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法国散文经典》序


  关于散文,莫里哀的喜剧里,有一段为人熟知的对白:当剧中人茹尔丹被告知,我们平日里说话就是散文时,这位醉心于贵族虚荣的小市民惊叹道,“天哪!原来我说了四十多年的散文,自己竟一点都不知道呢。”剧作家的笔下不乏戏谑的成分,却也点明散文和日常话语的紧密关系。虽然,写作中主张言文一致还是言文分离,从来有着不同的观点,而散文作为独立存在的文体的出现,离不开语言的成熟,却是不争的事实。

  如果说,直到十四世纪末,法国和英国的语言都还是相当粗糙和贫乏的,那么,随着战争和宗教的传播,意大利文艺复兴的影响渐趋北上,文化上的进步使北方诸国感到越来越需要更加流畅、更加优美的语言。拉丁文作为文学语言的巨大优越性,为英、法语言的成熟,提供了必要的条件。历史学家通常把一四九四年由法国入侵爆发的“意大利战争”作为“现代欧洲历史”的开端。当查理八世统率着瑞士长枪兵和法国轻骑兵混成的大军来到意大利,探求文艺复兴的诱人荣誉和冒险精神时,他肯定没有想到,这场连绵近六十年的战争,不会取得预期的胜利,却无意中催生了在文学史上同样具有现代意义的蒙田随笔的诞生。

  蒙田的父亲是个有贵族头衔的商人,经过意大利战争的洗礼,成为意大利文化的狂热崇拜者,在蒙田三岁时,从意大利带回一名不会说法语的德国教师,使他幼年时以学习拉丁语作为启蒙教育。“拉丁语对我像是个母语,我理解得比法语都好”,这使他得以在成年后,对古典拉丁文著作反复研读,形成自己的语言。蒙田生逢乱世,仍能保留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自由空间。他阅历丰富,学识渊博,在纷繁世事中坚持独立的价值判断,“我做事习惯上一个心眼做到底……对待一些具有普遍性的问题,我从童年就站在了我那时必须保持的立场上。”另一方面,他并非象牙塔中人,他的内心深处始终生长着质疑的力量,“我的心灵永远处于学徒和试验阶段。”“我时时刻刻会改变,不仅随世事变,也随意图变。这是时局变幻莫测,思想游移不定,有时还是相互矛盾的写照。”他终其一生充实自己,蓬勃自己,发现自己,把自己作为思想的对象物,不断打量、琢磨,并通过对自己的观察和问讯探究与之相联系的整个世界,最终完成了一部以自己为素材的书。他把这部书小心翼翼地命名为Essais。essais的原义中包含有尝试、检验、验证的意思,作者看重的就是这样新鲜的、始动的、飘忽不定却又富有创造雄心的言说方式,也许只有这样的形式才能够包容下他那驳杂纷繁、联翩跃动的内心世界。语言是思想的外衣。可以说,essais是蒙田为自己量身定做的语言形式。当后世作家借用或沿袭这一名称,通过各自的作品将其敷演为散文的一个文体时,不免放大了它表象上的随意、散漫、轻松,多少看轻了其内在思想的支撑。我们将essais译为随笔,也有同样的误读。蒙田在晚年时说过这样的话:“我看到了人生的长苗、开花与结果,而今又看到了枯萎。这也是件幸事,因为这顺乎自然。”顺乎自然,就是蒙田的人生态度,也是他的随笔的本质特征。这一点,蒙田和中国古典作家是心息相通的。

  和中国古代散文一样,法国散文亦非文章的一体,而是许多文体的总称。随笔,格言,游记,书简,日记,回忆录等,都有各自的代表作家和代表作品。文无定法,人有个性。蒙田随笔已打破文章写法的既有格局,富有创造力的作家们,自然乐得选择符合自己个性气质的言说方式。帕斯卡尔是一位早逝的天才,在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领域均有造诣。他以《致一位外省友人书》奠定了在法国文学史上的地位。《覃思集》(又译《思想录》)根据他死后留下的笔记整理而成,语言精辟,又极富感染力,从中可以看出他对人在宇宙中的地位问题思考之深。他的观念和丹麦哲学家克尔凯郭尔关于“存在”的概念,成为二十世纪中叶,流行于欧美的存在主义哲学的滥觞。拉布吕耶尔一生独居,用心良苦,以近乎于“卧底”的身份潜居于亲王府,悉心观察贵族社会的众生相,将其绘之于刻薄嘲讽的笔下。一部《人品论》因而成了路易十四晚年社会风俗的历史见证,也成就了拉布吕耶尔作为散文家的独特风格。《人品论》语言平易简洁,耐人寻味,下笔用字,再三斟酌,颇有刀笔之风,后世作家福楼拜、列那尔等,深受其影响。

  进入十八世纪的法国,是启蒙主义的时代。思想观念的分化导致既有权威的崩解,社会动荡,舆论活跃,争鸣的热情激发着创造力的勃发,推升法兰西文化登上引领欧洲潮流的高峰。文学为意识形态的争夺张目,更深地介入到社会生活的变革中,也磨砺了自身。启蒙运动的主将们几乎都是散文写作的高手。孟德斯鸠的《波斯人信札》假托两位波斯商人的通信,以轻松犀利的笔调画出巴黎上层社会各种人物的嘴脸,流露出有志于社会革新的青年人内心的渴望。狄德罗的文字总是在论理中带有丰富的情感,新与旧、理智与情感的微妙错综,渗透出趣味。卢梭被称为“法国的第一位情感作家”。“对很少几位作家才可以这样说:‘要是没有他,法国文学就会朝另一个方向发展。’卢梭就是属于这少数之列的。”莫洛亚的评价是中肯的。早年丧母,始终在不公正的境遇中奋斗,使卢梭敏感,易激动,对他人怀有神经质般的戒惧。他喜好独自散步,“我只有在散步的时候才能写作,在其他时间,我是一个字也写不出来的。”《一个孤独的散步人的梦》是卢梭在世最后两年的作品。“我整个的一生,只不过是一个长长的梦,这个梦,由我每天散步时分章分段地做。”此时,他受到的迫害加剧,对他人的戒惧心理更甚,只有向大自然敞开自己的情感世界。他的作品将个人情感、自然风光、人生体悟交织融汇,开启了浪漫主义文学的新境界。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10年第12期  
更多关于“《法国散文经典》序”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