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创作谈:说了做不到,也许就做到了


□ 邓一光

  我始终相信可能性的存在,至少一部分,它们的确存在,只是很多时候,我不知道它们在哪儿。很多时候我把自己限制起来,不去做,不想知道或不敢直面结局。这一次不同,我带母亲去公园散步,一个婴儿摇摇晃晃从轮椅边走过。我站下,看他走远,我没走,在阳光下胡思乱想:有多少孩子和我擦肩而过,他们去了哪儿,为什么?我突然想回到孩子的世界里去看一看。我去了一所学校,去见一个童声合唱团,在那里听和看了一场无伴奏合唱排练。我看到一个胖乎乎的孩子,她对同伴做了一个可爱的表情,然后是那些孩子不可思议的合唱。接下来,我回到想象。

  小说从写完到发表,中间过了一年。写完之后,我觉得事情结束了,直到一个朋友说,让我们看看你写了什么。我说,行,就发给了刊物。

  我在现实生活中是无能的,不那么积极。我常有这样的念头,事情开始之前就已经决定下来了,只是我没有参加决定,那个决定我命运的场合里没有我。这是有可能的,比如兰小柯,她就是这样,她的出生和出身是被别人决定的,连成长都是,没有人问她愿不愿意,愿意什么。这方面,她连兰大宝都不如。兰大宝的世界别人进不去,是他一个人的,他却可以进入别人的生活,哪怕是以他人认为的有问题的方式。这样的兰小柯,以及我,如果不靠可能性,根本没法完成。这样,我就知道我该做什么了。我偏爱那些将死者,就像偏爱刚出生的婴儿一样,这是我见到左渐将的原因。我很高兴,他最终对兰小柯说出了他的做不到。也许说了做不到,承认了做不到,他就能做到了。这一点,我也是。

  很多时候,凭借想象,我“看”到无数的可能性从眼前鱼贯而过,有时候,我会跟上去。我在想象中去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以及生活中并不存在的人,这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分享:
 
更多关于“创作谈:说了做不到,也许就做到了”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