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曹禺剧作与中国话剧意识的觉醒


□ 邹元江

  摘要:“话剧”究竟“怎是”,如何建构现代西方意义上的“话剧意识”,中国学界、演艺界在1930年之前一直昧而未明。曹禺在改译《争强》一剧时,从布局、行动、性格、对话和情趣等方面,表现出他对现代西方话剧意识的极其敏锐的悟解。曹禺的话剧意识形成的机缘是多种的。《雷雨》产生前后曹禺的话剧意识已经很成熟,走在当时、乃至今日中国话剧界的最前沿。话剧剧作家写什么并不是最重要的,而以什么样的话剧意识引领写作,才是最为关键的。话剧进入中国已经百年,但如何补上话剧意识这一课,在今天仍显得急迫。
  关键词:曹禺剧作;中国话剧意识;《雷雨》
  中图分类号:J207.3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38-0460(2007)02-13046-08
  
  “话剧”究竟“怎是”[1],或如何建构中国现代西方意义上的“话剧意识”,中国学界、演艺界在1930年之前一直昧而未明。我们从学界主流的评价一直给予很高赞誉的田汉、郭沫若、洪深及夏衍的剧作中所表现出来的话剧意识看,其实只要不抱非艺术、非审美的态度来评价,这些剧作家的话剧意识都是含混不清的。比如夏衍自己公开承认在写《上海屋檐下》之前,“很简单地把艺术看作宣传的手段”。只是在看了曹禺的《雷雨》和《原野》之后,这才带来他在“写作方法和写作态度”上的“转变”,即“开始了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的摸索”。[2]17促使夏衍在话剧“写作方法和写作态度”上“转变”的曹禺剧作,所折射出的话剧意识究竟是什么呢?曹禺的话剧意识又是如何形成的呢?
  
  一
  
  1929年,曹禺在张彭春的指导下改译了英国现代著名剧作家约翰·高尔斯华绥的名剧《争强》(三幕剧),并由张彭春着手开始排演此剧,曹禺还在剧中饰演了大成铁矿的董事长安敦一。这是曹禺在张彭春的指导下,第一次尝试独立执笔从事编剧活动。虽然是“改译”,但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比创作一出戏还要繁难,因为仅从翻译上说这是一种话语转换的创造过程,而对原剧加以改编,以适应中国观众的欣赏习惯,这就更具有创作的成分。通过这个“改译”的过程,将会使改译者全面了解和掌握西方现代话剧的编剧方式[3]57,同时改译者也在“改译”的过程中初步形成了中国人所能够理解的话剧意识。关于这一点,曹禺在1930年4月由他负责编辑出版的“南开新剧团丛书”之一的《争强》演出脚本单行本所写的“序”(署名“万家宝”)中,就特别突出地反映出来。
  在这篇“序”中,曹禺主要从布局、行动、性格、对话和情趣等方面,表现出他对高尔斯华绥剧中所包含的话剧意识的极其敏锐的悟解。他说:“总观全剧,章法谨严极了,全篇对话尤写得经济,一句一字不是用来叙述剧情即对性格有所描摹。试想把一件繁复的罢工经过,束在一个下午源源本本地叙出,不散,不乱,让劳资两方都能尽量发挥,同时个人的特点,如施康伯的昏,王克林的阴,安蔼和的热,魏瑞德的自私,尤其是第二幕第二场写群众心理喜怒的难测,和每一个工人的性格,刻画得又清楚,又自然,这种作品是无天才无经验的作家写不出来的。”[4]6-7所谓“章法谨严极了”,这既是布局结构问题,也是戏剧行动问题。“一件繁复的罢工经过”,这就是一个完整的戏剧行动,而这个繁复的戏剧行动又被剧作家严格限定在“一个下午源源本本地叙出”。[5]67,95-96,107第一幕时间约“正午”12点到第三幕大约晚上7-8点钟,正是“一个下午”的时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