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心忧(外一篇)


□ 朱 鸿

心忧(外一篇)
朱 鸿

朱鸿一九六○年九月十九日出生,陕西长安人。自谓读书是灵魂旅游,旅游是身体读书,并好夜读与独旅。出版散文集十余部,主要著作有《西楼红叶》《关中踏梦》《药叫黄连》《夹缝中的历史》和《西部心情》。作品入选近百种选本及中学语文教科书和高职语文教科书,是首届冰心散文奖和第二届老舍散文奖获得者。现执教于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

大学毕业之后,我在出版界和作家群辗转起回十八春秋,于二○○二年返我母校执教,忽焉便要送走一届学生了。本无正高职称,更无顶尖学位,遂不存衣锦还乡之得意。图谋平台一个,完成写作计划若干,遗憾平台未立,写作荒疏,愧对了梧桐之爱。携讲义,登讲坛,骤授种种不三不四之课,汗流浃背,结果还不过是一个半吊子——半吊子者,古币五百麻钱也,吾乡成色不足之意。处非南非北之中,受非长非短之量,十分不爽,又百思不得其解。然而也并非没有收获,收获有一点,便是感到此间的学生不如当年我的同学。试析其故,发现老师也变了,学风也变了,我愁从而生之。也知道应变才对,应变有利,愁无益且未免矫情。只是生性愚鲁,从小学到大学一直把老师之言当圣旨,而老师则曾经教诲我位卑未敢忘忧国,斯言记若铭刻,遂有心忧。知我者,是我的幸运,有毁我者,我走自己的路。
也许时代使然,我骄傲,当年我的同学是有一种精神的。于冰年近三十,修其英语显然有碍,为了过关,他手持卡片,时时处处念之,以硬背而攻克。王晓辉考研究生,足有一个学期和一个寒假盖一袭揉皱的黄大衣在教室过夜,无非是要抓紧时间。徐艺源和陈晓琳二同学用功之极,总是依宿舍——教室——食堂的路线图行动。刘锋诸位,他们完全可以得到一份体面的工作,但他们却结伴到西藏去创业,死亡常有,一位早就死亡。我当然知道,我的那些同学求知欲极强,目标性极强,是因为胸怀理想。他们脚踏实际,明白九层之台起于累土的道理,并以艰苦奋斗为主。他们也是浪漫的,然而有道德的节制。我的同学在今天有功有位,获得尊敬,理所当然。先生之学风,弟子之学草,草随风而动。可惜一代学风,俱往矣!
现在这一批学生,他们也有自己的困难和压力,固然不易,问题是他们还未长成便老于世故了。有时候,我甚至恐慌地自问,中国是否遭遇了弱志的一代?我经常在课前课后询问他们的人生理想,无一表示对社会的改造之思,也多乏对自己人格的设计。比较一致的意见不过是找到一份工作,环境优一点,薪水高一点,有房且有车,进入所谓的白领阶层而已。岂不知取法乎中,仅得其下,把眼睛盯着岗位,恰恰岗位难得。不爱英雄爱宠物,不爱智慧爱权势,不好读书好时尚,不善求是善乖巧,尤其可耻的是不以考试作弊为可耻。浩气与儒雅不养,交换为规,异见与个性不显,苟且为习。恋爱是生理的需要,并以恋爱抵挡空虚和寂寞,遂使宇宙之精华,万物之灵长,沦为阿猫阿狗之流。当然也有志存高远者,欲作栋梁者,埋头苦干者,洁身自好者。然而总之,气氛不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