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进延安中央托儿所


□ 翟明战

  
  一群特殊的孩子
  
  延安,一面临水,三面环山,一条弯弯曲曲的延河环绕着城郭悠悠地流淌着。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座高高的宝塔山。
  山顶上屹立着唐代建造的宝塔,庄严而雄伟,它早已成了革命圣地——延安的象征。宝塔山,是父亲山;延河水,是母亲河。一群延安儿女就是在这里生活、学习、成长着。
  自从1937年中共中央迁到延安后,日本鬼子的飞机就打破了这里的宁静,经常进行侦察、轰炸,气焰十分嚣张。
  特别是1939年底至1940年初,国民党掀起了第一次反共高潮。阎锡山令其第六集团军总司令陈长捷率国民党第六十一军和第十九军,袭击了驻永和附近的决死队第二纵队第一九六旅旅部;并捣毁永和、石楼等地的抗日民主政权和“牺盟会”等抗日群众团体;杀害洪洞、蒲县两县县长及八路军西晋支队后方医院的伤病员、工作人员500余人。
  12月31日,中共中央军委指示:“阎锡山以武力进攻晋西南,准备得手后转攻晋西北,隔断晋西北与陕甘宁边区的联系。”这是一次牵动华北全局、关系全党的重大战役。
  为此,我党令第一二○师第三五八旅及晋西北新军立即集中在适当地点,准备战斗;贺龙、关向应立即出发回晋西北,指挥作战。
  在内外敌人的合击下,我党处于最困难的历史时期。然而,就是在这样一个环境里,中国共产党和老百姓团结一致,艰苦奋斗。男人照样扛枪上前线,女人依旧在家种地纺线。残酷的斗争,艰难的生活,并没有影响他们养儿育女,传宗接代……
  1940年1月,刚刚过完新年,丑子冈与傅连暲走在王家坪村的冰雪小路上。他们不顾天寒地冻,边走边谈,拐向了路旁的一孔窑洞。
  窑洞里迎出一位在流泪的陕北婆姨,一位憨厚的农民汉子跟在婆姨身后歉疚地说:“傅医生,俺们可是造孽了!哪想到俺婆姨出门搬柴火的工夫,孩子就掉到开水锅里了。俺得偿命呀!”
  傅医生悲伤而遗憾地摇了摇头,这正是新年前两天发生的令他寝食不安的事情。他叹口长气无可奈何地说:“孩子已经死了,这是无法挽回的过失。昨天张副司令员两口子,把孩子掩埋后就上前线了。”
  那位壮汉流着泪说:“俺对不起八路军哪,也对不起你傅医生!你把俺婆姨的病治好了,俺却把你送来的八路军娃娃给看死了!”
  “别再说了。”傅医生摆了摆手,“这是谁都不愿看到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喏,这是最后这个月的保育费……”
  老乡忙用手推着钱说:“俺造了那么大的孽,哪还有脸要钱?”
  “拿着吧,这是两回事。”傅连暲把钱硬塞给了老乡,转身和丑子冈走向了另一孔窑洞。
  丑子冈心情十分沉重。她默默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听着他们的对话,一言没发。
  窑洞里传来了孩子的哭声,他们加快了脚步。傅连暲边走边叫:“大嫂!大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传奇·传记文学选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