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原罪》导演阐述


□ 雷国华

《原罪》导演阐述图片1
如果说一个有生命力的剧作,它不是存有一时一刻的实效,而是有一种不息的生命能量,令人沉默,令人思想,令人感悟,令人不意,你是剧中之人吗?现今偷吃禁果已为时尚,想到上帝,就会令人发笑。千年不变的是理性的思考、永恒的人性,就像“原罪”意识从来就不可能从人的意识里消失……

一、三次排演《原罪》的历史和人文情境

历史情境:1987年,第一次偷吃禁果,“被擒”;1989年,第二次偷吃禁果,“解禁”;2005年,第三次获得“重生”。
人文情境:1987年,偷谈人性,抑欲而叹;1989年,小心读解人性及欲望;2005年,网络世界滥谈人性及欲望。

二、情、爱、欲的远古主题

在现存的欲望社会里,“原罪”意识的作品既暴露又偏激。“原罪”已不成其为“罪”,而成为“快感”。“上帝”已无法惩罚现代的亚当和夏娃,而偷吃禁果已为时尚风范……
然而千年不变的仍是理性的思考,如赵耀民先生的《原罪》这样如此深沉的直面人生的挑衅,那样冷面尖刻地去剖析人性中共有的情、欲、爱的困惑,几乎是很少的!也许这正是19年前的他独有的激情一直至今未变。我很偏爱它,三次执导经历了许多故事。但仍旧充满了质感和力量。而制作人李胜英在现代泛滥的文化海洋中,选择了《原罪》这样的一棵伊甸园的“生命”之树,说明了我们仍有激情……

三、有关剧情及主题冲突的表达

故事发生在上海一个小楼上,里面住着9个人,相安无事地生活着,表面上维持着一种平衡。曹继霆与段可君、其子曹米儿,曹继霞及李一飞均保持着稳定的家庭关系,曹家小女儿曹继雯、邻居木林森、曹家房客莫默也维持着相对的稳态,曹继霆的研究生容晖是一副有追求的可爱纯洁形象。直到有一天,段可君和李一飞离家出走,促使了所有关系的发展。这个发展过程中,人情欲的冲动是发展的原动力,许多人也在竭力恢复着旧的稳态,但同时,又是这些人,还在发展着新的情愫,旧日的平衡不可能完全恢复。明日将有何种平衡?《原罪》的结尾没有给出明确的回答,但正应了一句话:这个世界什么都在改变,唯有改变是不改变的。
《原罪》导演阐述图片2
事实上,剧作是通过曹家大院的形形色色的家庭及人际关系的变化,他们对情感和欲望的追求,掀起了一场急风暴雨,冲洗和震撼了每一颗麻木的心,呈现了人性的复杂情感。而其中包含着痛苦、眼泪、爱的裂变,和支撑着社会的家庭婚姻结构存在的种种危机;强化了理智社会的人与本能冲动自然属性的人之间的冲突,欲望及道德现实之间的冲突,主要表现在一批中年人的身上。中年人是一个特定阶层,文化、生活、情感稳定。但受到的压抑及变革带来的同样是沉重的及强烈的, 我们所以说是“激情”。正像当年剧作家沙叶新为此剧写的一番评论:“假如你有兴趣坐在《原罪》的舞台下,也许你会获得一点顿悟、一些激情;能使自己少一点假道学,多一点真情;能产生一种愿望;宁愿死亡在‘诗’里,也不要生活在‘散文’中。”同样剧作区别于一些简单的作品在其所表达的主题:从人的内在意识的矛盾性来窥探人性本质的复杂性和丰富性及多意性。它不是谈什么明确的好人和坏人,而是挖掘现实存在的社会上人的两重性:灵魂及肉体……
人作为一种生物具有生物共有的一切欲望:温饱、享受、性欲、破坏欲、占有欲,同时人还有其他生物所没有的需求:名誉、尊重、窥私癖、地位等等。这些既是人类生存和创造发展之源泉又是放荡和颓废之因。在长期共存中,每个人的欲求被限定在一定范围和条件之下,形成了相对稳定的社会结构,这种结构的稳定性在一定条件下可以破坏和改变,不同程度暴露人的兽性和本性,振荡之后,可形成新的平衡,如此周而复始。话剧《原罪》探讨的就是特定条件下这种平衡的破坏和重建,并对此过程中所暴露的人的本性(主要是性、情、爱、欲)进行演绎和诠释。
因此我们说《原罪》的主题是探讨人的“情、性、爱”。当然同样也牵涉到社会道德,人的激情、欲望和社会责任等等的混合,因此耐人寻味。

四、有关《原罪》的风格体裁

《原罪》的第一稿笔风含蓄,抒情但沉闷,有些象契诃夫的那种使人郁闷的痛苦。第二稿则强化了整体结构的戏剧性。在风平浪静下展开了一场家庭情感演变的内力。有人说它像《雷雨》,“山雨欲来风满楼”,有强烈的道德感和犯罪感。“原罪”意味表达在曹家兄妹这些中年人身上的悲剧性,有些奥尼尔的笔风,但仍不是最浓烈的残酷。而赵耀民有着自己的悲情意识,是那种讥嘲和挑衅下的破坏性。
分享:
 
摘自:话剧 2005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