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穗穗的诗


□ 穗 穗

  穗穗本名梁文静,70年代出生。网名:紫穗穗,笔名:紫穗,安徽芜湖人,祖籍江苏扬州,从事过记者、编辑、金融经纪人、演员等职。198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6年加入芜湖市作家协会,2000年开始网络写作。作品散见各类报刊杂志,属于野地之麦穗,孤独的行者。已出版诗集《女人书》、《我一直在奔跑》。现定居上海。
  
  沧浪之水
  
  在水中独处
  在水中感恩
  在水中放置尘埃
  其是在水中的人
  安于溺亡。并非深思高举
  也并非如鱼得水
  而渔夫们纷纷
  长出鳍和鳃与膳鱼为伍
  万里晴空,鹤上云霄
  谁在逝水中迎风高歌
  “秋日胜春朝……”
  
  悲剧
  
  疯狂的太阳
  陨落于1900年8月25日
  “银白的,轻捷地,像一条鱼
  我的小舟驶向远方……”
  
  尼采
  我是你异国的妹妹
  正用偷来的诗句
  用你蔚蓝且炽热的笔迹
  用你灿若恒星又终归寂静的宿命
  温习善恶、家园,高度、道德
  警句、笤帚和一部《悲剧的诞生》
  我看到你,在都灵大街
  抱住了一匹受虐的马脖……
  哭声至今回荡
  遥远的地平线上
  你起伏深邃的思想
  依然左右着这个盲目的星球
  世界临近悲剧
  
  感性的我
  真像一枚疯狂的月亮
  另一个还未陨落的
  东方的悲剧
  
  寂静的黑暗
  ——给汤养宗
  
  你已经替许多人活过一遍
  你已经老了下来
  你已经写完了断字碑
  但是你的方言
  你那不肯掳直的舌头
  让我在上海的午夜
  无法安睡,翻来覆去的心悸
  比如新年之后的新年
  你还会犯错,还会
  带回一个母亲
  跟我唠叨灯火阑珊处
  一只有尾巴的兽
  
  身在山野却心怀天下的猛虎
  不过是一个磨洋工的老人
  
  你缓慢的行走,在孤岛上
  称王,划出自己的国土。却依然
  放不下地球,限电后依然长明的灯泡
  一纸旧《身份》
  写在不会开口的石头和白云之上
  不仅是为了遗忘和沉默
  更多是膨胀在泪水里
  不断发酵的牵挂和关爱
  我摹拟藤蔓,用热血和四肢
  在阳光下笨拙地阅读
  那一行行来自黑暗的神迹
  ——汤氏盲文
  
  胜利是什么形状?
  死又是什么颜色?
  我在攀行的瞬间
  豁然开朗
  
  昨夜雨声
  
  昨夜,有雨。稀疏,冰凉
  用向下消亡的姿态,不断汇聚
  播放着某人传奇而梦幻的一生
  
  刑场或太平间本是虚构的场景
  一场安静的雨,总是不期而遇
  
  梦想、疾病和身份不明等等
  那些不断到来的泪、拥抱,生离和死别
  构筑了屋檐下,迷迷蒙蒙的人间
  
  只不过是昨夜的雨,却有着
  穿越时空声控的忧伤。浸骨的寒、透髓的痛
  它们静静地覆盖着闪电的天空。记忆、孤独
  和乌蓬船,沉默不语。感染了雨水的晶莹
  
  我拒绝在病中,用雨声讲述青春和烈火
  那会让离去的亲人在青色的山冈更加不安
  
  幸福的煤正在炉膛里熊熊燃烧
  昨夜有雨,但不是她黑黑的记忆
  
  
  床前明月
  
  把灯灭了
  感受身体的黑,脾气的黑
  一切的黑,在草丛里潜伏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