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来自世界四方的日记》解读(三)


□ 伊丽莎白.海靖 撰 秦俊峰 译 王守中 解读

  埃德蒙多·海靖男爵(Elisabcth Friedrich Gustav Freihetr Von Heyking, 1850~1915)是德意志第二帝国时期(1871~1918年)的一名资深外交官。来华前,曾历任德国驻纽约副领事、驻瓦尔帕雷索(一译瓦尔帕莱索)领事、驻加尔各答总领事、驻开罗总领事。1896年8月至1899年5月任驻中国全权公使。海靖来华前,德皇及其外交部赋予他三项重要任务:一是设法提高德国的声望;二是为德国企业家获取尽量多的投资项目;三是为德国谋求一个海军基地。其中第三项又是重中之重。
  海靖在华期间的外交,大体可分为两个阶段:1897年11月德国占领胶州湾以前为第一阶段。由于他过于投靠俄国,刚愎自用,与德国外交部产生了尖锐矛盾,是他最不得志的阶段;从1897年11月德国占领胶州湾开始,到海靖离开中国为第二阶段。此期间海靖使尽各种外交伎俩,压迫清政府就范,与之签订了《胶澳租界条约》,是他对华外交大获成功的阶段。本文对《日记》中所反映的海靖在华外交第一阶段的情况,略加解读。
  需要说明的是:《日记》所记内容的时间,大多拖后一天或数天;解读则以能查到的中、德档案文件记载的实际日期为准(下篇亦同)。
  
  科西尼不是德国的敌人晚上冯·克雷奇默上校请我们吃饭。……他和我说了很多关于科西尼的故事。他认为科西尼根本不是德国的敌人,甚至有一次他们两人还谈起了中国的划分。科西尼表示愿意把俄国和法国在华势力范围之间的地段划分给德国,而对英国却是不屑一顾。(1896年8月11日)
  海靖偕夫人到北京上任经过天津时,德国军火商克虏伯公司的驻津商业代表克雷奇默上校,向海靖夫人介绍了俄国公使科西尼关于俄、法、德三国分割中国的打算,根本不把英国放在眼里。这真是一种奇谈怪论!只要观察一下列强在中国实力的真实情况,就不难发现科西尼的用心所在。
  当时列强在中国的实际情况是:俄国已经在东三省站稳了脚跟,正试图向中国北方各省伸展势力;法国则以越南为根据地,向中国西南各省推进;英国不仅在华南占有香港,而且把中国最富庶的长江流域各省作为自己的势力范围。为确保长江流域的利益,英国采取了“北抗俄,南拒法”的方针。就当时的实力而论,无论俄国或是法国,都不可能单独对抗英国。在这种情况下,科西尼关于俄、法、德分割中国的言论,并不是他要向德国人送馅饼,而是想挑起德英冲突,以便于俄国佬在北方发展自己的势力。
  
  与科西尼谈舰队基地事埃德蒙多午饭后去找科西尼谈舰队基地事。他从科西尼那儿得知胶州湾已经正式转让给了俄国,如此一来只剩下在中国的南方寻找基地的可能性了。厦门显然是其中最为适宜的海港,唯一的困难是可能来自英国方面的阻力。(1896年8月20日)
  海靖在中国的首要任务,是为德国海军夺取一块根据地,目标就是胶州湾。为尽快摸清沙俄的态度,他到达北京后,首次出访便去拜会了俄国公使科西尼,后者像对待老朋友一样,十分友善地接待了他。海靖表示,在中国问题上,“德国利益没有任何一点与俄国的利益冲突”。德国政府已训令他要与俄国代表采取一致行动。当海靖透露德国想占领胶州湾时,科西尼回答说:“华人已正式把胶州湾让给我们,作为我们海军过冬之用了。”科西尼完全是在撒谎!实际情况是:沙俄远东舰队的基地海参崴,因冬季结冰,俄舰过去常到日本海港过冬。但自三国干涉还辽后,俄日关系恶化,俄舰不能再去日本,便于1895年11月,向清政府要求借泊于胶州湾内。清廷命公使许景澄与俄政府订明:“朝廷重顾邦交,允令暂泊”,“一俟春融,务即开去”,根本没有把胶州湾让给俄国。科西尼的目的,无非是想把德国赶入英国的势力范围。海靖也许是不了解真实情况,轻易相信科西尼的话,冒着对抗英国的危险,把厦门作为德国海军基地的目标。
  
  科西尼的主宰地位他还报道了英国势力在中国的衰败和俄国公使科西尼伯爵的主宰地位,但愿外交部的人能够从中领会出只有同俄国合作,借助俄国的力量,才能够获得他们最终想要得到的东西。(1896年8月24日)
  只有借助俄国人的善意,我们才能够在这里有所作为,这也是我们唯一的机会,因为我们在中国根本无力与他们竞争。尽管这里的俄国人是那么令人厌恶,他们派往中国的官员又是如此的蹩脚,但我们唯有通过他们才可能有所斩获。今天在英国公使馆里还听到有人说:“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们进军北京了。”(1897年2月25日)
  沙皇俄国一直对清政府实行“大棒加胡萝卜”的政策,在一个时期确实主宰了清政府。对此,一个名为中国驻俄使馆参事的美国人金楷理,于1896年11月19日,十分机密地对德国驻圣彼得堡公使拉道林发表了一套赤裸裸的帝国主义强盗言论,其中谈到俄国对华政策时说:“如果德国不干脆地取它所希望或需要的,华人只会把它当作是一种软弱的表示,……俄国人就是掌握了对付华人的唯一正确方法。首先,他们从中国人手中取得帕米尔,从而显示其力量。接着又用怀柔的方法,把辽东退还他们。现在则又取得穿越满洲全境的铁路,这就等于征服该省。俄人表示了他们能随意支配及处理一切,这就折服了华人。”像金楷理这类帝国主义侵略分子,当时在清政府的外事、海关和军事机构中是不乏其人的。他们名为中国“服务”,实则时时处处在为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效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来自世界四方的日记》解读(三)”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