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与一盏灯斗争的三个美女


□ 阿贝尔

  一个才子,三位佳人,本以为必是鸳鸯蝴蝶春梦深。却谁知,油灯一盏,牵住了才子,冷落了佳人,直教那偌大闺床,剩得佳人独卧,衾冷香肌,情愁难诉……
  
  引子诗和灯
  
  先看这首诗:
  寒夜读书忘却眠,锦衾香尽炉无烟。
  美人含怒夺灯去,问郎知是几更天。
  读了这首诗,我就想知道在诗里露脸的美人。但转而一想,知道又怎样?美人嘛,不就是头发好、脸盘子好、腰身好、眼睛好、嘴儿好的女子?有点气质,有点感伤,走纤纤细步,身体符合黄金比例,有点修养,有点性感。
  也许你要说,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审美标准,唐以胖为美,比如杨贵妃;清则以瘦为美,比如林妹妹。我们要见识的美人正是林妹妹那种,因为我们"忘却眠"的那位先生正是大清国的。我给我们的美人定了个位:窈窕、苍白、多愁善感,欲望,压抑,想偷又怕,偶尔手淫自乐。
  我把诗中的美人解读为三:一个发妻,一个情人,一个妓女。
  见识美人之前,我先给你引荐一位先生。确切地说,是一位书生。明眼人一下子就能看出,他不是一般的书生。我叫他才子。有时我也叫他卡夫卡才子。
  你可能已经猜到在诗里露脸的美人就是才子的。别一听美人有主就垂头丧气,沾不到美人可以"审"美嘛。你听没听说过娶不如嫖、嫖不如偷、偷不如偷不到?这个你一定要想得开,人家书生满清时候就来了,你我就是再牛逼,也没法卡人家满清人的列子。再说,人家是才子,读了好几牛车的书,年纪轻轻就当了县太爷,从不缺钱花,而最最关键的,人家是大诗人。你我算个卵。
  你问那个牛逼才子姓甚名谁?我也记不得了。别用那种眼光看我,这很可能是卡夫卡的过。我只记得那个才子是浙江人,二十四岁就当了县太爷,皮肤白得跟西洋鬼子差不多,高个儿,年纪轻轻就驼背,不戴眼镜,朝考时写过"声疑来禁院,人似隔天河"的妙句。当官不问政治,席上不端杯子,一端杯子就没人喝得过。不赌,好色是难免的,但色而不淫。
  然而,问题就出在色而不淫上。既然爱美人,让美人跟了你,你总得有所表示。一天不表示,一月不表示,一年总得表示。一个不表示,两个不表示,第三个总得表示。一年都不表示,三个都不表示,就一定有病。男人该拿啥给女人表示,男人知道,女人也知道。
  你问那盏灯,听着吧--那是盏清油灯,颜色是青铜的,个儿比我们照电灯前点的煤油灯大一些。很难说清它的形状,如果硬要说,只能说像林妹妹。座子是银子的,瘦骨伶仃,配上点燃时更为瘦长的焰子,确有几分像清代美人。
  认为那盏灯是才子祖上留下的就错了。那灯啊,是才子的岳父在朝考前送给他的,当时才子的岳父正在钱塘做蚕茧生意,见才子读书用功、前途无量,就送他了两样宝物。一样是灯,另一样就是蚕茧老板女儿李小玉。
  和我一起闭目瞎想吧--清代的木房子,清代的私家园林,清代的小山,清油灯就点在园林的夜里。大清国的夜黢黑,像烧了几辈子的锅底。在南京的好多地方都能看见出奇的灯亮。......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