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企业管理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透视中国“大企业病”


□ 王建彬


“大企业病”一说,是日本立石电机株式会社立石一真会长首次提出的。1981年秋,他察觉到自己的企业反应迟钝,给人的感觉是“公司的管理机能似乎相当衰弱”。对此,立石一真认为:企业如同人,年岁大了,身体胖了,锻炼少了,活力差了,就得病了。他把诸如此类的现象概括为“大企业病”。
企业一旦患上“大企业病”,就会失去创业的冲动和激情,丧失应有的生机和活力,显得步履蹒跚、老态龙钟。归纳起来,“大企业病”的症状往往表现为:

症状一躯体肥胖
机构臃肿,部门林立,层次多,冗员多。效率低下,企业内部壁垒森严,信息传递较慢或失真失效。部门间协同松散,职责不明,扯皮增多。员工士气低落,对企业失去信心。

症状二心动无力
企业失去决策特别是重要决策的能力,缺乏中长期计划和务实的战略思考。决策像救火一样,慌忙决定,感情用事。一旦出了问题,就推卸责任,不愿承担风险和损失。

症状三步履维艰
成本居高不下,效益下滑。员工不计成本,不讲实效。生产与市场严重脱节,有形浪费与无形浪费上升。业务流程混乱,官僚习气十足。不注重客户关系管理,客户对企业产生信任危机。

症状四肌体老化
以往创办、领导企业的“元老”们,以过去的荣耀与功劳为背景,仍然在公司内部拥有巨大的势力,不重视人才的培养和引进,使企业后继乏人。员工个人对未来缺乏安全感,人才流失现象严重。以企业最高权力者好恶形成的人际圈,阻挡了持不同意见者的生存发展。企业人才队伍的老化、弱化和僵化,导致企业生命肌体老化、衰竭和死亡。
具体到某个企业,只要具有以上一种病症,也就表明患上了“大企业病”。

病因

中国企业还没有成为世界级的大企业,为什么就纷纷先患上了“大企业病”?可能有以下几个原因:

病因一地主情结
中国是一个有着几千年历史的农业文明大国,眷恋土地、怀念土地、依附土地,“地主式”的思维方式、行为习惯深烙于人们的心灵深处。步入市场经济大潮后,这种“地主情结”便以另一种方式表现出来:盲目追求有形资产的扩展,把有限资金全投在圈地、盖房、招工、引进流水线上,并美其名曰“规模经营”,却很少考虑技术升级、市场拓展、人才整合和企业文化建设等。这就必然导致管理滞后、转型困难,企业缺乏对市场的应变能力和发展后劲。

病因二王者情结
中国企业起步迟、规模小,在世界经济大舞台上远未占有一席之地。随着世界跨国公司纷纷涌至中国,众多企业制定了进军世界500强的时间表。至于多少年才能做成世界级企业,需要配备、整合多少资源,人员的知识结构与世界级企业能否匹配,那就只有天晓得了。三株总裁吴炳新在1995年公开做过《争做中国第一纳税人》的报告,报告预测:三株公司眼下的发展速度是2000%,假定到1997年的增长速度放缓到200%,1998年放缓到100%,1999年放缓到50%,到世纪末,就可以完成900亿元到1000亿元的销售额,成为中国第一纳税人。可这些“梦话”还没从人们的耳畔散去,三株就被一场官司击倒了。
“捆绑”兼并,也是“王者情结”的寄生品。中国大企业中有多少这样的产物,谁也说不清楚。有许多企业在极短的时间里,以极快的速度,使企业的产值、覆盖区域、市场占有率膨胀起来。可悲的是,这样快速膨胀的企业又会以同样快的速度回到起点。

病因三权力情结
产权不明晰、权责不明确、报酬不相称,这是中国企业界的普遍现象。经营者缺乏应有的产权激励,经营智慧、经营成果与经营报酬之间严重失衡,导致经营者心态扭曲,盲目追求权力控制。学者周其仁有一个关于中国企业家的精彩论断:缺乏产权激励的中国企业家,同样可能有足够的激励,那就是“控制权激励”。说不清企业是谁的就先不说,反正只要我在控制就行。“权力情结”作祟,导致企业畸型发展。领导者的“权力情结”会弥漫至公司的各个层面,最终是部门林立、干部成堆,管理结构越来越官僚化。无所事事的干部和管理人员把精力放在结党营私上,以小团体利益对抗公司的整体利益,以既得利益牺牲公司的长远发展。

病因四成功情结
追求成功,渴望成功,中国企业似乎比他国的企业更强烈、更迫切。但当这些企业出现暂时的成功之后,危机也就接踵而至了。首先是企业热衷于“复制成功”。往往把短缺经济下偶然成功的经验当成无往不胜的武器,不断地复制到其他业务与产品上来。如三株公司曾将口服液市场积累起来的营销经验、简单配方技术、人海战术,复制到“人才、技术、资金密集”的行业,根本无法在这些领域取得竞争优势,失败当然就不可避免了。其次是企业最高决策者的创新精神衰退。企业扩大到一定规模之后,“以攻为主”的经营方针不知不觉会被“以守为主”代替,害怕失败,不敢向未知领域挑战。再次是企业决策者不是把成功当作新的起点,而是作为炫耀的资本。事实上,一些国际知名企业从来就“拒”不承认自己和自己的企业已经成功,而强调自己的企业“仅仅是生存了下来”。他们都不相信过往的成绩,不相信已经占有的市场地位,不相信已经积累下来的资产。他们惟一相信的是,未来之路还会崎岖不平,必须“如履薄冰”地面对未来。就像IBM的总裁Gerstner先生所说的那样:“长期的成功只是在我们时时心怀恐惧时才有可能。不要骄傲地回首让我们取得过往成功的战略,而是要明察什么将导致我们未来的没落。这样我们才能集中精力于未来的挑战,让我们保持虚心、学习的饥饿及足够的灵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