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活,我的向导


□ 曹正星


周末的黄昏,寒风嘶冽,寒鸭旋飞。我独自在室中,漫无目的地望着窗外,体会着冷风与河水、寒鸭的奏鸣曲,寻找遗落在大荒中的我。
短短几年的社会人生,终于把少年时代和大学时代幻想型的我改变,那一腔单纯的热情也被做作的深沉老练所代替。记得初来酒钢时,面对平地上崛起的戈壁钢城,不禁心潮澎湃,壮志凌云,心头暗暗吟唱: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然而,人生理想的确立、意志的坚定,并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生存环境的要求,艰难与障碍的困扰,人的信念也会动摇、幻化。我是一个弱者,因为我面对困难,信念飘摇得如十五个吊桶打水。
依然是一个阴沉的天气,经过一年的工作体验,我对自己的“人生三境界”进行苦涩的回味和总结。窗外,依然是凝固的“抬头一线天”,寒鸭、瑟风、河水的悲乐如一盆凉水灌下,叫人寒心,我不免触景伤怀,提笔泼墨: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怨君远去尔,何时回长安?”
心境终究是变化的,就如春天的天气一样。而且,晴天比阴雨天多得多。每当心直直地往下沉的时候,西行的目的总是在最最黑暗的角落里点燃一点萤火之光。我曾羡慕文革时上山下乡的知青,因为他们从生活中来,从生龙活虎的现实中来,磨炼出了坚强的意志和坚韧的毅力。北大荒,那片原始荒蛮的处女地,不是塑出了一批批有骨血的中华男儿么!
镜铁山矿以北大河为生命源泉,“北大河”比之于北大荒,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而艰苦是磨炼人的意志的学校——我始终坚信这一几近被淘汰了的真理。
美国著名意象小说家福纳克提出了“邮票”的哲学;我不是作家,但我希望在文学这一小径上悄悄地撒下几粒属于自己的种子——即使它们不会发芽结果——但我不悔于这执着的徒劳。因之我希望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有属于自己的一枚“邮票”。而镜铁山矿,这个几被现代文明遗忘了的角落,不正是我的那一枚“邮票”吗?
正是这个信念,维系着我的精神支柱,把我那颗本来不安分的心拴在了这片荒蛮又沧桑的土地上,不思喧闹与繁华。
山,光秃秃的,给人一种威压,心境失落了,这山便要塌下来的样子,使人诚惶诚恐。
生活是一条从未知通向已知的路,它虽然免不了荆棘满途,但它能够告诉人们去认识人生之路,从这“路”中去悟出人生的涵义,从而教人实实在在地走路,不至于永远地左顾右盼。
记得有一次,与朋友游五泉山,朋友在一“长者”算卦摊前占了一卦,声称相当灵验,叫我也起一卦,我委婉地谢绝了。并非我顽固地坚持科学,而是我不想让别人指明我的前途,否则万一灵验了,那么以后的人生将是索然无味的——何必循着别人指明的路去做人呢!人生只有一次,没有必要去浑浑噩噩地对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