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就在我身边


□ 姜琍敏

做梦也没料到李安森会出事。上回他送的烟我还没抽完。我们还说好了,过些天我约几个朋友,带上老婆孩子上他们今年开张的岚湖度假村乐几天。这才几天哪?怎么说倒霉就倒霉了?
所以肖玉打我手机时我根本没反应过来。她说是李安森老婆和弟媳妇来了,这会儿正在家里等我,要我赶紧回去招呼。
我只当又是李安森让他们带什么东西来了,随口就叫肖玉把他们领到我这儿来。刚好我跟几个电台的哥们吃烧烤,这会儿刚入席。我说这儿都不是外人,其中两个还跟我去过东泰镇,吃住就在李安森弟弟开的酒店里。那酒店的生意可真叫红火,镇上的应酬招待基本都归他承包了。所以我啥时候去那儿,楼下大堂里都是扑鼻而来的酒气。但李安森弟弟和他完全不是一个脾味,虽说他是老板,却不善应酬,见人总是目光闪烁,从来不敢与人对视,也很少上席喝酒。他那媳妇可了不得,长得白里窜红怪撩人,开席前也静静的,手脚麻利地端茶递烟,见谁跟谁笑,那两个小酒窝现在又在我眼前闪。可是一旦她撸起袖子劝开酒来,天天在酒山肉海穿行的李安森都不是她的对手,谁不喝就捏鼻子灌。她还是个黄段子高手,手机上有的、酒桌上流行的,没有她不熟悉的,今天有了她,这酒就更有味了。不过我这席上可有高手,她还敢像乡下那么猖狂的话,怕也够她喝一壶的。
不过我也多少有那么点儿预感,李安森弟媳和老婆跟我从没有直接交往,怎么突然就摸到我家来了,不会有什么要紧的事吧?
正想再问问,手机又响了。肖玉压低声音说他们不肯来,嘴上说也没什么事,神色上看肯定有要紧事。反正她们一定要和我见上一面。我有点犯难,但也没太往心里去,叫肖玉给他们弄点吃的,我招呼完客人尽快回来。可一杯酒刚下肚,肖玉的电话又来了,说是李安森老婆想跟我说句话。我来到包间外,话筒里传来的却是他弟媳妇的声音。怯怯的,全没了酒席上那份嚣张。我刚跟她开了句玩笑,那边就哭开了:我大哥他……进去啦!
你是说李镇长……我的背上嗖地窜过一阵凉风:进去了是什么意思?
手机里又换成了李安森老婆的声音:大哥你别听她乱说,是……双规。县里纪委抓的……大哥你帮帮他吧,我都两天没睡觉了……麻烦你千万帮我找个什么关系说说话。受啥处分都可以,千万不能往检察院送了。
有这么严重吗?我还是难以相信:李镇长多好的一个人,他们凭啥抓他?
这个……要不您先吃饭,一会我再跟您详细汇报?
这种事的确不是电话里方便说的。于是我答应马上赶回去。可总觉得这事来得太蹊跷,实在难以置信。于是下意识地拨通了李安森的手机。果然,手机提示已关机。
我没了喝酒的心思,编了个借口就急急地下了楼。
其实我跟李安森也非亲非故的,甚至未必算得上过从密切的挚友。毕竟我在省城,他在乡下,—年里除了我会去他那儿玩几回,平时也就是偶尔通个把电话。有时他会让人带点东西给我,春节上省里来进贡,他也会顺便捎上我一份礼品,却也从来没工夫和我坐下来喝上回酒。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