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青竹


□ 魏 强

  我所在的那个地质勘探队,人员基本由四个方面构成:一是老职工,很多年前考进来的,考试很简单,扛一根5米长的钻铤,钻探用具的一种,每米大概重28公斤,围着钻塔和前后场房走一圈,就算你考上了,发一个碗,干活吃饭去!所以老家伙们个个身强力壮,动不动就拿力气跟你叫板;二是复员退伍军人,要求是政治素质好,这帮人拿着地质队当军队,动不动就拿职位跟你说事;三是老职工子弟接班的,在队里多少有点老底子,但成不了什么气候;四是学生,多是有专业或有点文化,能干点技术性的工作,但地位不高。
  我是属于第四个方面的人,我的班长毛尹是第二个方面的人。
  军人出身的毛尹和学生出身的我似乎天生就是对头,他家在农村,我家在城里,他老婆孩子一大家,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他识字不多,我的字能给他当字帖,他天天黑着脸不说话,我每时每刻都兴高采烈,最重要的是他经济拮据,我敢天天吃红烧肉!可是他是班长,天生就管着我。
  毛尹姓尹,叫他毛尹,一是因为他满脸的络腮胡子,二是因为这家伙脾气暴躁。在毛尹手下,我的日子不怎么好过,当我的班长,毛尹的日子也不好过。所以毛尹没少找机长和指导员,要求把我给调出去,我也没少找机长和指导员,要求逃离毛尹的魔爪,可是我和毛尹都没得逞。其实毛尹以前比现在好点,偶尔还笑一笑,所以我知道他左侧的门牙和紧挨着门牙的第二颗牙齿是金牙,据说那是他有一次工伤的时候装上去的。当然,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毛尹笑过了。我不是受虐狂,实在不愿看毛尹的黑脸,谁他妈又不欠你钱!
  日子就在毛尹黑着的脸上一天天飘过去,转眼就到了隆冬季节。那是1980年的冬天,雪很大,目光所及之处,白茫茫、灰秃秃的,我们的钻塔立在白茫茫的雪野上,显得孤零零的,有点可怜。钻机轰隆隆响着,被钻杆甩出来的泥浆落在井台上,立刻就结成了冰。我坐在用大号汽油桶改成的炉子旁,百无聊赖地翻书,突然,井台上当当当几声巨响,抬眼望去,毛尹在机台上怒目圆睁,满脸的络腮胡子扎撒着,冲我喊:上班时间不准看书!我的怒气一下子就涌上来,都说“钻工不提钻,给个师长都不换”,现在没事,你他妈的让我大眼瞪小眼干坐着装傻子?当胸中的怒气涌到嗓子眼的时候,我又慢慢压下去,毛尹天天如此,犯不上跟他动气,我希望把那股怒气压回肚子里,化作一个响屁放掉。可是放不出去,那股怒气一直留在我肚子里,并在我的脏腑内弥漫开来。
  因为快过春节了,人员调休,我们当天要上连班,也就是说要从当天下午一直干到第二天早上8点。天快黑的时候,房东大姐顶着一脑门子雪花来看我们。房东大姐是大队书记,秋天的时候出的嫁,按当地的风俗,出嫁的时候需要一条活鱼,可当时就是买不到,情急之下,我和钻机上的几个傻小子拿上鱼竿分头去钓,结果给钓了好几条回来,乐坏了房东大姐和房东大妈。房东大姐婆家的村子离我们钻机只有五里地。没有路,所以只能说是五里地。所以能够常来看我们,并经常稍带点吃的,这回带了半口袋白薯。她把白薯往地上一放,说,这么冷的天,你们几个傻小子记着下半夜烤了吃,暖和暖和。这令我们班的五个人,毛尹除外,十分兴奋,我们喜欢房东大姐,房东大姐的脸黑里透红,颇似宣传画里工农兵的形象,令人无法生出邪念。我们当然也喜欢这一堆白薯,想想在漫天飞雪的夜里,吃着热气腾腾、又香又甜的烤白薯,那是什么劲头。只是毛尹这孙子黑着脸冷眼盯着我们,令我们很是不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