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爱在洪水的徜徉[点评]


□ 魏润身

青年作者任识君的小说《一江洪水》,抒写了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故事的主人公之一夏雪爱在突如其来的洪水之中,却又在短暂的爱的汹涌中离开了这个世界,我们在为这一悲剧结局遗憾之余,又不得不喟叹死亡的美丽。回望古今文苑,许多优秀的文学作品都把美丽浪漫的爱情归结于毁灭———毁灭不见得全然伤恸,绝望恐怖,死亡常常很美丽,尤其于读者,它带给读者的是难以言说的审美快感与愉悦,爱在惊涛汹涌的旋涡中,却徜徉出悠闲与从容。
《一江洪水》中,爱情的双方谷瀑与夏雪在各自的单位均不如意,同属“激情”辞职的一对男女。他们在愤而南下求职的过程中,突遇洪水,困顿在四面汪洋的护村堤上,爱情的萌动、碰撞激荡在随时都可以将他们吞噬的洪水中,特定的环境蹁跹出爱的浪漫———爱情是基于深入的了解之上吗?非,如是世界就缺失了传奇。谷瀑与大他六七岁的夏雪是在一次偶然的邂逅中相识的,虽然他们因为各自工作的不得意而先后辞职,但是将来的一切于他俩,却充满了迷惘与未知。小说对其并没有编织出哪怕很小的一片爱网。爱是依稀的,于谷瀑都谈不到迷离甚或朦胧。
但是,爱又莫名其妙,爱又稀里糊涂。一个小小的细节,便碰撞出炫目的火花,在惊涛骇浪圈宥的狭小空间里,他俩已有一天多没有吃饭了,“饥饿袭上来,谷瀑的全身瘫软而乏力。于是夏雪冲他轻轻地笑,从手提包里掏出一个馒头。见到这个馒头,谷瀑突然感到饥饿得简直有些绝望。接过馒头,他掰成两半,把略小的一半递给夏雪。夏雪接了。谷瀑便把另一半放到嘴边狼吞虎咽地啃吃,把落在手心里的馒头渣都吸进嘴里,然后仰头问夏雪:‘你也吃完了?’”
第二天清晨。“由于极度饥饿,谷瀑站起身时有些头晕眼花,无意中说了一句:‘再有一块馒头就好了。’夏雪抿嘴笑了笑,然后侧着身子把脸送过来,让他吻她。谷瀑有些不解,但还是吻了她。她这才在包里摸索了一会儿,把半个馒头亮在他的面前。
“谷瀑呆住了,她昨天晚上没吃那半个馒头,而是在为他留着……”
这就是爱,这就是感动,爱的火花就是在生死困境的一瞬之间产生的。
《一江洪水》中的谷瀑与夏雪更是如此,险恶的环境更加呼唤出人性的美好,美好的人性在生死悠关中熔铸出爱的奉献与爱的牺牲。
《一江洪水》从人性出发,紧紧地贴近当代青年的生活,设置特定环境,抒写主人公的率性与纯真,谱写爱的瞬间与牺牲,人物是鲜活的,故事也感人。但是,不足之处也显而易见——
既然题为“一江洪水”,就应该让人物尽快进入这“洪水”环境的特定。恰恰迟缓了一些,前面的叙述与交代失于呆板、繁冗,如能开篇就游走于一江,故事的前奏不断在洪水的汹涌中波澜,在时空的交叉中变幻———居高临下纵横捭阖地穿插,效果当会更好。如果标准定得更高,前面的交代甚至可以简约或索性省略,正如金圣叹所言,有用笔而其笔到者;有用笔而其笔不到者。而语言的张力就......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