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次高雅的艺术享受


□ 高义龙

一次高雅的艺术享受图片1
自从在互联网上看到香港话剧团要来上海演出《倾城之恋》的消息,心中就漾起一股惊喜,腾起几许期盼。惊喜,是因为终于可以在上海看到香港话剧团的演出了。研究中国近现代戏剧,香港戏剧是其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以前只是通过书面资料和网络了解一剧场亲身领略舞台风貌感受肯定大不一样!期盼,是因为张爱玲的小说近年来成为热门话题,改编成戏剧、视越来越多,很希望看看香港话剧人怎样演绎这部既表现了上海又表现香港生活的名作,更希望看看这部称为《新倾城之恋》,究竟“新”在哪里。另外,知道梁家辉加盟演出,也使我倍增兴趣。我这个年龄虽然谈不上是明星的“粉丝”,但对梁家辉的表演颇为赞赏,因此很想与他近距离接触,看看这位“影帝”在舞台上的风采
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艺术剧场欣赏完《倾城之恋》的演出后,我兴奋地对友人说:“真是一次高雅的艺术享受。”确实,看得出香港艺术家是把这出戏当成一件艺术品来精心制作的,力求精致、精美。他们给上海话剧舞台带来一阵清风。
应该说,现在排演《倾城之恋》,难度不小。诚如女作家王安忆谈张爱玲时所说:“《倾城之恋》也是她最好的小说之一。……在这里,张爱玲是与她的人物走得最近的一次,这故事还是包含她人生观最全部的一个”(在香港“张爱玲与现代中文文学”国际研讨会上的发言)。了解张爱玲,不能不读这部小说;它太被读者熟悉了,人们对改编本会有苛求。而这部小说又曾几次被搬上舞台和银幕,早在1944年即小说问世第二年,张爱玲就曾亲自改编为话剧,由朱端均导演,罗兰和舒适主演,在新光大戏院公演,连满80场。在香港,1984年拍摄过由许鞍华导演、周润发主演的电影《倾城之恋》,香港话剧团也曾在1987年和2002年搬上舞台。张爱玲热风行一时,现在改编演出《新倾城之恋》,无疑是一次挑战自我和超越自我的求索。我很赞赏该剧导演和艺术总监毛俊辉的看法:“排演该剧不是因为我是张爱玲迷,也不是跟风张爱玲热,而是希望能从一个冷静的视角剖析她作品中的世界,寻找她想要表达的生活真谛。之前我没能在《新倾城之恋》中找到答案,希望这次能踏着我之前的脚印,继续寻找这个梦的答案。”应该说,永不满足,不跟风,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走,这是一种令人钦敬的非常严肃的艺术态度。
这次演出对原小说的诠释,引人注目。戏剧改编名著,历来有不同的主张和取向。但是,有两点是不应该有争议的:一是必须忠于原著的精神和风格,倘若随心所欲、借题发挥,与原著风马牛不相及,那还叫“改编”做什么?更遑论侵犯著作权呢。二是忠于原著不等于仅仅做样式上的“翻译”,必然会有改编演出者(包括编剧、导演、演员)的主体意识,从美学上讲,就是在艺术形象中熔铸着主创者的艺术情趣、审美评价、独特理解,体现着其眼光和功力。正如一千个演员演哈姆雷特会有一千种舞台形象一样,不同的编导改编同一部小说也会有不同的理解、诠释和表现,甚至同样的编导在不同的时期也会作出不同的处理。毛俊辉在2002年曾经导演过《新倾城之恋》,曾获巨大成功;这次执导,确实感到他在力求“从一个冷静的视角”剖析原作表现的世界,寻找小说要表达的生活真谛。戏的主线当然还是白流苏和范柳原的爱情纠葛,与屡见不鲜的表现爱情的作品相比,这出戏自有特点:它不是表现那种刻骨铭心、生死不渝的爱,没有那种感情的燃烧、心灵的吸引,更没有发自内心的山盟海誓,戏里展示的,是“猜心男女,角力情场”,“他们并非善男信女,在爱情路上各出奇谋,他们各有各的心思和各有各的目的,在感情路上除了在斗耐性还在斗智,看似仿佛满不在乎,却从骨子心窝里极想征服对方。这是场爱的游戏,双方都倾尽一生的智慧,要成为胜利的一方”(见该剧说明书“故事简介”)。范柳原和白流苏尽管都有不错的外表和风度,但不是白马王子和白雪公主;他们从相识到交往到同居,谈不上真挚执着的爱,在国难当头的日子里更没有高贵的爱国情操。他们是极其普通、平凡的人,戏里把他们放在非常世俗的生活情景中去表现他们各自的内心活动和性格,刻画细致入微,真实可信,耐人寻味。这样做,恰恰更符合张爱玲小说的“真谛”,诚如苏青1944年在《读<倾城之恋>》中所说:“作者把这些平凡的故事,平凡的人物描写得如此动人,便是不平凡的笔法,料想改编为剧本后也仍旧很动人的。”不过,如果两人仅仅是玩一场感情游戏,意味也有限。所谓“倾城之恋”,就是在香港这座城市被日本侵略将“倾”之时,经历磨难的两人发现其实相互还有真情,这种真情犹如暗夜中迸发的火花,闪耀出光芒,温暖着人心。不管人物在此前和此后如何,这种真情的激荡使人物有了升华,也使戏增加了光彩和感人力量。中国人的审美意识深处,对真情总有向往、有共鸣。戏对倾城下的真情的渲染,符合这种审美心理。这出戏的结尾,是张爱玲的小说原作没有也不可能写到的:忽然响起的《走进新时代》的歌声,猛然间把观众带进改革开放的新时代,白家公馆的老屋即将拆迁,年迈的白流苏身穿旗袍端坐在门前回首往事,感慨万千。对这一结尾,有不同意见,我认为这一笔是编导的别具匠心的创造,因为它增加了作品的历史感、沧桑感,延伸了戏的意蕴。不足之处是对拆迁的描写有些直露,如果更虚化一些、多一点朦胧的色彩可能会更有意境。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2005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