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乡村生命感悟


□ 余继聪

一个人活到几十岁,经历了很多大大小小的疾病和若干次面临死亡的考验,对生命就有了或多或少的感悟。
我活到三十多岁,经历了若干次疾病和生死考验,有了一个感悟,就是我们那个时候的乡下孩子活下来、活到大真的很不容易。
我们小时候,家乡还很贫穷,没有钱看病。生了病,都是自己上山采草药。草药不齐全,单方药治病,疗效不确切。
感冒了,喉咙痛,牙龈痛,头痛,都是自己扛上大板锄到山野里采挖黄连。有时是采摘金银花及其枝叶来泡水喝。发烧,有时是采臭灵丹煮水喝。
拉肚子,也都是自己扛上大板锄到山野里采挖黄连回来熬水喝。
黄连熬水很苦很难喝。臭灵丹很臭很苦涩,味道很怪。只有金银花不是很苦涩,但是味道也很古怪。
那时很少有抗菌素青霉素类药物,再说乡下人家哪里有钱给孩子用当时很贵的西药。就是中药,也得自己上山去采挖啊!
不满6岁的时候,我得过一次伤寒病,差点丧命。
当时的我,每天午后就发低烧,四肢无力,食欲不振,面黄肌瘦。当时是农忙时节,我父母亲忙着参加生产队劳动,没空送我进医院看病,也没有钱给我看病。我的病就那样拖着,我一天天气息奄奄。后来,是外祖母想方设法筹借到三十多元钱,督促父亲把我送进了楚雄州人民医院。那一个炎热的初夏,我就那么一个人在医院里躺了一个多月。外祖母的村庄离楚雄城比我们村近,是外祖母照顾我,但是白天她得赶回村里去劳动和做家务。我就那么一个人,一个不满6岁的小人儿,孤零零躺在医院里,躺在墙壁和医生的白大褂都很叫我害怕的医院里,过了一个多月。其间,我看到一个老爷爷死去。整日看着窗子外昏黄的阳光,我对疾病、对死亡、对医院是那么恐惧。城市里的阳光,尤其是医院里的阳光,在我眼里像垂死病人的目光,那么昏黄,那么无力,那么颓废,那么气息奄奄,叫我心惊胆战。而我的外祖母,总是回去了之后就久久不来。
总是盼望着赶快离开这叫人恐惧的医院。但是,我的伤寒病却久久不见好转。若干年之后,我请教过若干个医生,伤寒病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病,难不难医治。他们告诉我,现在已经不算什么难以医治的疾病,只要打十天半月吊针,输青霉素就可以康复了,现在还有先锋霉素、氨苄青霉素等,效果更好。不过在我童年那个年代却当真是一种要命的病,因为当时确实缺医少药。
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一天下午放学后,跟着小伙伴们到河湾里去游泳。当时,并不会真正游泳,只是会狗刨式,蛙泳、仰泳,都不会。由于激动兴奋,跟着小伙伴们逞强逞能,一不小心,我游进了一个深水坑,脚怎么也无法踏到实地,而当时我很紧张,很害怕,拼命挣扎,但总在原地,怎么也无法游出绝境。不久,我已经精疲力竭,就开始向小伙伴们呼救。他们中有几个高年级的大孩子,个子很高,很会游泳。但是,他们却很淘气,故意跟我开玩笑,或者是有平时记在心里什么宿怨,借机报复我,无论我怎么呼救,他们中竟然没有一个人下河湾来或者游过来救我。后来,有一个大孩子说,再不赶快去救我,我就要被淹死了。于是他不顾其他小伙伴的阻挠,很快奋力游过去,把我拖出了深水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