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纪录片的时空观念


□ 刘 兰




电影与电视所具有的最大限度的时空还原性,使它们成为反映现实的最佳手段。这造就了纪录片最原始单纯的样式,即时空呈现单一的线性形态,它遵循着我们通常对时空的感知方式:当我们身处一定空间中,时间具有唯一性;当我们身处一定时间中,空间具有唯一性。
线性单一时空形态遵循了现实中时间与空间的唯一性和不可分割性,在客观线性时空中展开生活和事件。在以《村民的选择》为代表的纪录片中,单一的线性时空所带来的同步性和现场感,以及不可预知性,使其在对整个事件的记录中起到了“制造悬念”的作用,未知性造成期待感,期待感又最大程度上调动了观众的情绪变化;而在《生活空间》、《老头》中,单一线性时空又表现为生活常态的展现。它让生活以一种原生态的方式展现在我们面前,潜移默化地复原完整的人物生活流程,展示平民在某种生存环境下的各样心态。在一个纯粹的生命历程中,在最原始的时空状态下,呈现出最原始的生命质感。同时,单一线性时空是普通百姓最易接受也是最贴近他们的真实生活的时空表达方式,这成为平民化视点的一种外在表现。



如前所述,通常意义上,时间与空间具有唯一性。而多时空纪录片打破了这种唯一。它让时间和空间呈现了一种多元的自由状态:同一空间下,时间可以呈现出动态的延续性;同一时间下,空间可以呈现出多层次的延展性。甚至在伊文思的《风的故事》中,连这种固定空间或固定时间的前提都不存在了,时间和空间可以信手拈来,随意组合。
这种时空观念在故事片中司空见惯,而在“以真实为本性”的纪录片中,单一时空的被打破,多时空的出现,就意味着纪录片开始超越表层真实,而进入到一种内核真实。多时空组合,作为纪录片揭示内核真实的手段,便有着与故事片本质不同的表现方式。纪录片导演要做的是对客观存在或曾经存在的时空的组合与调用,而非故事片导演对于时空的想像与创造。
以上提到的三种时空关系,概括了多时空纪录片的三种时空形态:
1.一定空间下的纵向时间探索
在这种时空形态的纪录片中,广义上的空间被限定在一个特定范畴中,而在此之上,时间超越限定,自由流动。
这种时空形态最常见于历史纪录片。通常表现为在一个特定历史地点的前提下,时间在历史的延长线上铺展开来。现实是历史的延续,真实是时间线上的真实。现代历史纪录片正是渴望在历史参照和纵向深度中把握这种带有历史厚重感的真实。追忆历史,为纪录片在时间上的探索提供了一个广阔的表现空间。
在《丽江故事》中,广义上的空间被限定在了“丽江”这一特定的讲述范畴内,而时间则在现在与过去这四十年间游动。这里,空间静止了,而时间则处于动态变化中。时间摆脱了单向性,往返于现在与过去之间。这种时间的变化被凝聚于一个个历史在现实中的凝结点上,它可以是被当地人珍藏至今洛克曾用过的一个小物件,可以是一张旧照片,也可以是当地人讲述时置身回忆中的一个表情。这其中照片在现实与历史的转场中起到了特别的作用。导演巧妙地让过去的照片叠化到现在的同一场景中,或让现在的一个场景叠化成为过去同一场景下的一张照片。这种空间静止之上的时间变化,让时间暂时脱离了与空间的结合而独立地显现出来,而空间的被限定,使得时间的变化有了一种参照,有了一种具体可感的外在依托。时间流逝所带来的物是人非的沧桑感形象地展现在我们面前。照片,是历史的凝结与沉淀,永远的定格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去端详历史。如果说,影像资料是通往历史时空的一条隧道,那么照片,便是通往历史的一个人口。它往往会带来一个更加广阔的历史时空。有限的定格,带来的往往是无限时空的回忆。而回忆引出的将是一段融入了人的情感和感受的历史,一段更为鲜活的历史。
当地人的讲述成为另一个时间隧道的人口,而他们同时又是一个个极具个性色彩的个体,“他们不是闯入者,而是故事的一部分”。每个讲述者的讲述都构成一个极具个性色彩的历史侧面,这些历史侧面的汇集,形成了一个大的融入了不同个体感受的丰满而细腻的历史时空。
这部影片中,在没有任何过去时空的影像资料的情况下,过去时间的回溯在现实时空作为依托的情况下得以实现,对现实时空的挖掘,负载了一个缺乏直观形象的过去时空,过去时空在现实时空的展开中,化整为零地渲染出来。因此,这时的现实时空成为一个受到过去时空辐射、影响、关联或延续而形成的现实时空,而过去时空也便会浸染上现实时空中人物的主观眼光与心态。
纪录片《失落的文明》以另外一种形态实现着在纵向时间线上的探索。《失落的文明》将人类漫长的历史时间归入“文明”这一具体的空间形态流程中,结构出人类历史由始向终的“状态”。这是一个异常宏大的主题,它揭示的是人与历史、历史与宇宙之间的关系。片中的时空所呈现出的极大的跨越性、包容性、重构性正与这样的主题相契合。这部系列片的每一集探索一个地方的一种文明,可以说空间具有确定性。而在此之上的时间则跨越了数千年甚至数万年。而当我们要接近那个历史之源时,才发现其实一切都已带上了梦幻色彩。那些是已离我们太远了的文明之源,以至于它们为我们留下的大多是不可解之谜,而千万年时间的积淀已让这些历史在我们心中不再是历史本身,而是一个个人类文明的梦想,让我们的心灵有所归依的人类的终极栖身之所。当我们在时间线上走得太远时,就会分不清是虚幻还是真实。我们探究远古历史的最大价值,也许并不在于探究某个历史细节的真实,而是在于在这条时间线上找回曾经失落的梦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