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突然一片黑暗


□ 赵 玫

或者他们并不想。他们止于那种指尖和嘴唇之间的接触。他们不想要。但是却更紧地黏合在一起。或者他们想了。想要。但是却又被突然阻断。
阻断?
而阻断了他们所有的想法和所有亲密接触的,竟然是西江房间里突然响起的那清脆的电话铃声。
直到铃声响起,西江才本能地看表。而西江看过表后,才意识到已经是很深很深的深夜。很深的深夜他们却一直还在工作?是真的在工作?还是在等待别的什么?
这个时候会打来电话的,西江知道,只有青冈。
铃声无疑惊吓了西江。因为虹看到,西江的第一个下意识的茫然的动作,就是去看手腕上的表。看表使西江惊慌。于是他再度丢弃虹的手指。紧接着是从那个深沉的喉咙里发出的“对不起”。这三个字。EXCUSEME?很国际化的一种礼貌的方式。虹不知道西江的对不起,是为了他亲吻了她的手指?还是扔掉了她的手指?抑或是因为,他要转身去接妻子的那个电话了?
这时候西江的表针刚好指向午夜。午夜是一个再合适不过的时间了。在这个时间里给西江打电话,既不会干扰西江的工作,亦不会影响西江的睡眠。大概也能顺便知道,西江是不是夜不归宿。这是个被青冈精心选择的时辰。约定而成的。所以青冈所有的电话,都会在每晚的这一时刻隆重响起。
西江拿起电话。为了证明自己?但显然此前的几秒钟他一直站在那里,为了让自己镇定下来。青冈问为什么电话铃响过六声之后你才来接?西江说,我怎么知道?我没有听到。显然西江在撒谎。并让虹听到。青冈便开始为西江寻找理由。她问,你刚进屋?在洗澡?或者你已经睡着了?或者……你房间里有客人?那是什么声音?
什么声音?没有啊?
西江转过头才看到虹又继续打字了。他立刻按住电话的听筒,用手势千方百计地制止虹。西江憎恨如今电话的清晰度越来越高。不要说打字,就是喘息的声音、乃至于吸烟的声音都在劫难逃。西江于是不停地解释着,没有,没有啊……
虹根本无视西江的暗示。她只是一如既往地敲击着键盘。眼看着虹笃定不听他的指挥了,西江便只好采用另一种战略,故意用很大的声音和青冈讲话。他想也许这样就能压住敲击键盘的声音,为此,他甚至在电话里和遥远的青冈大声调情,以吸引对方的注意力。他说想青冈了。说想立刻要她。说房子里只有他一个人所以很寂寞。说你如果在这里就好了床很宽大。说他并没有喘粗气他就是喘粗气了也是因为思念她。还说虹和余辛很照顾他。说他们之间在闹别扭。说看得出他们是彼此喜欢的。说他明天要主持闭幕式,所以他必须连夜准备一个发言。说他一天下来已经很累了。说他也恨不能早点回家早点睡在青冈的身边……
西江放下电话后就对着虹大发脾气。
您刚才的那些话都是对您太太说的吗?
告诉你不要打了不要打了,你为什么偏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