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雨骤风疏原是梦


□ 王振川

李清照《如梦令》云:
昨夜雨疏风骤,
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
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
知否?
应是绿肥红瘦。
按一般的理解,是侍女心粗,没有注意到海棠花被风雨吹落,散漫答应,只说是海棠依旧。而尚未起床的词人却知道海棠花敌不过夜来风雨,坚定地认为:“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这个小小的争辩,似乎真切地反映出了词人惜春伤春之情。
这么理解,原本也不算什么错。唐人孟浩然诗曰:“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韩偓诗云:“昨夜三更雨,临明一阵寒。海棠花在否?侧卧卷帘看。”表达的都是差不多的情绪。
但李清照是才高八斗的女词人,又生在宋代,饱读前人作品,如何肯简单地化诗为词,因袭前人诗意,而不肯推陈出新呢?
而且,一般理解的侍女心粗,没有注意海棠花落,似乎也没有道理。侍女是奴婢,必要早起,洒扫庭除,内外奔忙,若是风雨过后,满地狼藉,侍女岂有不知之理?
所以,我觉的应当换一种方式来理解这首《如梦令》。那就是,词人酒醉浓睡,梦境之中,雨疏风骤,清晨醒来,醉未全销,梦未全醒,还道“雨疏风骤”是实境,便关切地询问海棠花如何。侍女从外来,据实而答,词人犹自不解,还要争辩几句。此词若要再画蛇足,侍女可答:“夫人,您这是作梦呢!昨晚没风没雨的,海棠花怎么会落了呢?”然后词人便会呆呆地,似醒非醒、似梦非梦地坐忘一番,感悟庄生化蝶之趣。这样理解,不仅不害于原来的惜春伤春之情,反又增添出一段如梦如幻的意味。
但是,若添蛇足,不仅词律不许,而且诗意全无,点破之后,便了无情趣。还是留下这层窗户纸,由读者自参自悟吧。
若是参不破,抬头看看词牌名的《如梦令》,便会恍然大悟,此词原是写梦的。一般来说,前人作词,词牌名只是表示格律音乐,和词意并无必然关系。但偶一用之,也无不可,而且出人意料,妙趣横生。笔者也常于晨间作梦,乍醒之后,也常若痴若迷,不知是梦是醒,闹出类似笑话来。所以猜想,李清照也可能是如此吧。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