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抢劫


□ 丁伯刚

丁伯刚

1

摆摊的地方离住处并不很远。从巷口出来,顺街道走上半华里,在三岔路口向右转弯,再走上半华里,来到另一个三岔路口,看到水泥杆厂门侧丢的几块碎砖一根麻石条,那便是了。短短两个半华里,兴建拖着板车却要走上好久。路上人多,车更多,大车小车,客车货车,公家车私家车,都闪着五颜六色的光,链条那么密密麻麻排着,从街这头一直塞到街那头去。大车小车一律牛气十足,特别看不得他这辆贴在一边的板车,稍不留意,便有可能从哪个窗口钻出一只脑袋,哇啦哇啦对你大声呵斥。更多的车则见缝插针乱窜乱跳,像条鱼那样想尽快从车流里跳上前去。没想这鱼是网里的鱼,越窜越跳,便被缠得越紧,结果连动弹一下也不容易了。每天拖着板车过街,对兴建来说都是一场紧张的搏斗,他得小心翼翼,竭尽全力。好不容易从车流中脱身,走到街那边,兴建忍不住心有余悸回头看一眼。这一看不由暗吃一惊,记得当初他带着丽芳刚到这里的时候,四周尚是一片荒旷湖滩,湖后几块稻田、藕田,几口水塘,还有曲曲折折一条烂泥路,再加几栋歪歪扭扭半陷在土层深处的农舍。这才多久过去,忽然变成这样。

眼前的一切都在变化,不变的惟有兴建,当初他拖了辆板车进城,许多年过去,仍然拖着那辆板车在城里转来转去。这点不光兴建不懂,连他家里的人都不懂。那次回家过年,下屋的大婶过来借一只米箩,看见兴建,微微点个头笑道:“兴建呐,别人进城摆摊开店,眼看都发了财,做房的做房,买车的买车,有的一家大小户口都迁走了,成了真正的城里人。你怎么还在那里守着个水果摊?”

又有一次大哥进城,夜里住在兴建的租房里。大哥大嫂在老家村上开了个杂货店,隔三岔五会到江州进一次货,一般都是下半夜从家里动身,把货打好,再赶夜车回去。有时碰得不巧,也会到兴建这里挨上一晚的。兴建让大哥睡床,自己和丽芳带着强强在地面打地铺。大哥似乎仍不满意,第二天离开的时候,他把兴建叫应,当着丽芳的面问:“我说兴建、丽芳,有一句话总想问你们一问,一时却又开不了口。”兴建和丽芳一动不动,等他把话说出。大哥道:“你们在外也有不少年数了,手上是不是积了点钱?”

大哥说:“我们在背地里讲起,说你们吃没吃什么,穿没穿什么,房也没见你们买下一间半间。是不是把钱都积在手上,不愿用出去呢?”

兴建和丽芳嗫嗫嚅嚅,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大哥见问不出名堂,换过一个话头,说要不这样,我们一起算算账。像你这样早上把板车拖出去,晚上再拖回来,一天能赚上多少?

“一天多少?”兴建同样嗫嚅,眼睛直直地看着前面,好半天才转上一转。看得出,他在默默地掐着数。“好的时候,能有个六七十吧,差的时候也有十多二十块一天的。当然也有时候,比如下雨了,或者货进多了不能及时卖出去,碰坏了沤烂了,钱一分不能赚,还要往外倒贴。”

“一个月平均下来,我算你一天赚五十,怎么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