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城市山水环境的忧患


□ 达婷

  从人类社会的发展史来看,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人类利用自然和改造自然的能力在不断加强。2000年前后,世界人口已经有一半生活在城市中,人类在享受城市文明的同时对自身的生存环境也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大规模城市建设和产业发展使得生态退化、环境污染,城市病随之显现。近10年来,全球气候异常,灾害气候频发,飓风、洪水、泥石流、地震等自然灾害对城市的生存安全产生了极大的威胁,使得我们不得不正视城市藉以生存的山水环境与城市自身发展之间的关系。

  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林业大学孟兆祯教授曾经给城市下过一个定义,即城市是人类聚居藉以生存的环境。这个定义阐明了城市是一种人工环境,而人类要想在人工环境中生存,必然要与自然山水环境产生联系。从古至今,世界各国的城市建设都要与山、水环境相遇,或躲避它们、或利用它们、或防范改造它们,以利于城市的发展。《管子》一书中记载了一些中国古人在城址选择和城市环境营造中对山水环境的态度。《管子·度地》篇中记载:“圣人之处国者,必于不倾之地,而择地形之肥饶者,乡山左右,经水若泽。内为落渠之写,因大川而注焉”;《管子·乘马》篇中提出“凡立国者,非于大山之下,必于广川之上,高毋近阜而用水足,下毋近水而沟防省”。这说明在自然山水之间营建城市既要利用山水环境资源,又要防范山水环境可能带来的灾害之患。

  城市灾害可分为自然灾害和人为灾害,其中自然灾害难以预测、破坏力强、影响范围广,一旦发生常常会伴随其他严重的次生灾害发生。根据表现类型的不同可以将自然灾害分为地震、洪涝、台风、海啸、泥石流、滑坡、崩塌等,造成城市建筑物、构筑物受损,对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产生威胁。中国是世界上自然灾害损失最严重的少数国家之一,一般年份,全国受灾害影响的人口约2亿,其中因灾死亡数千人,需转移安置300多万人;农作物受灾面积4000多万公顷,成灾2000多万公顷;倒塌房屋300万间左右。城市灾害是难以完全避免的,从灾害区划看,全国有74%的省会城市以及62%的地级以上城市位于地震烈度VII(七)度以上危险地区,70%以上的大城市、半数以上的人口、75%以上的工农业产值分布在气象、海洋、洪水、地震等灾害严重的地区。因此,城市山水环境的安全性显得至关重要。

  古人云:“天下为庐”,但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可以建设城市。中国古代在城市选址上除了受管子的“因天才,就地利”,利用自然、依山傍水的自然主义思想的影响外,还受到《易经》中风水思想的影响。在中国人的风水观念中,水可以聚气,山可以增势,空气流动可以形成风,加上阳光作用可以形成有利的城市自然环境。然而,现代城市规划由于受西方以技术为主导思想的影响,在城址选择上往往从工程技术角度出发来选择城市用地。城市建设用地的地形坡度一般选择在10%以下,这样有利于建筑物规模化建设、工程管线的铺设以及以汽车通行为导向的道路建设。因此,在山水环境之间选择城址时,往往选择山谷地这样的平地来建设。但是山谷地在自然山水环境中起到的是汇集雨水的作用,在发生暴雨、特大暴雨的年份常常会使城市安全受到泥石流或洪水等威胁。如甘肃舟曲县城就位于山地的峡谷之中,城市建成区侵占了泥石流下泄通道,泥石流爆发时流向地势较低的县城区域,造成城毁人亡的悲剧。

  自然山水环境一方面可以给城市带来安全忧患,另一方面城市的不当建设也会给山水环境带来破坏从而导致灾害的发生。现在城市建设中往往以工程建设为导向,机械地将城市建设叠加在自然山水环境之上,遇到城市内较小的山体往往围山建设或挖山降坡,导致城市原有的山体格局消失。温州古城是中国古代堪舆之祖郭璞根据温州地区的山水特点选址规划的,古城以城市周边的七座小山为依托,因山构城,将古城建在山环水抱之中,形如北斗七星,名“斗城”。但随着现代温州城的城市发展,打破了中国传统城市“山水相连、内向封闭”的城市格局,城市中的山体被大量的高层建筑包围、蚕食,以往的山水相依,人工环境与自然环境良性互动的城市景象不复存在,甚为可惜。此外,由于城市规模扩张,为解决人稠地狭的矛盾,人们毁林开荒,城市周边的山体往往被开发成梯田,以促进农业发展,满足人口需求。在2010年舟曲发生特大泥石流灾害前,舟曲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1950年前后森林覆盖率曾经达到70%,至受灾之前仅剩不到20%。根据舟曲县林业局资料统计,从1952年到1990年,该县累计采伐森林189.75万亩,耕地则主要通过开垦地形坡度在40度以下的坡地得来,这更给身处山水环境中的舟曲城的安全埋下了隐患。再加上舟曲的地质山体构造本身十分松散,各种因素综合在一起,2010年特大暴雨的袭击才导致了城市灾难发生。

  城市建设一方面蚕食山体,另一方面也吞没水体,对城市中的河湖进行围垦、促淤,导致洪水来时没有足够的滞水面积。据史料记载,明清时期洞庭湖平原大面积围湖造田,洞庭湖区共有湖田122万余亩,每年平均出大米600万石以上,但后果是江汉穴口堵塞,河汊消失,湖泊数量和面积缩小,水灾频发。清代乾隆年间,湖北巡抚就指出:“人与水争地为利,水必与人争地为殃。”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自然 2011年第01期  
更多关于“城市山水环境的忧患”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