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来自世界四方的日记》解读(三)


□ 伊丽莎白.海靖 撰 秦俊峰 译 王守中 解读

  埃德蒙多·海靖男爵(Elisabcth Friedrich Gustav Freihetr Von Heyking, 1850~1915)是德意志第二帝国时期(1871~1918年)的一名资深外交官。来华前,曾历任德国驻纽约副领事、驻瓦尔帕雷索(一译瓦尔帕莱索)领事、驻加尔各答总领事、驻开罗总领事。1896年8月至1899年5月任驻中国全权公使。海靖来华前,德皇及其外交部赋予他三项重要任务:一是设法提高德国的声望;二是为德国企业家获取尽量多的投资项目;三是为德国谋求一个海军基地。其中第三项又是重中之重。
  海靖在华期间的外交,大体可分为两个阶段:1897年11月德国占领胶州湾以前为第一阶段。由于他过于投靠俄国,刚愎自用,与德国外交部产生了尖锐矛盾,是他最不得志的阶段;从1897年11月德国占领胶州湾开始,到海靖离开中国为第二阶段。此期间海靖使尽各种外交伎俩,压迫清政府就范,与之签订了《胶澳租界条约》,是他对华外交大获成功的阶段。本文对《日记》中所反映的海靖在华外交第一阶段的情况,略加解读。
  需要说明的是:《日记》所记内容的时间,大多拖后一天或数天;解读则以能查到的中、德档案文件记载的实际日期为准(下篇亦同)。
  
  科西尼不是德国的敌人晚上冯·克雷奇默上校请我们吃饭。……他和我说了很多关于科西尼的故事。他认为科西尼根本不是德国的敌人,甚至有一次他们两人还谈起了中国的划分。科西尼表示愿意把俄国和法国在华势力范围之间的地段划分给德国,而对英国却是不屑一顾。(1896年8月11日)
  海靖偕夫人到北京上任经过天津时,德国军火商克虏伯公司的驻津商业代表克雷奇默上校,向海靖夫人介绍了俄国公使科西尼关于俄、法、德三国分割中国的打算,根本不把英国放在眼里。这真是一种奇谈怪论!只要观察一下列强在中国实力的真实情况,就不难发现科西尼的用心所在。
  当时列强在中国的实际情况是:俄国已经在东三省站稳了脚跟,正试图向中国北方各省伸展势力;法国则以越南为根据地,向中国西南各省推进;英国不仅在华南占有香港,而且把中国最富庶的长江流域各省作为自己的势力范围。为确保长江流域的利益,英国采取了“北抗俄,南拒法”的方针。就当时的实力而论,无论俄国或是法国,都不可能单独对抗英国。在这种情况下,科西尼关于俄、法、德分割中国的言论,并不是他要向德国人送馅饼,而是想挑起德英冲突,以便于俄国佬在北方发展自己的势力。
  
  与科西尼谈舰队基地事埃德蒙多午饭后去找科西尼谈舰队基地事。他从科西尼那儿得知胶州湾已经正式转让给了俄国,如此一来只剩下在中国的南方寻找基地的可能性了。厦门显然是其中最为适宜的海港,唯一的困难是可能来自英国方面的阻力。(1896年8月20日)
  海靖在中国的首要任务,是为德国海军夺取一块根据地,目标就是胶州湾。为尽快摸清沙俄的态度,他到达北京后,首次出访便去拜会了俄国公使科西尼,后者像对待老朋友一样,十分友善地接待了他。海靖表示,在中国问题上,“德国利益没有任何一点与俄国的利益冲突”。德国政府已训令他要与俄国代表采取一致行动。当海靖透露德国想占领胶州湾时,科西尼回答说:“华人已正式把胶州湾让给我们,作为我们海军过冬之用了。”科西尼完全是在撒谎!实际情况是:沙俄远东舰队的基地海参崴,因冬季结冰,俄舰过去常到日本海港过冬。但自三国干涉还辽后,俄日关系恶化,俄舰不能再去日本,便于1895年11月,向清政府要求借泊于胶州湾内。清廷命公使许景澄与俄政府订明:“朝廷重顾邦交,允令暂泊”,“一俟春融,务即开去”,根本没有把胶州湾让给俄国。科西尼的目的,无非是想把德国赶入英国的势力范围。海靖也许是不了解真实情况,轻易相信科西尼的话,冒着对抗英国的危险,把厦门作为德国海军基地的目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历史学家茶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