,而呈现出众声喧哗和泥沙俱下的复杂局面,但其中的精神血脉与人文追求并没有全然中断和彻底失落。这里,一个无法否认的事实是:一批经历了新时期全过程的散文作家,如蒋子龙、韩少功、王充闾、张承志、梁衡、南帆、筱敏,以及更年轻的彭程、郭文斌、王开林、冯秋子、王开岭、祝勇、迟子建等,立足于自己特有的生活和思想储备,不仅依旧坚持着叩问历史,烛照现实,探究终极,呵护灵魂的深度写作;而且在同时尚和世俗大潮的深入对话中,自觉选择了守望者的立场和态度,顽强传递出怀疑、反思、探询乃至批判的声音,从而有力亦有效地矫正和反拨着一个时代的流行意趣。诚然,相对于铺天盖地的时尚性和世俗化书写,这类作品或许并不具备音量和数量上的优势,但是,它们却凭借内的深邃性、独异性和丰富性,交织成当今文坛一道奇崛而绚丽的风景,同时映现出一个民族在变革时代必须拥有的精神高度和深度——这是新世纪散文的亮色与光彩所在!也是我大致肯定新世纪散文创作态势的根本理由。

  另一方面,我们也必须看到,较之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新世纪散文创作在思想和精神生态上,确实暴露出一些问题:不少作家失去了关注历史和现实重大问题的热情与兴趣,情愿让笔墨沉溺于庸常琐碎的生活流程与“杯水风波”,结果是一个个小场景尽管妙趣横生,但重叠连缀在一起,总给人无骨少钙,一地鸡毛之感;有的作品不再从生活和生命的真实出发,不再关注人类生存的痛点与难点,而是更多考虑如何制造噱头,吸引眼球,并为此而不惜破坏文体规范与审美底线,无前提也无限制地虚构离奇的故事和雷人的场面,从而使创作变成了文字戏法;还有一些作家面对现实,丧失了起码的忧患意识与悲悯情怀,文思伴着时尚行,笔触跟着感觉走,字里行间充斥着小资味、贵族味甚或遗老气、脂粉气,这样的作品有时读起来仿佛很舒服,但却难以真正打动人的心灵。

  这些问题的出现,同样联系着当下国人的精神生态以及相应的社会氛围;或者干脆说,是新世纪以来国人所面临的新的社会环境以及所发生的思想变化,曲折地投射到散文创作上,最终导致或加剧了以上问题的发生。这里,有两种情况不容忽视:一,伴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全社会的物质欲望持续上升,生活和精神领域的消费主义、享乐主义、犬儒主义盛行一时,且有愈演愈烈之势,这种风气必然要影响到一部分散文家,使他们在未必自觉的状态下放逐对文学使命和散文本质的追求。因此,当下散文创作中大面积的人格矮化和思想缺席,说到底是人性的弱点和盲点在作祟,即:处于商业语境的现代人,因为沉溺于感官的享乐和欲望的宣泄,而在很大程度上丧失了精神自省和灵魂言说的能力。这无疑事关重大,很值得散文家高度警惕。二,在全球化浪潮和中国融入世界的双向运动中,一些植根于西方经济理念和货币规律的经验、方法、标准、程序、规范,正在迅速成为国内相关领域和国人公共空间的价值取向与行为圭臬,甚至成为一种气壮如牛的体制与机制。这种机械而急切的横向移植,或许不无提高效率和强化秩序的作用,但它也带来了显而易见的负面影响,其中极突出的一点,就是在数字逻辑和量化法则以及其背后所包含的物质利益的挤压下,日常生活中的诗性被忽略、被消解,人的情感、个性被遮蔽、被抑制,人的全面发展和创造精神变得无从谈起也无足轻重。正如德国哲学家西美尔所哀叹的:个体文化中的灵性、情致和理想正在日益萎缩,现代货币制度下,再也容不得一个尼采,甚至也容不下一个歌德。这样的社会风气和惯性,当然不利于散文的繁荣与发展,因而也亟待扬弃和改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