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会说话的南瓜


□ 傅爱毛

会说话的南瓜

傅爱毛

学堂不但小,名字也很土气,叫做核桃树学堂,坐落在豫西的一个深山沟里头。说是学堂,其实只是一间土坯子垒起来的小泥屋。屋顶呢,则是用秫秸、谷秆和着麦草苫起来的草厦子。天气晴暖的日子,一走进去就会嗅到一抹庄稼成熟后晒干的香甜,很是受用呢。老师不多,只有一个人,姓顾。不过,大家不叫他“顾老师”,而称他“顾三爷”。顾三爷年近七十,小时候念过几年书,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年岁大了,再加上瘸着一条腿,做不来别的活路,他就自愿做了孩子们的老师。

说是老师,其实也没教几个学生。学生呢,也是参差不齐、缺胳膊少腿的。通常只有五六个的样子,而且年龄相差悬殊。最大的十七岁,叫罗白,是邻村的,顾三爷赶集时偶然遇见他,便把他招进了自己的学堂。不过,大家都管他叫萝卜。他个头大,往小孩子们身边一站,真像一只大白萝卜似的。山里人的眼里,萝卜和白菜一样,都是上好的菜蔬,漫长的冬天里,全靠它下饭哩,这名字不带丝毫的贬义。萝卜虽然将近十七岁了,智力却跟五岁的孩子差不多,做顾三爷的学生倒是一点不屈才。

除了萝卜以外,其余的孩子都不傻,不过多多少少都有些残疾:一个因为发高烧耳朵聋掉了,听不见声音,成了哑巴;一个因为触电烧掉了一只胳膊;第三个因生瘤子锯掉了一只脚。还有一个孩子倒是胳膊腿儿齐全,然而,都十几岁了,个头还不到一米,是个天生的侏儒,大家叫他土豆。最后一个孩子生下来脊椎就严重变形,走起路来像虾一样弯着腰,名字自然就叫做“虾米”。

这些孩子们都没有办法进正常的学校念书,顾三爷看他们可怜,就把他们招集到一起,办了这个免费的小学堂。顾三爷不要工资,孩子们也不用课本,顾三爷肚子里装什么就教他们什么。村头有一棵老核桃树,遮天蔽日的,怕是有几百年的树龄了。树下有一间小泥屋,原来是生产队里作仓房用的,顾三爷领着孩子们把屋子打扫了一番,然后,搬进去几块石板、几只树墩,桌椅板凳就算是齐全了。

顾三爷的课堂没有严格的规程,天上的太阳就是他们的钟表。太阳爬出来一丈多高的时候,孩子们就来了。太阳打着呵欠回家睡觉的时候,他们也跟着散了学。若是哪一天太阳躲在被窝里偷懒,他们就知道:天要下雨,不用去学堂里了。

虽然只有五六个学生,但,核桃树下的小学堂里却是热闹非常。孩子们来上学的时候,有的牵来一只半大牛犊子,有的带来两只小羊羔。没办法,山里的庄户人家过日子,莫管是大人还是孩子,谁都不能闲着。到课堂念书的时候顺便把牛犊子羊羔羔带出来吃些草,在他们看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于是,核桃树下就往往出现这样的情景:孩子们在小泥屋里念书识字,哇哇哇,哇哇哇。牛犊子和大白鹅则在教室外头扯起喉咙唱长调,哞——嘎嘎嘎,哞——嘎嘎嘎,像比赛似的。羊羔羔一般来说比较乖,吃饱了肚子便安静地守在教室外头,不声也不响。实在忍不住好奇时,最多把小脑袋探进门缝里偷看两眼而已,等它们的小主人散了学,便亲昵地跟了他们一起回家。山路崎岖,回家时他们往往排成细长的一支队伍,边走边唱顾三爷教他们的歌:

 

两只老虎跑得快来跑得快

一只没有那个尾巴

一只没有那个脑袋

真奇怪呀真奇怪

 

孩子们唱歌的时候,走在他们身边的家伙们也不甘寂寞,不时地拖长了声音引吭高叫一曲来凑热闹。大家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就如同美妙而又和谐的交响乐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