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起床铃


□ 胡 弦

1.起床铃响了。我的睡意终于一下子浓烈起来。

按照巴甫洛夫的观点,这大概属于条件反射之类,类同小狗听见铃铛声就流口水。我的起床铃一般定在六点,但实际的起床时间是在七点,也就是说,这中间还有一个小时。铃声响起,我辗转反侧的身体安定下来,接下来是大约一个小时的黑甜梦乡,醒来,通体舒泰。
每天大体如此。
我是个失眠症患者,并且久治不愈,每天的睡眠过程是这样的,吃过晚饭,看书或电视,有时也写点东西,至十一点左右,有困意(多么珍贵的困意呀),连忙去睡。但常常是钻进被窝以后,那点困意突然不翼而飞。翩然而至的困意仿佛只是蜻蜓点水的戏弄,我在被窝里听着暗夜中各种细微的声响:风声,虫鸣,木制家具莫名的响动,有时是睁着眼,看着朦胧的天花板,以及刚才还叽哩哇啦现在黑乎乎蹲伏的电视机,心情焦躁。夜太静了,这静,仿佛坚固静穆的河床,正是为了让失眠者的河流在其上痛苦奔腾。
治疗失眠的方法很多,临睡前用温水洗脚,喝一杯热牛奶,或默念数字,思考一些哲学问题,等等,我都试过,没什么作用。黎明时的一阵铃声,对曾作用于我的食物的温暖或哲学的冷峻气息,构成了讽刺。相比清脆的铃声,乳白的牛奶几乎是可笑的。
2.铃声敲打着睡眠,铃声,为我的睡眠建立了一个崭新的秩序。
但通向新秩序的路是坎坷的。我的失眠,并非完全无法入睡,而是在薄梦和醒之间起伏,无法消除疲劳,睡眠,更像是一种艰苦的工作。我静听着落地钟秒针的咔咔声,那在夜间的安静中才呈现出来的声音,竟变得非常具有统治力,仿佛在强迫我的心跳跟上它的节拍,让我心慌不已。钟摆的摆动情形也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仿佛是我的脑垂体本身在摆动,让我产生了无法抑制的眩晕。为了摆脱这些统治,我不断调整着睡姿。我变得更加疲劳了。
实际上我知道,落地钟也是在睡着的,它在自己的程序中沉睡,一如睡眠中的人在呼吸,打鼾。只有我被拒绝在睡眠之外。
那么,可不可以把铃声调整到每晚的临睡之前,让它的作用提前发挥呢?
不行。不要说调整到临睡前,就是再提前一两个小时也是不可能的,我曾经试过,一想到铃声响过还有两三个小时,漫长感便袭上心头,原本不太踏实的睡眠也被搅扰,造成的结果适得其反。
一阵铃声,总要在恰当的时候出现,才能意味深长,像开启了睡眠的另一扇门。这让许多人惊醒过的铃声,倒反而把我推进了睡眠深处。
这样的起床铃,反而类似于一种喝斥:时间不多了!
3.任何一个失眠者都知道,每天晚上,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寻找睡眠。也唯有他知道,床铺,未必就是能够让人好好休息的地方,相反,有时还能带来折磨。那么,它真正的的床铺到底在哪里呢?
床铺和睡眠,在一般人那里是合二为一的,但在失眠者那里,二者被鲜明的拆分开了。失眠者,像那些在哲学的大门外徘徊的思想者,追寻着相距咫尺而又似乎十分遥远的目标,他的灵魂无从寄托。不管躺在怎样舒适的房间里,一个直到深夜两点还没有入睡的人最知道,他是一个人来到了夜的深处,并独自感知了夜的荒凉和广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