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醉卧红尘泣离圳(散文)


□ 木梓

  ●木梓

  生命是死神唇边那抹诡异的笑。思绪在近乎破碎的慢性自杀中嫣然倾城。静脉流淌着死亡的气息,谁的拥抱会更温暖?攻守的游戏,溅血的城垣。你的爱情,我的勇气像羽毛般浮落在雨后清冷的街角。

  “谁能带走我深锁以久的忧郁”这声音落寞得有些冰冷,你的语气平淡,那绝望的叹息仿佛来自异域。恍惚中我感到你黯然的挣扎,直至再度沉默。你苍白的指尖拂过我柔顺的发线,我颤栗了。心,仿佛在某一顷刻漏跳了几拍。站在时间刻度的尾端,等待命运女神恶狠狠的撕咬。是前世未赎的罪,还是今生种下的债9渴爱,绝爱!如果说毒可攻心,那么我早已中了谁撒下的毒,这戒不掉的锁链牵绊着我的每根神经。暗夜中你的侧影甚是孤独,鼓起勇气握住你的手,你的身体颤动着,那般若即若离。那来自你内心的抗拒迫使我松开紧握你的手,你转身离开只留给我一个简单且倔强的背影。末了,些许透明的液体划过脸颊.落地成殇的陨落在烈日下干渴的焦土。

  独自漫步在江边.膜拜着长江的深沉与宁静,如此的惬意。发丝逆着风的方向在空中乱舞,而那江风也正一点点冰凉的漫过我的肌肤,像是某种宿命。拿着竹棍在江边的沙滩上写下爱你的誓言,听说当涨潮时江水吞噬沙滩,所有的心愿就会实现。雨毫无防备的落下,打湿了我微微松软的头发。七天的大雨冲刷着整座城池,冲掉了我映在沙滩上的爱恋。涨潮,潮水肆无忌惮的疯长。浅滩已变得面目全非,忧郁在某个顷刻延着阳光的斜坡灼伤我的双眸,彷似要将我剖开。隐忍在眉间慢慢杀青,无声的溶入皮下组织,随着血液尽情奔腾。泪,又一次料裸的将我打碎。

  摄氏9度的清晨微凉.一杯冰水抵达胃部的痛感透彻。宿命在某一顷刻被镶嵌在时光转交的切面,你在暗处寂静的观望,恰若欣赏油画般专注。聚焦的光路下是饱和温存的笑,纵使那笑如烟花般摇摇欲坠。只得无限制的落荒而逃。月圆之夜的踟躇是为你的到来而驻足还是另一场不期而遇的姻缘?微服那一济济苦涩的汤药,仿佛血液都变成了粘稠的汁液。幸福的筹码有多重?冲动的拿起电话又轻轻的放下,断然敲出一行字又匆匆删去.心里分明是不忍打扰却又思念如潮的纠结。午夜调频中飘荡着浑厚的爱尔兰歌剧在磁场波的传递下陌生的光影挤出眼界。一个人就是此在与彼在的对泣,一个人怎样才能迅速成为往事?红酒在舌苔绽放之际,开的如此绚烂而忧伤。蜘蛛在暗处吐丝,那些透明的界碑刻满了伤痕。一切臆想不过是命中注定的在劫难逃,它潜藏在生命的夹缝中有声无声的谁也无法随便破译。

  玫瑰燃烧在雨后的瞳仁.徒留灰烬在空地里独自远行。光沿着夜的轮廓刻下永恒的碑文,只想逃离自我的逃避,逃离时间与空间的跨度。在阵痛的零售爱情中邂逅一次绝美的疼痛,所有游戏不过是一场没有正邪立场的交易,而冷漠却成了最大的赢家。

  还记得素年前,你不辞万里改变行程只为救赎那个支离破碎的我.我饮鸩止渴柔情万断只为在离别终了再为你舞一曲霓裳羽衣。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而我非众生,所以无法演绎你口中的众生,只能安之若素的静默转身,然后淡然的告诉自己如此甚好。你所给的许诺不过是件华丽却薄如蝉翼的糖衣,是你错把暧昧当爱情.还是我错把怜惜当疼惜?也许男男女女,形形色色不过是逢场作戏的你情我愿。

  无心恋尘,恍若梦境。梦中你衣袂翩跹,儒雅超凡,清丽脱俗。你长叹:“长门街头,红馆无忧。”然而何为无忧?你眉宇深锁,轻摇折扇半遮面。恰到好处的位置,恰到好处的凝思,恰到好处的暧睐。轻啜一杯的褪色的残茶,余香飘渺薄烟轻锁水杯,朦胧至极,恰若我们不明了的爱情,你就这样像风一样淡出我的生命。就让这情愫弥留在你撰写的剧本,转身让华丽凄艳了终了。深醉浅眠如此甚好,我潜藏在你所不能触及的阴影里感受着你的呼吸,直至永世沉眠,当睡眠掳掠我时我已死去,我的天真终究沦陷在无声的泪水,寂静的为你守口如瓶。我只是你指间一只过路的蝴蝶,吸吮着你的泪想以此谋生。你轻轻的将我揉碎,这一刻你才能快乐。

  水一旦流深就会发不出声音,人的感情深厚也会显得淡薄。醉笑陪君三千场,不诉离愁。那一日,仿佛就可以再也不见。寻找另一种记忆的方式,于是我转身再一次离开。忽然想起一些人他们就像在我世界盛开的烟花,被逼迫到高空痛楚盛放后消失,仿佛彼此的邂逅只在于交汇的光华瞬间.生命中巨大的落寞被眼前的繁花似锦掩饰的很好,笑容嫣然,心不动声色的痛。繁华散尽、落地成殇。

  谁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癞狂?谁吻我之眸,遮我半世流离?原本陌生的人以各种途径以及不同的开场介入我们的生活.并追加和界定了多种的关系。究其一切不过是普遍性的平庸。你是我的牵魂草,思念真实的流窜于我的每一个细胞,而最终我却无法将之聚拢。一袭青衫,几点淡墨。竹杖芒鞋,纵马平生。一切都将渐行渐远。

  房伟点评:该散文语言华美,情感浓烈动人,语言跳脱飞扬,又郁郁而沉重,既华彩流溢,又准确生动,例如:“摄氏9度的清晨微凉,一杯冰水抵达胃部的痛感透彻”。小小短文,却写活了爱情中的酸甜苦辣各种滋味,富有诗意的才情。赞!

  (房伟,文学博士,山东作协会员,山东文艺评论家协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山东艺术学院艺术研究所特聘.研究员,山东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济南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现执教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现当代文学专业。中国首届网络文学大奖赛初评委。)

分享:
 
更多关于“醉卧红尘泣离圳(散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