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罗东勤

  他们不是夫妻却偷偷好了八年。八年的时间里他们几乎天天见面,竞没让一个外人看出来。那年春上,她爱人忽然说单位有委派出国工作的指标,他希望自己能获得机会,她不舍,说一去就是两三年,实在不愿意放他走。男人笑笑,用胳膊揽住她,另一只大手轻柔地拍拍她的脸颊,什么也没说,还是坚定地走了。

  走的那天,两家人一起送男人到机场。春天的风没定向地吹着,吹乱了他们的头发也吹乱了他们各自的心。应该说的话都说尽了,大家相互拥抱而别。男人走进检票口,要离去的那一瞬,回头深情地看了她和他一眼,又看了一眼他的温柔、秀气只会微笑从来不多言语的妻,男人的眼神有些凄楚也有些茫然。

  男人临别时的眼神,铅块一样落在他和她的心里。

  之后的日子里,两家还是和从前一样往来,只是他看她的眼神多了些愧意。每次两目相对时,她也会很快地将目光避开。那以后他和她一直像隔一层毛玻璃,无论有什么机会,他们也从没再像以前那样单独在一起过。

  开始时,男人时常打来电话说他在国外工作得很好,告诉大家不用牵挂,和她说的情话还像恋爱时一样缠绵,和他说的哥们话还和当初难兄难弟时一样耿直热乎。但是,他和她都有一种隐隐的不安,又说不出是什么。男人在国外每天都超负荷工作,只是为了排遣心中切骨的思念和难耐的寂寞。他什么都明白,只是什么也不想说穿,都是自己最爱的人,天天面对也是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两年后的一个黄昏,一场春雪像失魂的精灵满天飞着。洒落一身雪花的邮递员送来了一封特快信函,还附有一笔欧元、两张机票、两张绿色通行卡。

  两个月后,她和孩子抱着一只精致的骨灰盒回来了,她面容枯槁,两目无光,像童话里一个有生命而没有灵魂的稻草人,木木的,没一句话说。孩子断断续续地告诉了他一些情节。他越发感觉罪孽深重,看着孤苦伶仃的娘俩,他决心待好他们,决不让他们受一点委屈。

  从那,他就奔波于两个家庭之间,妻子很理解,从来不说一句多心的话,总是默默地随他做着一切,下班回来做好两家的饭,由他送去,两个孩子的学习,妻都一起管着。

  他再来的时候,她把自己爱人用过的一支笔和一个工作记事本给了他,嘱咐他,没人的时候细看看。他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锁到了抽屉中。不用看,他都知道里边的内容,男人最了解男人,她男人出国前的眼神已清清楚楚地告诉了他,心有灵犀,多年的铁哥们这方面他们还是心心相通的。

  她带着孩子过着孤单的日子,再累再苦也没再让他登门,只允许他的妻偶尔来看她一趟。她怀着深深的歉疚,感觉自己也愧对他的妻。

  十年后,孩子们长出知识的翅膀,飞到了外地同一座城市的同一所大学。她一个人默默地守着空荡荡的家,依然拒绝他进门。

  他的妻病了。难治的顽症,他去单位告诉她的时候,一脸的悲戚。她回家拿出了男人出事后的赔偿金,让他带妻去大地方寻名医,看不好不要回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