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红哨”就把一年努力吹掉了


□ 石宴瑜 吴曙良

  摄影:孙炯
  
  他已淡出江湖,但江湖忘不了他。在李承鹏新书中,陈亦明被爆“开盘坐庄”、“因赌球欠债,为躲避庄家藏身南美”,如今“被失踪”的男一号突然杀出来,欲与作者进行豪赌PK,一场隔空打雷的舌战皆因他们与中国足球的是非恩怨。
  昏黄的夜色中,广州市宝业路口的广百新一城LED大屏幕画面闪动,陈亦明从排队等红灯的车龙中大步穿过,迈向朋友的车,赶赴一个酒场。
  这样的酒场,几乎晚晚上演,“朋友不喝酒没意思,他们叫我千杯不醉。”
  肚腩是拜饮酒所赐,不过矫健的步伐仍像一个年过四旬的“中坑”(粤语:中年男子)。他满面红光。蓄着络腮胡,还戴着黑框眼镜,说起过去,镜片后有时会划过一丝狡黠的目光。
  据说,高人指点他“蓄须留财”。认识他10余年的记者,10年前看他开威风的丰田霸道,而今只见他以步代车,是否因好赌导致,众说纷纭。他说,赌球他只玩足彩。
  陈亦明,15年前是率广东宏远足球队在甲A联赛中奋战的主帅,在中国足球的职业改革中摸爬滚打过,足球圈里号称敢言之人,如今已被隔绝在正统和主流足球圈之外,56岁、正在“熬退休”的他,在广州市足协下的燕子岗体育场做挂职教练。
  他已淡出江湖,但江湖忘不了他。在李承鹏新书中,陈亦明被爆“开盘坐庄”,“因赌球欠债,为躲避庄家藏身南美,至今下落不明”,而“被失踪”的男一号突然杀出来,欲与作者进行豪赌PK,一场嘴上的风暴在两个男人中间掀起。
  这场因中国足球而起的激烈舌战—直是隔空打擂,成为中国足球扫赌打黑大背景下的一幕“戏中戏”,几乎一触即发的时候是在1月18日北京电视台的足球节目里,陈亦明在事先录制好的节目里向李承鹏发起反击,而后者要在现场一一回应。李承鹏随后将在节目里的愤怒写在博客上,讽刺主持人有为陈亦明开脱之嫌。
  二人通过博客和媒体,不断将剧情推向高潮。陈亦明已宣布提起诉讼,为“名誉”而战。“这官司赢定的,他没证据说我坐庄。”
  
  两个男人的鸡毛恩怨
  
  曾经有过交情的两个男人,现在都不承认这份交情。他们穿越时空连线PK,对陈亦明是否打过假球、是否赌球的庄家等进行辩论,唇枪舌剑在空中擦出火星四溅。
  南都周刊:本来李承鹏计划23日在广州签名售书,有人还猜你会不会束上金腰带去跟他PK。
  陈亦明:他根本就不敢来。我的那些朋友倒是想去会会他,不是打,去看看。我看他是不敢,他心虚。
  南都周刊:刚开始看到他写你的内容,打算怎么处理的?
  陈亦明:我想影响面不是太大,也没有几个人去买他的书看,就想不去管。没有想到他变本加厉了。后来我朋友说告他。我没有坐庄,他拿不出证据,这官司赢定的,我现在底气很足。
  南都周刊:这样看,刚开始还是很天真?
  陈亦明:我知道我出来肯定会轰动。就是不想闹,但现在没有办法了。
  南都周刊:你们以前还是有过交情的?
  陈亦明:是啊。不过现在我把他当成敌人。我以前是成都五牛的主教练,他是成都商报的记者,他老来,我就请他吃饭,关系还不错。他这种人就是逮着谁就跟谁干,那时马明宇不接受他的采访,他就骂马。
  南都周刊:虽然你也被称为中国足球教练中的语言大师,但是有人说你打嘴仗打不过他。
  陈亦明:对。打口战他特能打,他总是挑人家的隐私啊,胡搅蛮缠。他装成足球内行人士,其实我当时跟他接触,他是很丑陋的。我见过他胡作非为,不过我没有证据,现在我不说了。
  很多圈里人限他,这几天不少人发来信息,恭喜我成功。他就是牺牲我去赚钱嘛,我都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作家有他这种本事,十来天写出—本书就能上市。这是趁火打劫。
  我撑得起(粤语:顶得住),什么场面没见过。我现在就很不服气,这种人现在怎么就可以成为名人呢?这个^很不厚道的,在电视上说,让我以母亲的寿命保证,太可恶了!他这人老的不尊,小的不爱,怎么就整出了一个笔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