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梅兰竹菊的穿越(散文)


□ 郭 盖

郭盖

  要动笔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正好读了一首蓝煤的诗《母亲》:

  记忆里母亲是一汪很深很深的湖水

  而如今母亲已成一片枯叶禁不住一阵风吹

  梅花,蔷薇科,梅树的花,生于南国,冬季先于树叶开放,花开五瓣,有粉、红、白等色,花期二至三月。据人考证已有三千年以上栽培史。

  兰花,多年生草本,兰科,中国传统名花,号称气、色、神、韵四清,花中君子,人工培植历史在二千年以上。

  竹,禾科,单子叶植物,分布于热带亚热带至温暖地区。

  菊花,多年生菊科草本植物,是经人工长期选择培育出的名贵观赏花卉,株高一米左右,花有黄白等色,已有三千多年栽培史。

  这四样植物,只能从植物学上加深对它们的感官认识,而它们从何时开始成为中国人观看对象乃至人格精神的附会对象,于我而言,仍是一团迷雾。梅兰竹菊在今日已然成为某种高尚品格的代称,它们是怎样一步一步完成这种由物质到精神的演变?我不知道。

  梅兰竹菊,这四样物事除了菊富于俗世的霸气,其余三样无不成为往昔文人士子人格的况味与精神的高蹈。如果说牡丹那铺天盖地的艳丽喻示了某种尘世的富丽繁华香艳肉感,那浩浩荡荡的艳阵被那些谀谄的书画家顺理成章地描绘成国色天香。而梅兰竹菊似乎断然与那尘世的似锦繁花了无瓜葛。眼前谁识岁寒交,只有梅花伴寂寥。有案可查的,号称四君子之首的梅花,繁衍至今的五株古梅树,皆生长在古寺之中:

  楚梅,湖北荆州市章华寺内,传为楚灵王所植,距今约2500年;晋梅,湖北黄梅江心寺内,传为东晋和尚支遁手植,距今约1600年,冬末春初梅开二度;隋梅,在浙江天台国清寺内,传为灌顶法师手植,距今约1300余年;唐梅,在云南昆明黑水祠内,传为唐开元元年(公元713年)道安和尚手植;宋梅,在浙江超山报慈寺,寻常梅花开五瓣,此梅花开六瓣。

  按照古时诗人的描绘,梅兰竹菊这些超凡脱俗之物,大多生长在异乡僻壤,清净寂寞的角落,自给自足地完善着它们的品格。人们对于某些物的期待是美与德并行不悖的,美德即是概括。其实物之德行皆是人之附会,世间万物原本无品无格,花草的品格乃是人格的移情。古人通过梅兰竹菊的品格完善,来完成自身的精神寄寓人格转换。这种汉民族的精神寄托经由语言之诗歌,经由图形之绘画,逶迤千载矣。

  吊诡的是,这种物形的移情,让我想到了部落民族的巫视之术,它们在精神寄托的方式上似有不同,但在设定的目标上,有些小小的一致。部落民族精神寄寓的对象可能是一匹狼,可能是一条蛇,可能是一只鹰。他们在这些动物身上寄托的情感是物竞天择式的,他们更在乎的是这些动物身上超乎寻常的生存能力,而非外在之美。而汉民族的那些精英分子衣食无忧没有生存之虞,所以他们更加矫情,更加绕弯,更加过度阐释。比如有一种阐释说梅花有四德五福,四德为元亨利贞,五福为快乐幸福长寿顺利和平。我生性愚钝,怎么也联想不到梅花有如此曼妙的德行。其实在两千多年前的诗歌集《诗经》中,对于梅兰竹菊中的竹的描绘,还是质朴烂漫的:瞻彼其奥,绿竹猗猗。竹在那歌中,就是个血肉鲜活的生命。这条生命到了千载之后的诗人苏轼笔下,便流露出人格特征:可使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