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碧浪


□ 马车

马 车

  马海涛一直戴着耳机,他听不见外面的声响。要不然,他就会知道外面正在下雨,就会取消计划,灾难也不可能落到他头上。屋里黑漆漆的,马海涛躺在床上,隔会儿就从枕头下面摸出手机,“咔嚓”—声,手机滑开,扑克牌般大小淡蓝色的光亮弹到他脸上。他妈的,还没到九点?马海涛心里头骂了一句,他又把手机塞到枕头下。翻身,又翻身。他实在是躺不住了,坐起来,摁亮台灯。靠着床头,揭开毛毯,小心抽出左手,把左手轻轻抬在胸口打量,中指和无名指被纱布缠着裹着,胖得像两根白萝卜。

  他望着左手发怵,此刻疼痛像正在穿针引线,一针一线地编织,织就大网将他彻头彻尾兜住。你个臭婆娘,今天要是再骂,老子砸死你!马海涛忍不住又骂了一句。骂完,他朝房里扫了眼。他琢磨等会儿拿什么东西去砸那个臭婆娘。床。台灯。矮桌子。两张方凳。电磁炉。锅。锅铲。电饭锅。后来他把眼光落到墙角落的垃圾篓。马海涛在心里头权衡一番,他决定用垃圾篓砸那个臭婆娘,用垃圾篓为自己的左手报仇,解恨。

  起床,他舒展舒展身体,还抡起右拳头一横一竖地比划了几下。从下午一点一直睡到现在,脑袋晕乎乎的,现在经过这番活动,精神劲立马上来了。垃圾篓积存了差不多一个礼拜的杂物,满满的。剩饭剩菜,烂萝卜,鸡蛋壳,烂菜叶……要不是时值深秋,那些垃圾散发出来的异味能把他臭晕。马海涛一想到等会儿这些垃圾砸到臭婆娘身上,笑了。开始他是抿嘴窃笑,后来越想越觉得过瘾,笑声像炒豆子一般,从嘴里一个劲地往外蹦,呵、呵呵、呵呵呵呵——他拄着膝盖头笑出了眼泪。他眼前闪现一幕:韩小英在院中央刚刚叉好腰,刚刚张口骂一句。砰!一个黑糊糊的东西朝她扑去。再看她,面条从她头顶慢慢溜下来;一瓣烂菜叶趴在脸上遮住她臭嘴;半个鸡壳挂在耳朵上……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东风就是韩小英。只要韩小英骂声一响,马海涛就冲出去,将垃圾篓朝站在院中央的韩小英砸去,然后迅速退到房里。他要韩小英吃个哑巴亏!滑开手机盖,马海涛看了看时间,约摸韩小英要上场了,他关掉台灯,借助手机散出的光亮操起垃圾篓,走近房门,心里头数数,刚数到三。手机荧光屏就黑了。这时,他把MP3的音量调低了一些,可能觉得不保险,他摘掉一个耳机。韩小英那副破嗓门还没炸响!

  马海涛尽可能地调整呼吸的频率,黑暗中睁大眼守候着。那一刻,他莫名其妙地想到一个成语:守株待兔。韩小英就是那只傻兔子,而他呢,就是那个农夫,要区别的是他并不懒惰。今天要不是中指和无名指被模具夹断,这会儿他肯定还在加班。一首歌都结束了。马海涛还没听到韩小英的骂声,他觉得纳闷,难道她今天要歇骂?难道她骂够了?马海涛眼睛微寐,他认为在黑漆漆的房里睁眼什么都看不见,还不如关掉视觉,给听觉腾出更多的精神劲……

  哪个挨千刀的拿了我家的洗衣粉?臭不要脸的!我叫你出门让车子撞死,臭不要脸的!有脚有手自己去赚,拿我家洗衣粉,是要去洗尸布还是去洗血衣哟,臭不要脸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