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心忧(外一篇)


□ 朱 鸿

心忧(外一篇)
朱 鸿

朱鸿一九六○年九月十九日出生,陕西长安人。自谓读书是灵魂旅游,旅游是身体读书,并好夜读与独旅。出版散文集十余部,主要著作有《西楼红叶》《关中踏梦》《药叫黄连》《夹缝中的历史》和《西部心情》。作品入选近百种选本及中学语文教科书和高职语文教科书,是首届冰心散文奖和第二届老舍散文奖获得者。现执教于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

大学毕业之后,我在出版界和作家群辗转起回十八春秋,于二○○二年返我母校执教,忽焉便要送走一届学生了。本无正高职称,更无顶尖学位,遂不存衣锦还乡之得意。图谋平台一个,完成写作计划若干,遗憾平台未立,写作荒疏,愧对了梧桐之爱。携讲义,登讲坛,骤授种种不三不四之课,汗流浃背,结果还不过是一个半吊子——半吊子者,古币五百麻钱也,吾乡成色不足之意。处非南非北之中,受非长非短之量,十分不爽,又百思不得其解。然而也并非没有收获,收获有一点,便是感到此间的学生不如当年我的同学。试析其故,发现老师也变了,学风也变了,我愁从而生之。也知道应变才对,应变有利,愁无益且未免矫情。只是生性愚鲁,从小学到大学一直把老师之言当圣旨,而老师则曾经教诲我位卑未敢忘忧国,斯言记若铭刻,遂有心忧。知我者,是我的幸运,有毁我者,我走自己的路。

也许时代使然,我骄傲,当年我的同学是有一种精神的。于冰年近三十,修其英语显然有碍,为了过关,他手持卡片,时时处处念之,以硬背而攻克。王晓辉考研究生,足有一个学期和一个寒假盖一袭揉皱的黄大衣在教室过夜,无非是要抓紧时间。徐艺源和陈晓琳二同学用功之极,总是依宿舍——教室——食堂的路线图行动。刘锋诸位,他们完全可以得到一份体面的工作,但他们却结伴到西藏去创业,死亡常有,一位早就死亡。我当然知道,我的那些同学求知欲极强,目标性极强,是因为胸怀理想。他们脚踏实际,明白九层之台起于累土的道理,并以艰苦奋斗为主。他们也是浪漫的,然而有道德的节制。我的同学在今天有功有位,获得尊敬,理所当然。先生之学风,弟子之学草,草随风而动。可惜一代学风,俱往矣!
现在这一批学生,他们也有自己的困难和压力,固然不易,问题是他们还未长成便老于世故了。有时候,我甚至恐慌地自问,中国是否遭遇了弱志的一代?我经常在课前课后询问他们的人生理想,无一表示对社会的改造之思,也多乏对自己人格的设计。比较一致的意见不过是找到一份工作,环境优一点,薪水高一点,有房且有车,进入所谓的白领阶层而已。岂不知取法乎中,仅得其下,把眼睛盯着岗位,恰恰岗位难得。不爱英雄爱宠物,不爱智慧爱权势,不好读书好时尚,不善求是善乖巧,尤其可耻的是不以考试作弊为可耻。浩气与儒雅不养,交换为规,异见与个性不显,苟且为习。恋爱是生理的需要,并以恋爱抵挡空虚和寂寞,遂使宇宙之精华,万物之灵长,沦为阿猫阿狗之流。当然也有志存高远者,欲作栋梁者,埋头苦干者,洁身自好者。然而总之,气氛不对!
实际上这样评价自己的学生,我是非常痛苦的。我是多么期望他们有一种精神,超越老师,超越我的那一批同学,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过这需要他们以自己的姿态证明。肩膀不怕嫩,怕的是倾斜。我的心忧即在这里。我过敏了吗?我偏激了吗?我的眼睛出了毛病吗?我也是反复矫正观察的准星的,而且多闻多见,唯恐误解和伤害自己的学生。我还请鲁迅先生给我以支持,他在自己的时代便怀疑过进化论,否定将来必胜于过去的观点。但这却恰恰增加了我的心忧。
仅仅指责学生,归咎于他们,不但蛮横,甚至不公且不义。我十分清楚当年我的同学所处之背景,也十分清楚我的学生所处之背景。我和我的同学进入大学之季,政通人和,百废俱兴,社会呈清新之象,而我的学生成长之际,社会则转向市场经济,市场经济也无罪,只是对拜金主义缺乏警惕,特别是批判不够,制约不力,于是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就仿佛成了一个巨大的麻将桌,男男女女无不圆瞪着眼睛伸手搓摸着,希望自己的牌能炸或能和,心存侥幸,竞夺功利。他们刚一入世,万元户为流行语,其家长争先恐后,遂不能付出足够精力哺育他们的灵魂。在白天的辛劳之后,如果家长晚上不读一点曹雪芹,一点托尔斯泰,一点琼瑶,甚至读一点拙劣的金庸,如果家长总是窝在沙发上或椅子上翻阅电视节目,那么孩子的灵魂将难以沿着高洁的向度飞翔。他们接受教育的时候,小学与中学的关键词是升学率,有几个老师会因为屈原之路漫漫兮,荆轲之风萧萧兮,或岳飞之怒发冲冠,感染着自己并感染了学生,使其获得情操的陶冶。进了大学,如果学术研究不是出于对真理的热爱像越过墙头的风儿一样自由飘荡,由斯开始,如果老师主要因为任务和奖励忙于论文的发表而脸上显不出大责任,眼睛里闪不出大智慧,举手投足之间洒不出大境界和大气节,甚至让世俗的物质主义挤压了思想,那么谁为榜样?如果在校园看不见朱自清的背影,在教室听不见闻一多的声音,或无李大钊的宁静,胡适之的温厚,甚至掠学生之果,揩学生之油,那么谁可依靠?还不仅仅如此!悲哀啊,我的学生,你们是精神的孤儿!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7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