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恭喜发财


□ 王小庆

  自打上回村里的牛佬金因为喝醉酒爬错别人的床,吃了响响亮亮一记耳光,尔后被大队治保主任带了民兵用了粗麻绳,捆得粽子般抓走之后,相当一段时间,大伙儿都以为往后大概没有什么事情再可以让人吃惊了。没想到这件事情还没过多久,村里便又发生了一件奇事:王德全竟然想到公社开一家代销店!噢,王德全就是我的堂叔,我叫他全叔,那个时候应该不叫代销店了,但乡亲们就习惯这样叫也没有办法。过惯世世代代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子的香村人,大伙习惯于犁耙辘轴的农耕日子,现在竟然有人想到公社集镇上开店,这可是开天辟地头一遭啊!因此,羡慕者有之,怀疑者有之,高兴者有之,气愤者亦有之,全叔难得地做了一回新闻人物。因此那些天他家整天都有人来,最多的时候,非但厅堂的八仙桌旁,就连他家大门的门槛上都坐满了人,大家都用热切的目光注视着全叔,盼望了解更多的真相,尽可能地掌握第一手资料,以期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店是要开的,但不是现在。”
  面对期待的眼神,全叔就这样咧开嘴轻轻地笑着,编着藤椅的手忙乎着并没有停下。到后来,他也记不得这句话说了几百遍了,嘴皮简直已经磨得发烫。
  “那要到什么时候噢?”好奇的人便叹了一口气,闷闷不乐地说。
  “咳咳咳……”全叔用猛烈的咳嗽答复着刨根究底的人们。
  他就用这样一次接一次的咳嗽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好奇心切的人们。但到后来,他还是遇上了一个用咳嗽送不走的人,那就是他的堂哥德增,我叫他增叔。
  “你也不用大声咳,反正等下你不咳我也会走!”
  当全叔故伎重施,才开始大声咳嗽的时候,增叔便一下揭破了他的阴谋诡计。此时,他双手胸前交叉着倚着大门,冷峻的目光从头到脚地打量着全叔,觉得自己作为生产队长,有必要提醒一下这个头脑发热的堂弟。
  “你在家不是好好的么?谁教你开店的?开什么店呢?店是那么好开的么?”抛出一连串的问题,让他自己都要静下来想一想,因此他便停顿了下,然后接着说,“做惯田的人,想去公社开店,有那么容易的事么?亏了怎么办,怕你短裤卖了都不够赔。再说你也知道割资本主义尾巴那会儿,春狗子就是做过挑货郎生意,照样抓到街上游街……”
  “其实,其实……咳咳咳……”全叔欲行解释,但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真的开始猛烈咳嗽起来,猛烈到必须一直揉着前胸来缓解。
  但增叔真的误会了,他认作这个死不悔改的家伙是在赶自己走。算了算了,自己尽到责任了,不听好人言,要死要活由他去吧!只见他更加地黑了脸,愤愤地站起身来,一个转身,三步并做两步,头也不回地走了。
  唉,还是我代全叔说吧!其实,其实当时的真实情况是,全叔也只是随口说一说的,并不见得真的要到公社去开店。即使有这个图谋,但绝对是远景的目标而已。没有想到就这样随便说一说,便传得沸沸扬扬,弄到后来,搞得全叔骑虎难下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