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沙地记忆档案



  泥土
  
  哗——哗——
  大海的涛声恍若一曲永无休止的美妙音乐。沙地就在这美妙音乐的相伴中一天天长大。
  当初,在南黄海上冷不丁地冒出来的这一块土地,一马平川,一览无余,人称处女地。她一边傍着大海,一边连着广袤的江海大平原。她很穷,除了一把泥土一片芦苇,别无所有。飘着一股海水味儿的这一把泥土,楞是寸草不生。寸草不生的地方,连鸟儿也懒得来。天空就显得很干净。没有鸟儿飞过的痕迹,当然也就没有鸟儿飘落的羽毛。显然,这地儿也是十分干净,连一粒兔子屎儿也没有。也难怪,这地儿上没有兔子跑,又哪来的兔子屎呢!因为穷,她当初展现给沙地人的那一张面孔,陌生、稚嫩中透着些许羞涩,甚至有些胆怯。早春,在海边吹过来的那一缕冷嗖嗖的风里,她直打着哆嗦。
  她又显得很是富有。大海的涛声,日夜给她伴奏。那涛声,是她生命的最强音,给了她生活的信心。她拥有的这一方土地,在涛声中一天天往外延伸,在不断延伸中一天天长大。她是大海的女儿,她的根却在千万里之遥的西部高原。她遥居东方一隅,却并不孤单。她是一个由万不得已迁徙的浩大的移民群体组成的浩大家族。她伴随着万里奔流的长江,跌跌撞撞,一路漂泊,沉积于南黄海,生长于南黄海。她坎坷的经历,是千金难买的一笔巨大财富。她虽然是大海的女儿,但从诞生那天起,就被人们奉为天底下最伟大的母亲。一批批来自四面八方,曾是世代农耕的拓荒者,走进了这一方土地,拥抱她,亲近她。那天早晨,温暖的阳光洒满了一地。她被感动了。她哽咽的声音与大海哗哗啦啦的涛声融为了一体。
  自从这地儿有了拓荒者的足迹,有了飘散在荒滩上空的袅袅炊烟,天空中就有了一道道鸟儿飞过的痕迹。一只只漂亮的鸟儿,从远方衔来了一粒粒生命的种子。于是,这些生命的种子,在母亲的怀里发芽了。它变成了一棵棵青嫩嫩的树苗,寒来暑往,便渐渐地长成了一片片遮天蔽日的林子。这时,鸟儿在天空中飞过的痕迹,成了一道缤纷的壮丽彩虹,那芦荡和树林,成了鸟儿们生活的乐园。与鸟儿们厮守的还有悦耳动听的蝉鸣和蛙声。不知道从哪天起,在这曾经兔子不拉屎的荒滩上,还真有了野兔出没。
  拓荒者的汗滴,也在母亲的怀里发芽了,开花了,结果了。这地儿四季分明,气候宜人。人们种啥就能长出个啥来。种下勤奋,便能收获喜悦。粮棉年年丰收,“金山银山”都能长呢。沙地人种了一熟庄稼觉着不过瘾,就种两熟。种了两熟以后觉得还有赚的空间,就试种三熟。露天种植觉得还没有真正发挥出这土地的能量,就搭起了大棚种。在水晶宫似的塑料大棚里,勤劳智慧的沙地人,一天当中,能叫一把泥土神奇地开出四季的花朵。慈爱的母亲开心地笑了。
  自从听到了隆隆的机器声,母亲便被引领进了现代化的大门。就像刘佬佬走进了大观园,一直面对农耕的沙地人的母亲,一下子傻了眼:一把泥土被烧制成砖瓦,竟然也能顶天立地被砌成高楼大厦,让五彩的云霞环绕着自己,晕糊糊地转。云彩晕了,母亲也晕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