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即使活得卑微(组诗)


  红喇嘛

  这座我叫不出名字的寺院

  他说出了我和它的缘

  这里我见不到牦牛和羊群

  也看不见经幡和转经轮

  我家乡的海被这里的天穿在身上

  穿成一说就走味的高原蓝

  这座白色的寺院把这蓝色裹在自己身上

  也裹在我身上,它使六个

  小喇嘛像夜海上的六盏渔灯

  我仿佛是那被摸顶的少年

  又仿佛是那六个喇嘛中的一人

  灵魂,一个多么遥远的词

  却火焰一样穿在我们身上

  伤心是一种怎样的白?

  你也许会想到某些隐秘的

  乳房和甜蜜的乳汁,

  当你看到我现在写下:橡胶树。

  可你是否想过:我就是其中的一株!

  “我们直直地站立,仿佛只为

  等待谁对我们下刀子”

  橡胶树把自己忍得越来越高

  但宰割依然不可避免。

  是前世有过什么罪孽吗,

  这辈子被判处一生凌迟?

  一年一年,一刀一刀,一滴一滴

  疼痛与血,谁更加黏糊?

  如果橡胶树能开口说话,

  它会告诉你胶乳是一种怎样的血,

  伤心是一种怎样的白!

  “也许因为它愿意放血,所以

  才逃过了电锯斧斫”,也许

  这就是生存法则!我摸了摸胸口

  可谁能抚平那么多伤痕,

  谁能藏起那些跃跃欲试的

  还没下水的割胶刀?

  孤独

  连蛐蛐的叫声也是陌生的

  在网上寻找亲人

  心里有一座繁华的大厦

  脚下却踩着废墟,荒凉

  像一根倔强的木头

  一个人漂在异国他乡

  “什么叫孤独啊

  就是站在桥上无处可去

  向往别人家里的灯光”

  元宵

  你在电话里哭泣

  此时的安慰显得多余

  下在锅里的元宵开了口

  内心的糖馅往外溢

  你感到那原来无味的白水

  这时也有了些许甜蜜

  窗外的爆竹像某种暗示

  人啊,只有把心撕裂了

  才能听到那声叫

  那岁月包裹的一层层

  疼痛的记忆

  闩,在紧闭的门后

  有的窄......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