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抢劫


□ 丁伯刚

丁伯刚

1

摆摊的地方离住处并不很远。从巷口出来,顺街道走上半华里,在三岔路口向右转弯,再走上半华里,来到另一个三岔路口,看到水泥杆厂门侧丢的几块碎砖一根麻石条,那便是了。短短两个半华里,兴建拖着板车却要走上好久。路上人多,车更多,大车小车,客车货车,公家车私家车,都闪着五颜六色的光,链条那么密密麻麻排着,从街这头一直塞到街那头去。大车小车一律牛气十足,特别看不得他这辆贴在一边的板车,稍不留意,便有可能从哪个窗口钻出一只脑袋,哇啦哇啦对你大声呵斥。更多的车则见缝插针乱窜乱跳,像条鱼那样想尽快从车流里跳上前去。没想这鱼是网里的鱼,越窜越跳,便被缠得越紧,结果连动弹一下也不容易了。每天拖着板车过街,对兴建来说都是一场紧张的搏斗,他得小心翼翼,竭尽全力。好不容易从车流中脱身,走到街那边,兴建忍不住心有余悸回头看一眼。这一看不由暗吃一惊,记得当初他带着丽芳刚到这里的时候,四周尚是一片荒旷湖滩,湖后几块稻田、藕田,几口水塘,还有曲曲折折一条烂泥路,再加几栋歪歪扭扭半陷在土层深处的农舍。这才多久过去,忽然变成这样。

眼前的一切都在变化,不变的惟有兴建,当初他拖了辆板车进城,许多年过去,仍然拖着那辆板车在城里转来转去。这点不光兴建不懂,连他家里的人都不懂。那次回家过年,下屋的大婶过来借一只米箩,看见兴建,微微点个头笑道:“兴建呐,别人进城摆摊开店,眼看都发了财,做房的做房,买车的买车,有的一家大小户口都迁走了,成了真正的城里人。你怎么还在那里守着个水果摊?”

又有一次大哥进城,夜里住在兴建的租房里。大哥大嫂在老家村上开了个杂货店,隔三岔五会到江州进一次货,一般都是下半夜从家里动身,把货打好,再赶夜车回去。有时碰得不巧,也会到兴建这里挨上一晚的。兴建让大哥睡床,自己和丽芳带着强强在地面打地铺。大哥似乎仍不满意,第二天离开的时候,他把兴建叫应,当着丽芳的面问:“我说兴建、丽芳,有一句话总想问你们一问,一时却又开不了口。”兴建和丽芳一动不动,等他把话说出。大哥道:“你们在外也有不少年数了,手上是不是积了点钱?”

大哥说:“我们在背地里讲起,说你们吃没吃什么,穿没穿什么,房也没见你们买下一间半间。是不是把钱都积在手上,不愿用出去呢?”

兴建和丽芳嗫嗫嚅嚅,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大哥见问不出名堂,换过一个话头,说要不这样,我们一起算算账。像你这样早上把板车拖出去,晚上再拖回来,一天能赚上多少?

“一天多少?”兴建同样嗫嚅,眼睛直直地看着前面,好半天才转上一转。看得出,他在默默地掐着数。“好的时候,能有个六七十吧,差的时候也有十多二十块一天的。当然也有时候,比如下雨了,或者货进多了不能及时卖出去,碰坏了沤烂了,钱一分不能赚,还要往外倒贴。”

“一个月平均下来,我算你一天赚五十,怎么样?”

兴建犹豫着点头,说五十,可能没那么多。

“就算一天五十,十天五百,一个月也就一千五。你知道我们在乡下帮人做小工,一天是个什么价?”大哥盯着兴建。大哥说:“我们帮人做小工,一般七十块钱一天,好的还能达到一百,并且吃人家喝人家。”

大哥再不多话,提了包开门出去,到巷口了,才转过身同兴建叮嘱:“我说兴建,你们还是跟我回吧,回去好歹能守着个窝。你这样子算什么?家不家室不室的,要人样没人样,要鬼样没个鬼样。还打算这么把一辈子过下去?”

“出外做生意,也不要过于实诚了,多少还应该学点奸。”母亲同兴建说。

母亲同大哥二哥他们说:“我们兴建,人太善了。”

“善什么,”大哥伸出指头点点自己脑袋,“这里少长了一点东西是真。”

有关做生意的种种诀窍,兴建不是不懂。兴建懂,甚至可以说懂得很多。不过懂是一回事,真正做起,又是另一回事了。买卖头上一杆秤,有段时间,兴建也想在秤上玩点花样。他把自己关在房里,一遍遍训练手上的功夫,训练手与手之间的配合。但他练出了一双手,却无法练出脑袋里的那点东西,每到关键时刻,他发现自己全身都在发颤,所有的工夫随之消失得干干净净。又有一次他用上了一个最笨的办法,从商店买来两块薄薄的磁铁,经过一番加工,贴在秤盘底下。这回他成功了,但同时身子却抖得更厉害。不光称秤时抖,闲下来也抖,白天抖,夜里躺在床上,一双手仍在那里兀自抖动,几天下来,人整个瘦了一圈,就似大病了一场。直到他把两块磁铁悄悄摘下,丢进一处打开盖子的下水道,一个人这才恢复正常。

那年三月,水泥杆厂对面的药店因经营不善,关门了。一位熟识的歌山老乡过来正好看见,夜里特意找到兴建,问他愿不愿两人合作,把那家店面接下来,开个餐馆。老乡看来已有准备,好好做了一番工作。说他此前在外地搞过多年的餐馆,有这方面的经验。说水泥杆厂一带地形不错,近几年人口越来越多,餐馆却没见几家,发展的空间还是很大。又说兴建人实诚,能吃苦,有这番工夫,加上他自己的经验和手艺,要不了一年准能弄出个样子来,至少至少,比你年年爬起来守着这个水果摊强。兴建几乎给说动了,他真的很想能找到个机会翻翻身,改变一下自己的境遇,同时也让家里人,更让村里那些人看看。那些天他连摊子也不摆了,与老乡一道从早到晚去跑城内的形形色色餐馆,想多少了解点情况。等各项计划弄得差不多,兴建忽然打了退堂鼓。开个餐馆说是说用不着多大本钱,具体做起,发现远不是那回事。别的不说,光是略加装修,还有锅碗瓢盆气灶气罐什么,就是老大的一笔。另外他隐隐觉得,那位老乡好像总在暗下里算计着他。那位老乡同大哥所说的那样,总以为自己在外面辛苦多年,手头应该积攒着点什么。那位老乡看中的可能就是自己手头那点东西,有次说话不留神,竟提到什么资金股和技术股。他的意思是,自己懂经营,懂配菜炒菜的技术,这便是技术股,而兴建有钱,便是资金股。兴建知道情形不对,当即表示不干了,他还是去摆他的水果摊。老乡气得嗷嗷叫,说不干你早该说不干,现在快干起了才说不干,这不纯粹耍人么。老乡并不罢休,另找了个人把餐馆弄起来。结果不出所料,好歹经营大半年,一分钱没赚着,连房租带各项收费,还有自己的日用开销,两人投下的万多元全亏在了里面,最后灰溜溜关门走人。

分享:
 
更多关于“抢劫”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