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老粗”的豪迈诗


□ 王克峰

  1964年3月,毛泽东与身边工作人员谈话时曾说:“可不要看不起‘大老粗’。一些‘大老粗’能办大事情,如成吉思汗、刘邦、朱元璋等。”
  这些“大老粗”办的大事情人所尽知,即便在文人墨客驰骋的诗词领域,这些“大老粗”也出手不凡,脱口而出,其所吟之诗词掷地有声
  “大老粗”刘邦的《大风歌》大家耳熟能详:“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堪称千古绝唱。
  “大老粗”黄巢的诗也写得激荡风云:“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气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自从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名句一出,菊花就和孤傲的高士、隐者接下了不解之缘,几乎成了封建文人孤高绝俗精神的一种象征。黄巢的菊花诗却完全走出了同类作品的俗套,表现出全新的思想境界。
  有“布衣将军”之称的爱国将领冯玉祥也是“大老粗”作诗之典范。他曾诗云:“老冯驻徐州,大树绿油油。谁砍我的树,我砍谁的头。”
  野史记载,三国名将张飞是个典型的“大老粗”。他偶尔作诗,也是快人快语。相传有一天,张飞和刘备、关羽一起饮酒聊天,张飞望着窗外的鹅毛大雪不由诗兴大发,随口吟诵一首诗:“什么东西天上飞,东一堆来西一堆。莫非玉皇盖金殿,筛石灰呀筛石灰。”尽管意境较差,但颇有些豪迈之气。
  最了不起的是朱元璋老先生。大字不识几个的他在戎马生涯中屡有佳作出现。如在南京燕子矶所作:“燕子矶兮一秤砣,长虹作杆又如何?天边弯月是挂钩,称我江山有几多。”
  如此大气磅礴且极富想象力的随口之作,足令天下诗词黯然失色。他还有一首诗,更是胸藏宇内吞吐日月:“天为罗帐地为毯,日月星辰伴我眠。通宵不敢长伸腿,恐将江山一脚穿。”
  太伟大了!老朱,在诗词王国你也是皇帝!......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天使·语数英初一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