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金王朝(系列组诗)


□ 荒原狼

  大金王朝——得胜陀颂碑
  
  没有什么能够被风永恒挽留,在青石的表面我们拂去皱纹里的黄沙,拂去黄沙里沉睡的火焰
  历史就此睁眼,在伤口中发芽抽枝
  铁枪点划之间,留置大地上的阴影和错误
  构成了战争不幸的全部
  “我与汝等起兵,无非苦辽帮残忍……”
  二千五百雄性海东青,被阳光打磨刀锋被星月锻造脊梁
  在牛角号的冲锋中,左翅打开为山,右翅折拢是水
  巨喙所至,是暗黄的黄昏,是脆薄的黎明
  是黑土地泛开的尸身上三两声鸦啼
  硝烟中提裙走过的女人,在石头的根须处
  淘洗出一条河的走向
  那些远道归来的灵魂,那些不会说话的剑戟
  在清明的草皮和雨水上开放自己、标榜自己、掏空自己
  在静默还能反刍流水苦难时,在憧憬还能
  点燃歌唱时
  在北中国一块块名字震颤着大地的神经,
  历尽人世沧桑
  注:大金得胜陀颂碑,现在今天的吉林省扶余市石碑崴子拉林河岸。得胜陀,女真语“忽土皑葛蛮”,即金太祖誓师得胜之地。公元1114年(辽天祚帝天庆四年)十月一日,阿骨打命次子宗干(后封辽王,即海陵王完颜亮之父)率兵出击,双方展开大战。宗干率众向前,阿骨打身先士卒,射死辽将耶律谢十。女真兵士气旺盛,人人奋勇,辽兵大败,“相蹂践死者十七八”。阿骨打率女真兵乘胜围江宁州,一举攻克,大获全胜。阿骨打在阿城市东南白城建国称帝之后,命其誓师首战大胜之地为“忽土皑葛蛮”——得胜陀。
  
  大金王朝——宁江州
  
  那里有江南的丝绸和银饰
  那里有御寒的布匹和日用的油盐
  那里有男人和女人编织的春梦
  那里有贪婪、欺辱与长矛构筑的蛛网
  那里有恨
  通天的芦苇荡挡不住炸响的雷
  浩瀚的柳条通抵不住前进的马蹄
  飞箭如雨,礓石如山
  呐喊声撕裂鼓角的欢呼
  尘土飞扬中城上城下尽是生命的狰狞
  城破了,烟火中红眼的钢刀
  杀。杀。杀。还是杀……
  有多少鲜花还未盛开便自残毁
  有多少孕妇手捧婴孩尸体泣血长哭
  十月的黄昏有乌鸦的祭曲盘旋
  既然历史是用战争撰写的
  那就让杀戮登上正史的版面吧
  小小的宁江州不过是一件穿破的棉袄
  不过是胜利者身下仰躺的女人
  沉痛中又欢快的呻吟和忽闪的泪
  古宁江州:即今日石头城子古城,位于吉林省扶余县东南方向约四五华里处。据城内石刻记载,公元1055-1064年,大金国在此设宁江州。天庆4年,城为完颜阿骨打所攻破。“宁江州”之所以名闻史籍,首先是因为金太祖完颜阿骨打起兵时,以800甲胄抗击10万辽兵,“首战即克宁江州”。
  
  大金王朝——出河店
  
  有一种神情,苍老于火深远于土
  有一种声音,吼出大地的寒光
  擎出流水的双刃,打通三肇苦寒经脉
  一块石头就是荒原,一个人就是江湖
  一捧土就是虚构的墓碑,一棵草就是一岁
  一枯荣的百姓
  就是大醉后的颓废,就是田野村庄最后的灭寂
  在出河店,一只朝拜的土拨鼠
  蹲在月亮圆圆的盘子中通体澄澈
  寡言笑,不卑不亢
  好奇的人们
  噩梦般单调地站着,噩梦般单调地看着
  一如出河店的蒿草背嵌黑土
  
  大金王朝——达鲁古
  
  风擦亮刀尖,雪撕扯冰排的头发
  黄昏的阿娄岗有羊群被草刺伤的回音
  有白家雀儿低低哀唤的呻吟
  红毛柳的夕阳迟迟不肯落下
  它是要把混同江这条柔弱的水,浇铸成钢铁的心
  伍长击邦,什长执旗,百长击鼓
  当战马嘶鸣,万蹄捣地如沉雷
  当箭弩穿空,割裂空气如狂飚
  拼杀的红日旗、白月旗、大绣旗和五色将帅旗
  于皑皑的雪地上缤纷,于凛凛大风中飘舞
  包围,再突围,再包围……
  九次生死反复,人杀成血人,马杀成血马
  人马在沙尘旋流中隐现。高岗和土丘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岁月 2009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