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墓碑上的蝴蝶


□ 麦 子

  奇怪的老人
  
  乘坐大巴车来到山区,江明燕活动了一下身体,心里有些兴奋。他们来的是太行山深处的桃叶村,这还是江明燕在地图上圈圈点点最后选中的地方。三个人正四下里张望,江明燕却独自跑到了一条羊肠小道上。她看到小道上有一个背柴老人,高高一筐柴把她的腰压得弯成了九十度。江明燕走过去,帮老人把柴抬进家里。正要告辞,老人突然对江明燕说:“你是大学生?来做社会实践的?”
  江明燕点点头。这次暑期实践,他们一行三人要在当地山区做居民收入调查。
  “你,想住到我家吗?”老人又突然问。
  江明燕一愣,笑着问她是否欢迎?老人点点头。
  回到公路和同学汇合,两个同学抱怨,问她去哪儿了?他们都等着急了。这时,桃叶村的村长来了,帮他们提着行李,安排他们住在大队部。
  吃过晚饭,江明燕对两个同学说她另有住处。两个同学头也不抬,说她这个贼大明儿,莫非要睡到山沟里?江明燕笑笑,出了门。那老人的房子就在旁边山坡,离得很近。
  上前敲门,老人还没有睡。见江明燕来了,她搬过一床新被褥,说这本来是嫁女儿用的。江明燕问老人的女儿呢?老人说她离开家十几年了。屋子里有些闷热,江明燕随手脱掉外套。老人诧异地看着她,指指她的小腹,想问什么。江明燕赶紧拉下衬衣,说小时候摔的,没啥。
  老人安顿好床铺,便走了出去。江明燕躺下来,摸着小腹上的伤疤,出了会儿神。不只是小腹上,她的两条腿上也有大大小小的伤疤,看上去十分可怖。小时候她曾问过母亲,这些伤疤哪儿来的?母亲说她太调皮,摔的。小时候她信,但长大后她知道不是摔的。那伤疤更像是人为的,有的明显是刀伤,有的是烫伤,有一处好像还是烧伤。并且,这些伤不是一次留下的。父母对她疼爱有加,她怎么竟像是受过虐待?
  第二天清晨,江明燕早早醒来,却发现老人出门了。
  和另外两个学生汇合,三人吃过早饭开始挨家挨户走访。山路难行,走了整整一天,只调查了十来户。天黑时,大家到大队部整理资料。直到晚上八点钟,江明燕才再次来到老人的家。
  老人还没睡,好像在等着江明燕。江明燕来了,老人起身回屋。江明燕觉得有些古怪,老人似乎并不愿和她说话。
  早早睡下,江明燕却一直睡不着。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隔壁传来咿咿呀呀的歌声。听不清唱的什么,但听上去格外凄凉。过了一会儿,江明燕起身出门,轻轻推开老人的屋门。油灯下,老人坐在炕上,边唱边哭。江明燕急忙问她怎么了?老人擦擦眼睛,说今天是女儿的生日。她走的时候,才18岁,她歌唱得特别好,说要到城里,要当歌星。
  “村子里的人都说,她在别人家做小保姆,和男主人好上了,被人家抓到,所以跳楼死了。可我知道,根本不是这么回事。根本不是。”老人喃喃地说着,泪流满面。
  江明燕呆住了。原来她的女儿死了?还是自杀?望着悲痛万分的老人,江明燕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老人哭了半晌,说明天该给女儿添坟了,得早点儿睡。说罢,她不再理会江明燕,躺到炕上,吹灭了灯。
  整整一晚,江明燕一直睡不踏实。半夜,她朦朦胧胧做起了梦。梦中,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身影走到她的床边。那身影在哭泣,让江明燕看到了令人惊惧的一幕……
  第二天,江明燕一觉醒来,头疼得厉害。老人也起来了,江明燕强打精神,和她一起去给她的女儿添坟。老人的女儿叫刘霞,进城不到一年就死了,至此,老人在村子里再也抬不起头来。
  深山坳里,江明燕看到一座低矮的墓碑,上面刻了一只蝴蝶。那只蝴蝶刻得惟妙惟肖,就像活的一般。老人说,女儿就喜欢蝴蝶,她还说以后有了钱,要养许多许多蝴蝶。她怎么会死了呢?说着,老人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江明燕凑过去看了看,照片上是个格外清秀的女孩,脸上露出灿烂的笑。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