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母亲


□ 张少康

  去年国庆,儿子赴上海工作,我到火车站送行。又是一个初秋时节,秋风习习,阳光明媚,我又想起那年初秋母亲送我上学的情景,这情景时时日日总浮现在我的脑际。我与儿子交谈瞬间转入了深思。儿子最了解父亲的心,问我:爸爸,您又在想奶奶吧。我说,是的,我又想起也是这样的初秋时节奶奶送我上学的情景。奶奶没有文化,斗大的字没认得几个,但她教给我们有三句话是够我们用一辈子的:一要勤劳勤奋,二要勤俭节俭,三待人要善良善意。这三句话我总记在心头,伴随着我南来北往。说到这里,泪水夺眶而出。儿子搂住我的头,说:爸爸,我记住了,我会这样做的。他也许怕我太难过,也许怕我看到他也沉思,就匆匆上了车。在车窗口不停地招手,说:爸爸,你回吧,不用操心,我会好好做人做事的。
  火车徐徐开动了,把我带到多少个初秋的瞬间。我总想起那些年的秋天……
  初小毕业那年,我还不满11岁。村里没有高小,要到公社(现乡镇)所在地去读。录取通知书接到不久,入学的时间就到了。那天早晨,也是初秋,母亲到地里拔了几根葱,煎了两个鸡蛋,夹给我,说:吃了这些葱,聪明些,考试容易得100分。其实,母亲恐怕还不懂得“100”这个字怎么写,可她懂得这个寓意。饭后,母亲把早捡好的袋子往身上一背,里面有点米和头菜,拉着我的手就上路了。十五六华里的泥沙路,足足走了大半天。下午时分,母亲把我送进了高小的大门——贵县(现在贵港)木格中心小学。以后,每个星期六回来,星期日就去学校。学校是自己带米、带菜统一蒸的,每人一个泥烧成的饭盅,饭菜都在一起。一学期每人交50斤柴火。每个星期六中餐,学校都要点名那个学生还没有交柴火,催大家下星期交来,我呢?面子薄,最怕被点名。有一周,又是星期六中餐了,点名了,同学们都集中在饭堂门口,老师一个一个点名,眼看就要点到我了,母亲突然出现在老师同学们面前,她又矮又瘦的身材,挑着一担柴火,那柴火压得她满头大汗,上气不接下气的。我赶紧走到母亲面前,接过柴火,交给老师。老师随口说:你们看,少康同学母亲多么关心孩子,你们回去同父母说说,也拿柴火来,不然,饭堂就蒸不熟饭了。此时,尽管当着那么多老师同学的面,我还是流泪了,那是感恩的泪。
  我高小毕业时,身材又矮又瘦又小,妈妈要送我上初中。那时三、四个公社(等于现在三、四个乡)才一所初中,考取初中不易。有人对母亲说,你康儿能考上初中,我用巴掌煮饭给你们吃。母亲不同人家争,自己的孩子有多少斤两他心里清楚。果然,考完入初中试后,我以差两分满分的成绩被录取了,那天接到通知书,不用说母亲有多高兴了。她不用人家用巴掌煮饭吃,而默默地为我筹学费。每圩日(三天一圩)挑着一担红薯苗到圩上卖,一分钱一斤的薯苗,得的钱还不比母亲流的汗水重。有一天傍晚,邻居婶母扶着母亲进门,母亲脸色苍白,不用说,那是中暑了。婶母说:你妈路上连一杯茶也舍不得买来喝,累成这个样子,口干成这个样子,哪能不中暑呢。我一看,心里就别提有多沉重了。“妈,您就买一杯茶来喝吧。”“学费还差得远呢?”母亲坐下来上气不接下气的。我赶紧倒了一杯水给母亲。为筹学费,我也到田里捡田螺卖,整天满田满垌地跑,一天下来,捡的田螺卖得一两毛钱。有一天傍晚,我路过一家门口,乡亲们正在吃田螺,不时听到“咯嗞、咯嗞”的声音,我口水都流出来了。我把田螺拿回家,要让母亲也吃上田螺。我回到家里,就想煮田螺,母亲抢过来,“学费还差着呢?还是拿去卖吧。”说着,又把田螺卖给了另一户人家。一个多月后,终于筹足了学费,还剪了几尺布,缝了一件上衣。暑假终于过去,在那个初秋的早晨,母亲给我穿了那件亲手缝的唐装衫,牵着我的手,把我送进了中学的大门——贵县木格中学。后来,当我在课堂里读起那首唐诗: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好像写的就是我的母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