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此地盛产欢笑(创作谈)


□ 欧阳娟

  我有一个偏见,总觉得大陆没有真正的都市小说,所有号称描写都市的文学作品,骨子里都脱不了那股陈年的泥腥味儿。我还有一个偏见,大陆所有涉及到“泥腥味儿”的文学作品,那“味儿”都不那么纯正,或者过于厚重,或者过于轻淡,总不是它原本的样子。做为一个在泥地里摸爬滚打了三十多年的写作者,我总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想要艰大家说说泥土真正的气息,也算是为长期被曲解的乡村正名。这话说得有点大,不知道是否全令读者反感,但如果内心深处没有灵魂如此大声地对自己喊话,想要保持长久的创作激情,恐怕会更为艰难一些。这篇文字算不上文学作品,只是我的一些想法而已,我也就想到哪里说到哪里。

  在我看来,乡村最具代表性的,并不是小桥流水炊烟,也不是汗水苦难和庄稼地,那些都是身外之物,是一个一个的瞬间,真正与他们相伴相随的,是欢笑。你深入一个村庄的腹地,不用走太远,很容易兢能听到哪个房子里或者树荫下,无缘无故地爆出一阵嘻嘻哈哈的笑声。他们笑得那样恣意,仿佛遇见了世界上曩好笑的事情,但其实可能只是因为你这个陌生人从他们面前走过而已。“生有时,死有时,悲伤有时……”,欢笑却没有定时。欢笑甚至可以在亲人的灵枢前。在农村,这一幕并不少见,前来吊唁的亲友,前一秒钟还在跪地囔哭,转瞬间已经跟活着的亲友谈笑风生。这不是麻木,也不是无情,只有真正生活在他们中闻的人,才能准确地体会出他们的心情。

  《我有票》就是从主角的笑开始写起。一个家境极度贫寒的孩子,并不像人们所以为的那样,被压抑被伤害直到麻木,相反地,面对所有伤害,她心里始终有一片灿烂的星空,始终有向着星空追逐的勇气,为了摘到她想要的那颗星星,她可以吞下一切的苦。这个孩子的生活就是我心目中乡村生活的真正缩影,在广大的农村,有着无数这样的孩子,他们的追求无所谓对错,也没有思索对错的空隙。他们可以去偷可以去抢,他们的一切过错,最终都将被原谅。被神明原谅,被村民原谅,被亲人原谅,被自己原谅。

  做为一个写作者,我想舍弃那些高高在上的道德批判,就从生命最本真的状态,把这一切如实地记录下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此地盛产欢笑(创作谈)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