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再生


□ 王 棵

  一、 有病
  哑鼓说他喜欢老女人。他的“老”跟真正的老有很大误差。在哑鼓的规则里,二十五岁以上的女人都是老女人。这不怪他。只能说年轻这种东西太霸道了,它可以让人自主裁定人类的各种定论——哑鼓那年才十九岁。
  再具体一点,哑鼓心目中的老女人是指那些有沧桑感的女人,人老心理状态不老的女人不算。论定沧桑感的第一标准,是皱纹的有无。要有鱼尾纹,但不要太多,一条两条就够了,能够维持住沧桑的格局就成。
  安倪第一次听到哑鼓关乎女人的这种论调时就嘲讽地笑了。她一笑,鱼尾纹就上来了,两条都不止,粗粗细细的,三四条。故意挑衅哑鼓的规则似的。哑鼓却是很激动。他大叫:我喜欢你!真的,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女人。安倪收起笑容,把比嘲讽更险恶的蔑视藏在心里,不说话,面无表情。她不想拆他的台。有什么意思呢?向这么小的人展示她的智识,就算把他震慑,又能怎样?她拒绝利用小挑战去证明自己。只有难度够大,她才有精神去战斗。但她终究是个有思考癖的女人,忍不住就揣度起哑鼓来了。她想,哑鼓无非是个恣意消费年轻的男孩而已。年轻人喜欢用过头的话去撩拨这个世界,不然他们该说什么?当哑巴吗?他们并不真正具备揭发真相的本事。她看过哑鼓的日记,是他自己给她看的。她是个地道的作家,他看过她的东西,很佩服,因此愿意向她敞开心扉。随便从他日记里摘几句话,就可以说明她对他的认识不属于以偏概全。
  
  我踩着黑夜的尸体,走在人生的背影里,没有人看见我的孤独。
  寂寞像一把流沙,撒入我心田,枯萎我的思绪。
  冷漠、迷茫、悲伤、无助,这就是我。我不想说话。我已经老了,在出生前就死去了。流星划过天际,负载着我暗淡的灵魂。我就是一颗流星,追寻着未知的你,等待你的到来,与我一同走过日夜星辰。
  ……
  
  看吧,都是些不着边际的鬼话,空泛、刻意,假深沉。真正的孤独,他体会过么?暗淡的灵魂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流星给予人的启迪到底多么叫人无望、人生怎会叫人绝望,他真的深入想过吗?不可能,就算他有意探寻,也将无功而返,年轻终究是根鸡毛掸子,轻飘飘地拂过冰面,却留不下任何痕迹。哑鼓们只是为了孤独而孤独、为了寂寞而寂寞,他们什么都不是真懂,什么认识都不坚实。所以,哑鼓说他喜欢“老女人”,只是他的一句话而已。不代表、也不准确对应他真实的潜在意识。他对“老女人”的喜爱,是不可靠的。凭什么要去喜欢皱纹呢?那些光洁的女孩子的脸、身体、气息、娇嗔,该有多么美妙。哑鼓是在用青春蒙蔽自己。还自不量力地试图蒙蔽他人。
  可是,等安倪看到哑鼓收藏的一辑照片,她发现自己多少有点看低他了。在日记本封皮的夹屉里,几张照片滑落了下来,掉在地上。她捡起来,看到的是哑鼓痴迷的表情。与这表情对应的,是一具尸体。哑鼓拿着手术刀,已经在尸体腹部切开一个口子,他正盯着那个瑟缩的创面。这是他在上解剖课时请同学拍下的。我喜欢尸体。哑鼓说。我考医学院,是因为我对手术刀感兴趣。他如实告诉她。这次他的话因为与他未来的事业对上了号,就变得合乎逻辑了。那么是真的?真的吗?他对尸体有好感,难道不是说明他对老去事物的喜欢是自发的?年长的女人容易激起他的兴趣,看来是一种真切的生理和心理反应。然而她把思路往别处挪了挪,心不由凉了一下。哑鼓的那种喜欢,脱不开怪癖的嫌疑。他之所以没有落入年轻的窠臼,原来是一个怪癖帮了他的忙。她抬头审视哑鼓。若干年后,她终究洞察到,哑鼓确实是个有着奇特思维的人。他不是凡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