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马小度的牙齿


□ 黎 晗


昨天上午,我的同学马小度从八楼跳下去,他的脑袋在地上开了花,流出来的东西有点红,又有点黄。连宇说那是脑浆,陈巡又说是血。连字说,你真是笨蛋,血怎么会是黄的!陈巡跟他吵开了,“血怎么不能是有点红又有点黄!马小度要是贫血,就不会像别人那么红!?陈巡见连宇不吭声,就接着问他,“那你说如果是脑浆,又怎么会是黄的?脑浆是黄的吗?你又没见过。”连宇愣了一会儿,突然骂道,“你才是笨蛋!血是血,脑浆是脑浆。我不跟你说颜色,脑浆很黏,不信我蘸点给你看看!”说完,连宇一溜烟跑下楼,到那堆东西那边用手去蘸了一下。马小度刚刚被老师们抬走,他摔下的那地方已经没有他了。太阳明晃晃地照在那堆东西上面,我看见连宇用手指去蘸的时候,那堆东西好像突然活过来一样,咬住了他的手指要跟着跳起来。我想大声喊:“连宇小心!”但我没办法喊出来。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马小度死后,我突然说不出话来了。
太阳到处照着,照在我脸上、身上,照在对面教室的玻璃窗上,再亮晶晶地反射过来。太阳两次照着我,照得我很难受,我就紧紧抓住栏杆。我看见汗珠子一颗一颗从手背上跳出来,好多血管也在手背上嘭嘭嘭地跳着。我感到有点怕,是不是我的话被喉咙堵住了,就跑到了血管里?我的话很多,以前它们哗啦啦从嘴巴里跑出来,现在它们没地方去,一定都堵在了手背上。总有一天我的那些话会从指尖跑出去的!——想到这里,我不禁打了个寒颤。要是我的手指突然说起话来,他们一定会吓死掉的。我再往楼下看时,连宇正好在甩手指,在他的甩动下,我清楚地看到,那堆马小度留下的东西又掉了回去,我好像还听到了它们掉到地上发出的声音:啪嗒一声。我又对楼下的连宇喊:“连宇你看,它们在动!”但我还是喊不出来。
连宇蘸到东西,抬起头来,向我们喊道:“是脑浆!很黏,跟万能胶差不多!”我听到站在我身边的杜宇微和谢津津同时尖叫起来,谢津津还哇地吐了。谢津津吐出来的东西,不是红的,但也有点黄。看到谢津津吐了,我的肚子里也翻滚起来。但我拼命忍住了。我是一个男孩子,我要是吐了,还不被大家笑话?可不知为什么,我却希望谢津津吐出来的东西跟马小度的一样,就是那种有点红又有点黄的颜色。我很害怕那种颜色,但又喜欢看,就像连宇和陈巡争辩,我感到很恶心,却一直竖着耳朵在听。要是让我去蘸那东西,打死我也不敢,但我却盼望他们去,去把那东西蘸起来,拿到鼻子底下闻一闻,弄清楚究竟是血还是脑浆。
“怎么样,我说是脑浆吧!”连宇得意洋洋地举着他的那根食指,到处拿给人家看。杜宇微和谢津津看见连宇过来,赶快跑开了,其他几个女生吓得哇哇乱叫,跑得就像一群发疯的母鸡。连宇的手指竖在陈巡面前,连宇说:“现在你相信了吧,我说是脑浆你偏不信!”陈巡瞪着他的大眼睛,还是不相信的样子。他伸出一根手指去碰,他只是轻轻碰了一下,就大声嚷了起来。“你骗人!这里什么都没有!”“怎么会没有!怎么会没有!是脑浆已经干了!”连宇大声争辩着,“不!不是的!干了也应该是血!”陈巡的脖子变得很粗,“我不信,就不信!”“不信你去试试!你不敢去吧?胆小鬼!”“去就去,有什么了不起的!”陈巡飞快跑下了楼。这时候,上课的铃声响了,同学们一窝蜂冲进了教室。不知为什么,我老觉得陈巡会出事,就没有跟他们一起跑进去。太阳明晃晃地照着校园,照着楼下马小度摔下的地方,也照在我站立的走廊。我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马小度没死,听到上课铃声响,他一定会从地上爬起来,和去找他的陈巡一起冲上楼来,冲进教室。“哈哈,我没死,你们都被我骗了!”马小度对全班同学大声喊道,吓了大家一大跳——我远远看见老师走过来,心里紧张极了,慌忙向楼下望去。这时候,我看见了一件恐怖的事情:阳光突然从马小度摔下的地方挪开了,那里一片漆黑。陈巡弯着腰,脸对着马小度流出来的那堆东西,一动不动的。我仔细一看,原来是陈巡的手指被吸在了那堆东西里。我心里害怕极了,我觉得那一定不是血的问题,也不是脑浆的问题,血和脑浆都不可能那么黏,一定是马小度还躺在那里,是马小度把陈巡拉住了。我高声尖叫起来,但没发出声音。我手背上的蓝色血管里好像爬进了很多蚯蚓,它们冲进了我的每一个指头,我的指头也像蚯蚓一样乱动起来。我赶紧把双手插进口袋,装作没事一样走进了教室。
马小度死了,他原来坐在我前面,现在他的座位空空的。我心里突然有点空,有点害怕。马小度以前做作业时总喜欢用手臂遮住桌面,我想看他的作业,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看到他的后脑勺,现在他不在了。他的桌面一下子空空的,可是仔细一看,我却发现有一些奇怪的影子在悄悄地动着,我心里就有点怕怕的。我告诉自己别去看他的桌面,但总是忍不住要去看。我的后背上,好像有很多毛毛虫在蠕动,但我不敢说出来。后来,我在自己的抽屉里发现了一支绿色笔管的大彩笔,它圆滚滚的,我拉开抽屉时,它从语文课本里露出了漂亮的身体。这是谁的彩笔呢?我轻轻地把它捏起来,它很滑,掉了下去。还好,它掉在作业本上,没发出什么声音。我赶紧乖乖地把手臂摆到桌子上,紧紧盯着老师看。
分享:
 
摘自:十月 2004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