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佛心


□ 王春迪

  

  看一户人家有多深的底儿,不是看人家买啥,而是看人家丢啥。据说,当年赣榆老街上的老少爷儿们,一早吃饱了没事干,就喜欢勾着头围在一块儿,瞧瞧东家的泔水桶、瞅瞅西家的垃圾篓。

  这里头故事最多的,还数海爷家的泔水桶、垃圾篓。

  海爷年轻时,那是出了名的手脚大方、挥金如土。要说从他府上的泔水桶里看到没动筷子的整鸡整鸭,那都不叫个事儿。

  海爷爱茶,清明前后,新茶上市,海爷便把家里的剩茶一股脑地倒掉,曾有裁缝铺的老板把那些剩茶捡回去做幼儿的枕头,足足卖了半条街!瞧海爷府上的那些下人,每每出去倒泔水、送垃圾,脸都跟小公鸡屁股似的,直往天上戳,那叫一脸面!

  现如今,海爷老了,把生意一股脑地丢给二儿子,只是整日诵经念佛、养花遛鸟,一脸的慈眉善目。你还没见过海爷吃饭的样子,饭罢,他还要用汤把碗溜一圈喝掉,碗底锃亮得能当镜子照。人家海爷说了,这叫惜福。

  每每府上要倒剩饭垃圾,海爷都要亲自过目,有些剩饭剩点心,以及还能用的盆盆罐罐,海爷就让人用纸袋子包好,于干净净地放在门口。

  海爷的意思,吃不了用不着的东西,也别糟蹋,街坊四邻,有富有穷,随手拿去,救救急,充个饥,也是好的。因此,海府上下,为了不惹老太爷生气,都不敢糟蹋东西,

  以前府里头娘儿们吵架,哪次不得摔几个盘几个碗的。现在呢,谁敢?冲天的火气,也就拍个桌子跺个脚啥的。

  海爷这种做派,让老街的老少爷儿们交口称赞,久了,连州上的知府都知道了。海爷生日那天,知府亲手画了一幅《松鹤图》送来。这可是开天辟地头一回!老街上的富商们看得眼都绿了。

  这里头,数夏老爷最绿。

  夏老爷和海爷都是大油商,斗了几十年了。每年秋冬,新油上市时,这两大油商,进货出货、你倾我轧,忙得都跟转圈的陀螺似的。可今年,人家海爷两手一摊,享清福去喽。自家的生意不管,整日抱着一本经书,泡在寺庙里,和一帮僧人论禅品茶。

  夏老爷知晓后,撸着袖子要大干一场。他让他家的大桅船不知从哪运来一批低价的油料,铆足了劲想整垮海爷!上市当天就把海爷家压得抬不起价。

  海爷的儿子急了,想找他爹合计,最后在庙里找到了海爷。当时海爷手里正捏着个倒把西施紫砂壶,银须飘飘,一副仙风道骨之态。儿子央求海爷道,爹,这个家,不能一日无您啊!海爷啜口茶,笑道,爹不能一日无茶。

  古人说得好,安富贵易享清福难。海爷这清福没享多久,他的好心就差点出了人命!这天,海爷出门遛圈,回来时,海爷远远就见到自家府门前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好些人。海爷一打听才知道.有两个乞丐,一早吃了他们放在门口的剩糕点,中毒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